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朱振华领着“五鼠”、孙和尚和一百多个弟兄出现在吉林城外时,蒋乾鹏慌了。他并不是畏惧朱振华,而是他没有想到,朱振华尽然敢只领着一百多人来向他挑战。

    仓促间,蒋乾鹏按照事先定下的计策调兵遣将,让自卫军的战士在最前面出城迎战,而白莲教的人马在后面,他红枪会的人马在最后出战。

    在吉林城东南面的平原上,两支实力悬殊的人马正在对峙着。

    朱振华心里清楚,仅凭自己的人马是无论如何打不赢面前这近万敌军的,他当机立断,命令麾下所有的兄弟左手持枪,枪口朝下,跟着他前进。

    双方越来越近,当队伍快接近步枪的射击距离的时候,朱振华用手势让他的弟兄们停止前进,他一个人继续向前走着。

    “钻天鼠”提醒道:“师长,小心。”

    朱振华推开“钻天鼠”,继续前进。

    自卫联军的士兵们端着枪呆住了,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迈着坚定的步子向他们走来的,穿着一件坎肩,带着俄军帽子的人。

    一时间,两军阵前的空气好似凝结了一般,两边阵上没有人说话,有的只是风声,马蹄踏在石头上发出的响声,与偶尔枪械的碰撞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似乎立刻有一场血腥的撕杀就要开始了。

    “自卫联军的兄弟们,你们不认识我了吗?”朱振华的喊声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接着朱振华拉开衣衫,露出胸脯,大声道:“你们谁想杀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在野狼沟,在南蛮铁路一起杀老毛子的兄弟,那就来吧!”

    自卫联军中有兵士认出了这个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曾率领他们战无不胜的朱振华师长,便叫道:“是朱师长、是朱师长。”接着有人喊道:“朱师长回来了!”

    顿时,军队乱了阵形,自卫联军的兵士们犹如潮水一般涌向朱振华,高呼:“朱师长回来了!朱师长万岁!”他们将振华团团围住,将他抛向空中,欢呼狂叫声响彻天空。有的兄弟竟似孩童一般哭了起来,他们有太多的委屈与痛苦要向自己的兄弟倾诉了。

    自蒋乾鹏突然哗变以来,整座吉林城便笼罩在恐怖之中。蒋乾鹏惟恐有人反抗,整日里疑神疑鬼,于是他便在吉林城中无端的随意杀人、整人和迫害人。惨叫声,哀嚎声则与风雪一齐的在吉林城上空盘旋缠绕着。朱振华回来了,自卫联军的兵士们终于看到了他们自己的救星了。

    蒋乾鹏见到这一幕,心中又气又急,下令道:“让白莲教的军马开枪,开枪,打死这些***!”

    可是白莲教的士兵们还没有来得及接到蒋乾鹏的军令,朱振华已经在自卫联军的兄弟们的簇拥下,来到了白莲教的人马的面前。

    朱振华面色温和的看着白莲教的战士,笑着对一个白莲教的战士道:“我记得你,你是不是上次在南满铁路上伏击老毛子的时候受伤了?你的伤好了吗?”

    那个白莲教的兵士没有想到朱振华一上来就问这个话,本还想和朱振华决一死战的心情顿时化作了一团无有。

    其实朱振华根本就不认识面前的这个战士,他只是想,上次南蛮铁路之战,几乎是三家的人马都出动了,真正没有受一丁点伤的士兵,那还真没有几个。

    那白莲教的士兵看着朱振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接着朱振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你如今手上有了老毛子的先进步枪,你觉得你这枪是应该用来杀自己的弟兄的吗?兄弟,你想想,如果今天咱们自卫联军和你们白莲教的弟兄在这里打起来,然后大家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你说说,那谁最高兴?”朱振华扯着喉咙,自问自答:“那当然是老毛子最高兴,另外还有——”说着,他将手往吉林城一指:“还有杀死咱们自卫联军的总司令,和杀死了你们白莲教教主的蒋乾鹏最高兴!”朱振华又语气温和的道:“兄弟,咱们不能做那种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

    蒋乾鹏杀死刘秉和与宋武新的事情,此时三军上下都已经知道,只是白莲教的弟兄还不知道这次杀刘秉和是他们的教主与蒋乾鹏共同策划的一个阴谋,只不过他们的教主最后却也上了别人的套而已。

    在城墙上的蒋乾鹏看得清清楚楚,刚才还杀气腾腾的白莲教军马,听了朱振华的这些话,立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头接耳,平端着要射击的步枪也放了下来。

    “不好,这些***神棍们要反水了!”蒋乾鹏焦急的叫道:“这。。。。。。这可怎么是好啊?”

    “总瓢把子,要不俺们开炮轰这些瘪犊子玩意!”蒋乾鹏的一个头目建议道。

    “放你妈的屁,要是他们一起闹将起来,咱们可。。。。。。可挡不住他。”

    “总瓢把子,如今这吉林的拐子柴禾喷统坐墩子都再俺们手里,俺们怕他们个毛啊!”有一个红枪会的头目提醒蒋乾鹏道。

    “你***糊涂啊,你想想,如果只是一个朱振华,老子早就用拐子喷统撂倒他了,可是如今自卫联军和白莲教搅和到了一起,如果和他们交起手来,那俺们不知不打自招的告诉关东的老少爷们,那刘秉和和宋武新就是俺们杀得了吗?”

    “总瓢把子,那咋整啊?”

    此时的蒋乾鹏肠子都悔青了,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朱振华只带着一百多人就敢找上门来,更没有算到朱振华竟然玩起了悲情手段,兵不血刃的就将自己布下的毒计一一化解。在经过了短暂的惶恐过后,蒋乾鹏稳住心神,立刻下令,严守城楼,只要城外的自卫联军和白莲教的人马进不了城,那就万事大吉。

    就在这时,白莲教的弟兄们已经基本归顺了朱振华,就算有少数还在犹豫中的,也被裹挟着一同归顺。朱振华在两支人马的簇拥下来到吉林城下。“钻天鼠”提醒道:“师长,小心瘪犊子玩意打黑枪!”

    朱振华冷然一笑:“放心,他现在没有这个胆儿!”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