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陈宏宇等的巡逻队却一直也没有来。想来也是,既然人家摆明了设的是鸿门宴,怎么会允许附近有敌对势力的兵士出现呢?

    等了许久,也没见一个自卫联军的战士过来。陈宏宇知道,今天他想逃出升天,那就只有赌运气了。

    此时,包厢里只剩下陈宏宇和被他挟持的蒋乾鹏,还有三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陈团长,你今天得感谢俺才是啊,为啥要用枪抵着俺的脑门呢?”

    “感谢你?放你娘的罗璇麻杆屁!”陈宏宇手上用劲,收紧三角颈,怒道:“今天老子如果活不了,你个王八犊子也别想活!”

    蒋乾鹏笑道:“陈团长,如今朱振华被赶走了,刘秉和、董教敏又都死球了,如今这自卫联军就是你的威望最高,如果俺们两人合起火来,那关东大地还有谁敢和俺们对抗啊?”

    “和你合伙?”陈宏宇冷然道:“和你合伙的结果就像那地上躺着的宋武新一般吗?老子和振华大兄弟早就提醒过总司令,你个瘪犊子一肚子的坏水,可是总司令不停,不然你个***还能活到今天!你他娘的少废话,你对下面的人说,要他们都退出这条街,不然老子今天就和你同归于尽!”陈宏宇说着,握枪的手上用劲,抵得蒋乾鹏的太阳穴生疼。

    蒋乾鹏深怕陈宏宇手上的手枪走火,忙道:“成,成,别激动,俺让他们走就是了。”

    说罢,陈宏宇将蒋乾鹏挟持到窗户旁,蒋乾鹏对着楼下的红枪会的人道:“你们都撤走,都撤出这条街!”

    陈宏宇眼皮往上翻了翻,显然他已经察觉到了房顶上有人,道:“让房顶上的人也撤走!”

    “成,成,房顶上的兄弟们也下来,撤出这条街。”

    “让他们给俺备一匹马。”

    “再牵一匹马在楼下等着。”

    红枪会的人还算将他们总瓢把子的性命当一回事,不一会儿的时间,他们按照陈宏宇的意思,将一匹枣红色的骏马签牵到了楼下。

    *******************************************************************************

    就在蒋乾鹏和宋武新在吉林发动兵变,杀死刘秉和与董教敏的第五天早上,陈宏宇在身中三枪后,逃离了吉林,到了黑石岭,向朱振华、刘翠和与虎妞诉说了吉林城中的情况。

    刘翠和一听说自己的亲哥哥被打死了,一下子跪在地上痛哭起来。朱振华听陈宏宇诉说了吉林兵变的前因后果以后,又问陈宏宇是怎么逃出来的,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陈宏宇告诉朱振华,他在挟持着蒋乾鹏眼看着便要逃离吉林的时候,突然从墙角里冲出来四五个红枪会的人,他们将蒋乾鹏拉下马来。陈宏宇为了能够冲出城,只是冲着那伙人胡乱开了几枪,并没有和他们争抢蒋乾鹏,可是在最后临出城门的时候,还是被打了三枪。

    刘翠和伏在朱振华的身上,哭泣道:“振华,你。。。。。。你一定要给俺哥报仇啊!”

    “妹子,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二哥报仇的!”其实朱振华现在考虑的并不是如何给刘秉和董教敏报仇,他所想的是如何能够收拢那数千人马,在朱振华看来,只要他收拢了那些人马,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最要感激蒋乾鹏的,那就当数他朱振华了。当然,这些话,他只能想想,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虎妞道:“振华哥,可是俺们如今黑石岭,只有这两百多人,那如何会是吉林城中,加上自卫联军,足足有一万多人的人队伍的对手呢?”

    “哎——”朱振华长叹一声:“事到如今,除了赌运气,那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赌运气?咋赌?”

    “妹妹,你留一百人守住山寨,我领一百兄弟去吉林城看看。”

    “哥,你就带一百人去?这怎么成?”

    “我又不是去和蒋乾鹏那王八日的拼命,只是去看看,我不会轻易的进城,如果事情有转机我就试试,没有转机,我就回来。”

    “转机?”虎妞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哥,你说的转机是啥意思?”

    朱振华让赵家姐妹将刘翠和先扶进房中去休息后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如今咱们想收拾蒋乾鹏拿王八犊子几乎不可能,我想——”朱振华顿了顿道:“我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将自卫联军的弟兄拉出来,能拉多少是多少,只要有这班弟兄,总会有机会报仇的。”

    “可是,可是你只待一百人去,万一。。。。。。”

    “妹子,没有万一,有‘五鼠’和孙和尚,姓蒋的想逮住我,难道他比老毛子还厉害吗?再说就算他比老毛子厉害,可是我就不信我们的自卫联军战士就心甘情愿的听他使唤,听陈大哥说,那姓蒋的将白莲教的教主宋武新也杀了,难道白莲教的那帮子人也愿意听他的吗?我敢去,赌的就是这个。

    *******************************************************************************

    朱振华留下李松亭和翻山鹞帮助虎妞守住黑石岭山寨,他自己和“五鼠“还有孙和尚,领着一百多黑石岭的弟兄往吉林方向去了。

    这是一场赌博,是一场朱振华将自己性命作为赌注的豪赌。

    蒋乾鹏不是傻子,他不仅不是傻子,而且还是一个诡计多端的人物。但是他如今的精力都放在如何消化收编的自卫联军和白莲教的人马上面去了,他断定,就凭朱振华那点人马,怎么也不敢来吉林和他一争高下。

    可是,就在他想不到的时候,一个他的心腹火急火燎的对他禀报道:“总瓢把子,那。。。。。。那姓朱的,领着人马向俺们吉林来了。”

    蒋乾鹏一惊:“来了多少人马?”

    “也就一百来人。”

    蒋乾鹏一听说才一百来人,不禁冷然一笑:“来的好啊,老子正好将他们一锅烩了。”蒋乾鹏想了想道:“你去对自卫联军的那些***说,他们不是都说要效忠俺们红枪会吗?好,今天就让他们打头阵,老子要让自卫联军打自卫联军,只要自卫联军的手上沾上了自卫联军的血,嘿嘿,那他们一辈子也就洗不干净了。”

    “要是他们反水了咋整?”

    蒋乾鹏道:“让白莲教的人端着枪在后面盯着,只要他们敢反水,就开枪乱射。”

    “要是白莲教的人也反水了呢?”

    “不是还有俺们自己的弟兄吗?让俺们自己的弟兄端着枪在白莲教的后面,嘿嘿,老子就不信,他白莲教就真的人人刀枪不入!”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