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吉林城中所发生的一切,朱振华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号召力,虽然可以阻止内讧于一时,却终究还是要来,于是他就干脆再不过问这些事物,而是将张作霖约到了城外去打猎。

    这一天早饭后,天朗气清,阳光明媚,温暖得好像春天。朱振华没有事,约着张作霖,率领一群兄弟出吉林城西门打猎,打得几只大雁,几只野鸡和两只兔子。随后,打猎的兴头过去,他纵马向西,一直奔到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官道上才勒住马缰,翻身下马,走到一个草棚前,占据一张方桌坐下。张作霖自然是和他同坐一桌,其他兄弟们有的同他坐在一张桌上,有的坐在别的桌上,有的站在街边,还有几个牵着身上冒汗的战马在街外蹓跶。

    朱振华端起一杯茶来,在嘴边轻轻呷了一口,问张作霖道:“雨亭兄,你日后有何打算啊?”

    张作霖想了想,道:“振华大兄弟,这话也正是俺想问你话。”张作霖抹了一把嘴上漂亮的胡子道:“这伙瘪犊子玩意都不是成大事的主,如今这几活人马都窝在这吉林,迟早是要出事的,俺看这话大兄弟是个能成大事的人物,总不至于跟这帮熊玩意儿一样,只想着猫在这吉林喝酒吃肉吧。”

    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只是朱振华没想到张作霖会将吉林的形势看得如此的通透,难怪在东北这许多的胡子里面,最后只有他能坐上东北王的宝座。但是朱振华一听张作霖说这些话,他反而不急于表露自己的心迹了,于是道:“刘秉和既是我的大舅哥,又是我自卫联军的总司令,就算他成不了气候,我朱振华也不能背弃他啊。”

    张作霖道:“振华大兄弟,俺可没说让你背弃你大舅哥,俺的意思啊,俺的手下有三四百弟兄,俺想你振华大兄弟在自卫联军里面也有自己的弟兄,俺还听说,振华大兄弟有而过小老婆是黑石岭的二当家,这样正好,老毛子这次吃了亏,那肯定是要来找回场子的,俺想啊,振华大兄弟,你领着俺们这帮兄弟,先去你那小老婆的黑石岭上安顿下来。老毛子一旦杀来,这吉林城里的这帮熊玩意肯定死嘎嘎,然后振华大兄弟再领着弟兄们下山来,收拾残局。。。。。。”

    听到“收拾残局“这四个字,朱振华一愣,问道:“收拾残局?如何收拾残局?雨亭兄的意思是什么?”

    张作霖微微的诡诈一笑,道:“振华大兄弟,你也是聪明人,还要俺将话说透吗?”

    “说来听听。”朱振华不动神色。

    张作霖对同桌的弟兄道:“你们都去别的桌喝茶,俺和师长有话要唠唠嗑。”

    兄弟们听了张作霖的话,都知道他们二人有重要的话要讲,于是纷纷散去了别的桌上。然后张作霖凑近朱振华耳旁,低声道:“俺底下的弟兄有的和蒋乾鹏还有宋武新那两王八犊子手下弟兄熟识,俺底下的弟兄说,蒋乾鹏和宋武新已经商议妥了,只等一个机会,他们就窝里反,拿住你那大舅哥,控制你们这自卫联军。”

    朱振华听了这话,虽然他也早就知道了一些,但是还是不得不做出一点反应:“雨亭兄,如今老毛子横行关东,烧杀抢掠,正是俺们关东的爷们拧成一股绳和他斗的时候,你说这话,多少有挑拨是非之嫌啊。”

    张作霖听了朱振华的话冷然一笑,道:“振华大兄弟,俺说句话你别不爱听。”

    “雨亭兄请讲。”朱振华依旧面无表情。

    张作霖一只脚踩在凳子上,身子前倾,完全一副山大王的样子,不疾不徐的道:“如果论用兵打仗,振华大兄弟你没得说,俺那是肯定不如你,若说这斗心眼,你则比俺差了点。”张作霖见朱振华杯子里面的茶水干了,提起茶壶给他斟满,然后接着道:“当初金寿山那瘪犊子勾结老毛子在年三十的晚上偷袭俺,那可真是没想到啊,可是俺只听见村头的狗叫声不似往常,便知道情况不妙,麻溜的从床上下来扯呼,如果俺没这个警觉性,那早就瘪犊子了。如今吉林这情势也是凶险的紧,如果振华大兄弟不早做安排,嘿嘿——”张作霖冷笑两声:“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那依雨亭兄的意思,我该如何做安排呢?”

    “振华大兄弟,你应该乘早领着麾下可靠的兄弟离开吉林,回黑石岭去。”

    “然后呢?”

    “俺也领着弟兄们回去,等俺将俺家里的弟兄们全部都带上,然后就去黑石岭找你。”

    其实无论于公于私,朱振华早有离开吉林的意思,在他看来,俄国人一定会要来报仇的,而如今吉林城中的人马又各怀鬼胎,一旦俄军再次杀来,那可就大事不妙了。只是,他还缺少一个正大光明离开吉林的理由。

    张作霖见朱振华还在犹豫,道:“振华大兄弟,不要再想了,这吉林城绝对不能再呆了。”

    朱振华没有沿着张作霖的话继续说下去,而是道:“那你就先回去吧,我会派人去黑石岭和那里兄弟联系,你准备好了,就先去黑石岭。”

    “成!”张作霖也想到以朱振华的身份,想从吉林脱身也不是太方便,于是道:“那就这样说定了,俺明天一早,就拉着弟兄们回去。只是有一件事还得请振华大兄弟帮帮忙。”

    “说,帮什么忙?”

    “多分些拐子柴禾和喷统给俺。”

    朱振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行。”

    张作霖看着朱振华愣了愣,问道:“你真的会多分些家伙什给俺?”

    “当然是真的。”

    “你就不怕俺拿了家伙什就。。。。。。”

    朱振华微微一笑:“雨亭兄不是那样的人。”

    张作霖听了这话,拍着朱振华的肩膀道:“成,既然振华大兄弟信得过俺,那俺就给振华大兄弟卖命!”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