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今年二十五岁,身材不高,小眼睛,连脸的精明神色。其实张作霖原本不是八角台的保险队队长,原本张作霖的地盘在广宁县城的赵家庙村,后来当地的土匪金寿山勾结俄国人,在新年夜的晚上,袭击了张作霖的保险队,张作霖领着妻儿老小与部下,仅存八人,连夜逃难,路过八角台的时候被当地的土匪头子,后来的大汉奸张景惠收留,并且张景惠拥立张作霖做了八角台的第一把交椅。

    “原来是八角台的张雨亭啊,听说你今年大年三十的晚上被老毛子撵得跟兔子似的飞跑,损兵折将,如今这点人马,也是别人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吆五喝六的啊?”说话的正是红枪会的总瓢把子蒋乾鹏,他当众说出张作霖的糗事,又说张作霖没有兵马,这正是当众打压张作霖。想这张作霖乃是一代枭雄,如今也已落草两年有余,申通圆滑之道,听了蒋乾鹏的话,知道自己敌他不过,于是此时也只好为人学得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

    虽然后世的史书上对张作霖评价不高,但是他在对待日本人的态度上确实是寸土不让,不然,日本人何必要在皇姑屯埋设炸弹,炸他乘坐的火车,谋杀于他呢?

    曾经有这个一个故事,说是一个日本的高官请张作霖去喝酒,其目的就是要在酒宴上说服张作霖,让他将东北的土地权益全部出卖给日本人,张作霖在酒宴上装聋作哑,虚以委蛇,大打太极拳。日本人没有办法,也只好作罢。在酒席结束时怀恨在心的日本人知道张作霖幼年没读过书,想出他的丑,便要张作霖题字。张作霖在挥毫泼墨以后,落款“张作霖手黑“,那日本高官当众嘲笑张作霖没有文化,奚落于他。陪同张作霖同去的部下们顿时感到汗颜。

    可是张作霖在离开了酒宴,上了自己的坐车后,笑着问他的部下道:“你们觉得本帅的字题得如何啊?”

    一个副官仗着胆子道:“大帅,你好像有个字题错了。”

    “那个字啊?”张作霖明知故问。

    “应该是张作霖手墨,您却题成了手黑。”

    张作霖冷然一笑:“老子没题错,对这帮瘪犊子的小日本子,老子就是存土不让!”

    部下们这才明白,张作霖为什么将“墨”字题成“黑”,就是这个“土”他也不让给小日本。

    朱振华见张作霖一脸愤恨,他有心要拉拢于他,于是道:“蒋总瓢把子,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只要打老毛子,我朱振华不管他是什么人,是否有没有人马,那都是我朱振华的兄弟!雨亭兄,敢问你年齿几何?”

    张作霖一直以为,在这乱世,自然是以实力说话,谁的枪多人多,谁的腰杆子就硬,谁的口气就粗,他本以为蒋乾鹏说了这话,趋炎附势之徒不跟着揶揄自己就算好了,那还会有人帮着自己说话呢?可是当朱振华开口以后,他先是一惊,接着又听到朱振华问自己的年龄,一时弄得他不知所措好,忙应道:“在下今年二十五。”

    “小弟今年二十二,比雨亭兄小三岁,那在下就称呼雨亭兄为兄长吧。”

    张作霖再听这话,顿时觉得受宠若惊,此时这朱振华的大名在关东大地那可是响当当,老毛子听了他的名字就胆战心惊,而百姓们听了个个竖起大拇指叫好,他没有想到在自己最为难堪的时候,这个响当当的人物,竟然会和自己兄弟相称,一时间让他感激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蒋乾鹏听了这话,气的脸色苍白,嘴唇颤动,随即站起身来,对刘秉和拱了拱手道:“总司令,既然你这美妇如此看重这个犹如丧家之犬的张作霖,那俺就不奉陪了!”说罢便要离开。刘秉和劝解忙道:“哎呀,蒋总瓢把子,何故为了一具不打紧的话,伤了和气呢?来来来,先坐下,有话好好说,此战俺们大获全胜,虽然没有那些黄金,却也缴获了不少老毛子的拐子喷统坐墩子,俺们正好议一议,这些东西咋分啊?”

    蒋乾鹏一听这话,心想:也是,老子可不能出了力不分东西,那可就亏大了。于是也就只好瞪了一眼朱振华和张作霖二人,又重新坐下。

    *******************************************************************************

    两万俄军,全军覆没,这是俄军侵略东北以来所遭受的单次最大的损失。当别朱霍夫得到了这个战报以后,脸色惨白,不见一丝血色,嘴中喃喃的道:“不可能,不可能,不过数千土匪,怎么可能一战消灭我军这么多的英勇军人,难道。。。。。。难道他们的背后还有势力在支持他们吗?对,一定是还有势力在支持他们,一定是日本人在背后给他们提供武器和训练,并且给他们出谋划策,指导他们如何与我军作战!”想到这里,别朱霍夫豁然开朗,他知道,如果两万俄军是被这伙土匪消灭,那他迟早是要被送上彼得堡军事法庭,并且难免会受到军法的严厉制裁。可是一旦这伙土匪的背后是日本人,那这种情况就不一样了,或许自己能逃过这一劫。

    当下,别朱霍夫命人给罗杰科夫发电报,只说有确凿证据,发现在与自己作战的土匪中发现操着日语的土匪,怀疑这伙土匪是受到的日军的援助,才有如此强悍的战力。他提议,与其想办法如何消灭这伙土匪,不如直接向这伙土匪背后的势力宣战,只有打垮了这伙土匪背后的势力,那这伙土匪也就可以不攻自破了。

    当罗杰科夫接到别朱霍夫的电报后,也十分的满意,虽然他是阿穆尔军区的总督,是俄军在远东地区最高的军事长官,可是吉林重镇失手,两万俄军全军覆没,这种战果,他是不好向沙皇交代的,可是如今不同了。有了日军参战的确凿证据,那再向沙皇禀报的时候,一切也就好解释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