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乾鹏和宋武新所说的时机,其实就是在等待朱振华离开了吉林以后,他们才好动手。他们二人都看得出,朱振华在自卫联军中地位虽然比刘秉和要低,但是威望却是要高得多,迟早有一日,这朱振华必然要取刘秉和而代之。于是,他们暗中派人散播谣言,说朱振华要取代刘秉和。刘秉和和朱振华虽然因为刘翠和的原因,有了亲戚关系,但是多疑是胡子的本性,更何况这刘秉和身旁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钱二壮。

    “二壮兄弟,你让牛二蛋去查一查,是那些熊玩意在俺和俺妹夫之间爵舌根子,让老子逮住这些瘪犊子玩意,老子非得撕了他们不可!”刘秉和虽然对那些流言半信半疑,但是就算他怀疑,他也不想将自己的心迹透漏给别人知道,只可惜他的那点小心思造被钱二壮看得透透的。

    钱二壮听了刘秉和的话,心中暗暗好笑,但脸上却绝不露出半点痕迹,而是道:“总司令,说得有理,那些爵舌根子的东西确实要都给拿起来,一旦这些谣言一传十十传百,怕就怕假得也传成真的了。”

    “假的也传成真的?”刘秉和听了钱二壮的话,警觉的问道:“这是啥意思啊?”

    钱二壮摸了摸下巴,一脸诡异的神色道:“总司令,你想想,这些话虽然是谣言,但俺想这也绝对振华大兄弟的意思,但是可是有些弟兄却是不知道这不是真话大兄弟的意思,他们为着自己能够在自卫联军中飞黄腾达,为了日后能够吃香的喝辣的,于是就拥护振华大兄弟这总司令的位置,就好比那古话里说的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的故事一般。到了那时,振华大兄弟骑虎难下,他不反也反了,那还顾得上什么大舅子。。。。。。”钱二壮说到这里,偷眼看了一回刘秉和,只见刘秉和一面听着一面微微的点头。

    “二壮大兄弟,咋不说了?”刘秉和猛然间见钱二壮不说话了,于是道:“你接着说,接着说,俺听着呢。”

    钱二壮道:“总司令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有啥话只管讲,讲错了俺又不埋怨你。”

    钱二壮看了一眼身后,当确定没有其他人以后,他才放低了声音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如今这谣言已经到处传播了,振华大兄弟恐怕也已经知道了,俺想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啥办法?”

    刘秉和以为钱二壮会说出让他杀了朱振华的话来,却没想钱二壮道:“让振华大兄弟回磨盘山去,让他再那里呆着,这样既不伤害总司令与振华大兄弟之间的郎舅之情,又可以先行收复那些妄图不轨的人,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

    “二壮兄弟啊,你这法子贼好贼好啊!”

    钱二壮听了刘秉和赞成自己的意见后,心中暗暗冷笑:“哼!等这姓朱的瘪犊子玩意一走,你姓刘的也就活到头了!”

    *******************************************************************************

    很快,朱振华便被刘秉和以整顿磨盘山军务的理由被调离了吉林。当然,在朱振华离开吉林以前,张作霖便早就以其他的理由离开了吉林,回自己的地盘去了。

    朱振华知道,刘秉和自从占了吉林,就从来没有想过再回磨盘山,这次让自己回磨盘山,那不过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目的就是为了削夺自己在自卫联军中的影响和威望。不过这对朱振华来说并不重要,他的铁杆人马都在黑石岭,如今回磨盘山他正好可以在磨盘山整顿一番,只要能守住磨盘山、黑石岭和卧龙山这三个山头,相互呼应,相互配合,他是有信心能在东北站稳脚跟,逐渐扩大自己的人马的。

    而朱振华离开吉林,最高兴的当然是蒋乾鹏和宋武新。宋武新道:“蒋总瓢把子,这刘秉和其实就是个废物点心,只要那姓朱的一走,他的小命就在将总瓢把子手里撰着,蒋总瓢把子想啥时候要他的命,你便啥时候可以要他的命。”

    蒋乾鹏也是信心满满,问道:“那宋教主准备啥时候动手啊?”

    宋武新笑问道:“那要看将总瓢把子准备啥时候接管吉林城啊?”

    蒋乾鹏一脸难色道:“哎,如今老毛子闹关东,俺们这些血沥沥的汉子与老毛子放对,当然是能够越早团结在一处越好啊。”

    宋武新早就已经洞悉了蒋乾鹏的心思,心中轻蔑的冷冷一笑,但是嘴上却道:“那要不今日晚上就约着刘秉和与他的左右手陈宏宇和董教敏一起来吃酒,如何啊?”

    蒋乾鹏闭着眼睛,点了点头:“那就依宋教主的意思吧。”

    *******************************************************************************

    宋武新回到自己的营盘中,将自己手下的几个头目约到一起,道:“众位兄弟,今天晚上那姓蒋的要对刘秉和动手了!”

    一个头目问道:“教主,那俺们咋整啊?”

    宋武新冷笑一声道:“今天晚上你们将弟兄们都悄悄的部署在宴请刘秉和的酒楼的四周,只待俺从里面出来,你们就一拥而上,杀他个干干净净!”

    又一个头目道:“教主,你真的要替那姓蒋的火中取栗吗?他要杀那刘秉和,让他一个人杀去,俺们何必招惹一身的血腥味儿呢?”

    宋武新一愣:“谁说俺是要去杀刘秉和?等俺从里面出来,你们就一拥而上,将那姓蒋的给俺乱枪打死,然后俺们再给拿刘秉和发丧,俺要让关东所有的胡子都知道,只有俺们白莲教才是真真抗击老毛子的队伍,那姓蒋的是老毛子派来的奸细,这样一来,俺们不就将红枪会和自卫联军都归到了俺们白莲教的麾下了吗?”

    众头目一听这话,一起纷纷道:“教主这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果然是妙计,高明高明啊!”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