朱振华迈着坚定的步伐到了吉林城下,仰头看着城墙上的蒋乾鹏,面目严肃的道:“蒋乾鹏,你胆大妄为,杀害我军总司令,杀害白莲教宋武新教主,破坏三家联合抗俄的大局,你。。。。。。你。。。。。。”朱振华咬牙切齿,气得浑身颤抖,道:“你罪该万死!”

    蒋乾鹏看着城上自家那些还不明实情的自家人马,又看了城下自卫联军和白莲教的人马,心中难免有些惊慌,道:“姓朱的,你别给老子在这里吆五喝六的,是 你们那个狗屁总司令勾结那姓宋的,想吞并老子的人马,老子万般无奈,这才先下手为强,免得后下手遭殃!”

    朱振华冷笑道:“我们自卫军有三四千人马,又有吉林城,我家的总司令如何会看得上你的人马,再说,如果我家总司令如果想吞并你的人马,为何要将从老毛子那里缴获的武器装备分给你的人马!蒋乾鹏,你自己摸着你的良心说,如今你的兄弟能够人手一支老毛子的才有的步枪难道不是俺们总司令分配给你们的吗!”

    朱振华这话一出,城上城下的各路人马的兄弟们都开始交头接耳。

    蒋乾鹏见了心中更慌,于是道:“姓朱的,老子将刘秉和、宋武新和董教敏的尸身给你,不和你在这里饶舌。你再不滚蛋,休怪老子对你不客气!”接着蒋乾鹏大喝一声:“兄弟们,将手中的拐子都给老子举起来,城下的叛军要是敢再前进一步,就给老子开枪!”

    不一会儿,几个红枪会的兵士抬着三具尸体出来。朱振华一把扑倒刘秉和的尸体上痛哭起来。他一面哭着,心中一面暗道,此时此刻绝对不是攻打吉林的时候,第一,老子现在没有把握能攻得下来;第二,老子也不想在这里损失人马,最重要的是,白莲教的人马还在犹疑彷徨之中,也不适合开兵见仗。

    于是他对城下的自卫联军、白莲教和在城下与他们对峙的红枪会的兄弟们道:“兄弟们,我朱振华绝对不会下达咱们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命令,今天,现在,我就领着愿意跟着朱振华一起走的弟兄们回黑石岭去,但是蒋乾鹏杀害我家总司令,杀害宋教主的这个仇恨,我朱振华迟早是要找蒋乾鹏清算的!”说罢,朱振华第一个转身,将手一挥:“走!”

    *******************************************************************************

    朱振华领着近六千人马回到了黑石岭,首先是给刘秉和与宋武新、董教敏办丧事,祭奠两位头领。当然,陈宏宇告诉过朱振华,其实杀害刘秉和和董教敏,宋武新也是罪魁祸首之一。但是朱振华对陈宏宇道:“为了能够团结白莲教的人马,扩大咱们的军马,这事就不要对弟兄提了。”

    陈宏宇心中明白,刘秉和不在了,那日后统领这支人马的头领,自然就是这朱振华了,既然朱振华要他不再提起,他自然就会将这件事永远的烂在肚子里,带进棺材里面去了。

    在办完了丧事以后,朱振华将自卫联军和白莲教的人马混合便成三个团,每团两千人马,分别驻扎在磨盘山、黑石岭与卧龙山。分别任命陈宏宇、龙国能和原白莲教的一个名叫张绳祖的护法为团长,另有给这三个团分别派任了政委,霍仲华就被朱振华任命为了张绳祖那个团的政委。又分别任命李松亭、牛二蛋和孙成章为保卫局、特务处和炮兵团的领导。炮团远团长鲍云达被任命为了炮团政委。当有人劝说朱振华接任总司令一职的时候,朱振华一口拒绝,他道:“总司令永远是刘秉和,我朱振华何德何能能做那总司令,我看我还是做我的师长吧。”朱振华这样,看似尊重刘秉和,其实他的目的很清楚,他就是要亲自牢牢的把握住这支人马,只有有了这支人马,他才有纵横东北和日俄一较高下的本钱。

    而就在这时,张作霖来到了黑石岭。

    张作霖来到黑石岭不仅带来了三百多人马,另外还有一批日后再中国历史上颇有名声的人物,其中有马龙谭、吴俊升、冯德麟、汤玉麟、张景惠、孙烈臣、张作相,这些人中有的后来叛国做了日本人的走狗,有的抗日抗俄,还有的确实为东北百姓做了些好事,不受日寇胁迫,誓死不降。

    但是这些并不是朱振华现在最关心,此时这些人都是二三十岁左右,个个都是东北的豪杰,朱振华心中暗道:“这些人要是已经和张作霖结拜成了兄弟,那可就不好办了。在水浒里面宋江架空晁盖不就是上山的时候有一帮忠于他的兄弟吗?如果这些人和张作霖结拜成了兄弟,那我再想拉拢他们救难了。”想到这里,朱振华笑着问张作霖道:“雨亭兄,这些咱们东北的好汉你是咋认识的啊?”

    张作霖那知道朱振华的心思,但见朱振华对自己和自己的这般兄弟又是摆酒宴,又是嘘寒问暖,心中自然没有防备,于是道:“这些都是愿意打老毛子和小日本子的好汉,俺在铁岭一带招兵买马,说要跟着振华大兄弟一起打老毛子,于是他们就来了。”

    亏得朱振华知道后世的历史,不然还真被张作霖给骗了,他看着张景惠,问张作霖道:“这位兄弟好像不是吧?”

    张作霖一愣,这张景惠是当初他被金寿山偷袭的时候,路过张景惠的地盘,张景惠收留了张作霖,还认他做了老大。张作霖心中暗道:“看来这朱振华还不好糊弄啊!”于是他只好将实情一一道出。

    朱振华一面听着一面笑着点头,然后走上前,握住张景惠的手道:“你救了我大哥一命,我姓朱的没齿难忘啊!”

    张景惠没想到朱振华会上前来和自己握手,忙站起身来,点头哈腰的道:“应该的,应该的。”

    朱振华看着张景惠猥琐的样子,心中嗤之以鼻:就是个当汉奸的骨头!

    当然,这些话,他只会在心中想想,接着问张作霖道:“那其他的兄弟呢?他们和你雨亭兄是啥关系啊?”

    张作霖道:“俺准备和他们几位结拜,只是还没来得及。”

    “那正好,要结拜,不只能不能算我一个?”

    张作霖和众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愣,他们没有想到在东北大地上打得老毛子哭爹喊娘的自卫联军大当家的愿意和自己结拜,于是纷纷表示不配,但却十分的愿意。

    于是乎,朱振华便和张作霖等八人当天结为了兄弟,他们的顺序依次是马龙谭、吴俊升、冯德麟、汤玉麟、张景惠、孙烈臣、张作霖、张作相和朱振华。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