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吉林城醉打的酒楼“回雁楼”的包厢内,蒋乾鹏和宋武新准备了一座丰盛的酒席,只等着刘秉和与陈宏宇、董教敏来入席了。

    当然,事前,蒋乾鹏和宋武新已经把十几口子枪手隐藏在包厢的四周。在回雁楼的正厅对面的的院子大门后面也藏了长十几个枪手,一旦刘秉和与陈宏宇董教敏逃出了包厢,逃到了大厅正门前时,那等待他们的 将士一阵乱枪扫射。并且在这个回雁楼的楼顶上也藏了十几个枪手,如果刘秉和他们命大,大厅对面的枪手如果没有做掉他们,那房顶上的枪手将是这次“鸿门宴”的最后一道狙杀线。

    圈套已经布下,杀戮即将开始。蒋乾鹏的脸色却是异常的平静,笑得也极其自然,他拱着手将刘秉和让进了包房,没见董教敏和陈宏宇的身影,于是问道:“总司令,那陈团长和董团长咋没来啊?”

    刘秉和端着一个红枪会的战士递过来的茶水,轻呷了一口道:“他们两个有点军务在身,等处理了军务,他们便会来的。”

    蒋乾鹏听了这话,和宋武新递了个眼色。宋武新道:“那就等等,等陈团长和董团长来了,俺们再开席,免得二位团长说俺们一个红枪会的总瓢把子,一白莲教的教主楞个不识礼数,这样既伤了总司令的面子,又让俺们脸上无光,等等,等等吧。”说罢,哈哈一笑。

    刘秉和将茶杯放到一个茶几上,没有半分察觉到已经迫在眉睫的危机,只是翘着二郎腿道:“如果二位大当家真心实意愿意的愿意加入俺们自卫联军,那从今往后,俺们自卫联军就是关东这旮旯势力最壮的和老毛子对着干的人马了。”

    宋武新笑道:“在总司令的指挥调遣,俺宋武新别的不敢保证,但是绝对可以拍着胸脯子说,老毛子日后提起俺们自卫联军,那脚肚子就得抽筋。”

    蒋乾鹏道:“那是,当初老当家的在的时候,那老毛子就杵俺们忠义军,如今老当家的虽然不在了,可是总司令的自卫联军,一起能灭了老毛子两万多人,这活计老当家的可没干过啊!这说明啥?说明总司令的能耐比老当家的要厉害,厉害的多啊!”

    刘秉和听了这话,虽然明知每次大股的消灭俄军都是朱振华的手笔,但他还是自然不自然的被这些话吹捧的飘飘然了。道:“英雄不提当年勇啊,日后俺们三家合为一家,那消灭老毛子的机会多了去了,等有朝一日,俺们将老毛子都赶了回去,俺们也正好学学那满清的开国皇帝努尔哈赤的,俺们也可以先一统关东,然后再向关内进军,打出一个俺们汉人的天下来!”

    蒋乾鹏和宋武新听了刘秉和的话,心中都暗暗好笑:“就这样的糊涂蛋,竟然还想日后称霸关东,进军关内,这不是他娘的扯淡吗!”

    就在这时,楼下有人喊道:“自卫联军团长陈宏宇、董教敏驾到!”

    一听这话,蒋乾鹏和宋武新互看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的道:“鱼儿都进网了!”

    不一会儿,只见两个红枪会的弟兄在前面领路,引领者陈宏宇和董教敏进了包厢。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酒宴也就开始了。

    陈宏宇是个精细人,他一进这包厢便觉得气氛怪怪的,他刚喝了两口酒,便站起身来。宋武新一见陈宏宇站起了身来,他也起身,问道:“陈团长,你这是要干啥啊?”

    宋武新的举动让陈宏宇更加确定,今天这宴是宴无好宴。

    “干啥?撒泡尿!”

    “正好,俺也憋得慌,俺也去。”

    刘秉和道:“这是咋了,咋撒泡尿还都凑到一起了,正好,俺也要撒尿了,走,俺们三人一起去尿尿。”

    蒋乾鹏猛然觉得,自己的阴谋是不是已经被察觉了?他对宋武新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现在可以动手了。他和宋武新之间的眼色却被陈宏宇瞧见,陈宏宇往前一步,勾住宋武新的脖子道:“宋教主,走,一起尿尿去!”

    蒋乾鹏心中暗道:“不好,要是让他们走脱了一个,那事情就不好办了!”现在他也顾不得宋武新还在陈宏宇的手中,其实他根本就不会顾及宋武新的性命,在他看来,宋武新死了更好。于是大叫一声:“动手!”

    瞬息之间,十几条黑洞洞从老毛子手里缴获来的m1891纳甘特龙骑兵步枪的枪口对着刘秉和等三人。

    刘秉和没想到因为一泡尿竟然会弄得刀枪相见。他断喝道:“蒋乾鹏,你要做什么!”

    蒋乾鹏冷然一笑:“要做什么你看不出来吗!开枪!”

    刘秉和还没有反应过来,十几条步枪同时开火,刘秉和、董教敏还有那个宋武新顿时被打成了筛子,倒在了血泊之中。而陈宏宇因为有宋武新的身体给他当着,暂时逃过了一劫,当宋武新等着一双即将失去生命体征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蒋乾鹏,仿佛是在说:瘪犊子玩意,你竟然比老子还要心狠手辣,下手还要快的时候,陈宏宇一份前扑,将蒋乾鹏扑倒在地。蒋乾鹏完全没有料到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竟然还能有人可以在这么密集的枪弹中生存下来。可是这个时候的蒋乾鹏已经是陈宏宇手中的俘虏了。陈宏宇怎么说也是跟着朱振华干过大阵仗的人,他毫不慌张的掏出腰间的手枪,抵着蒋乾鹏的太阳穴道:“让他们都退出包厢!”

    蒋乾鹏知道,现在自己的小命已经捏在了别人的手中,只要车个陈宏宇动动手指头,自己的这条性命也就算完了。但是他又不敢让自己的手下都退出去。怎么说这吉林城的控制权还在自卫联军的手中,一旦自卫联军的将士听见了这边的枪声,都赶了过来,那自己的小命不想玩完也保不住了。

    “听见没有!”陈宏宇再次怒喝道:“让你的手下都给老子滚出包厢!”其实陈宏宇心里也清楚,现在他是不可能逃出里里外外都是红枪会的人控制的回雁楼的,他唯一能够做的,只有控制住蒋乾鹏,等待巡逻的自卫联军战士过来,只有这样,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