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刘秉和在发愁如何应付这几位大当家的时候,朱振华独自一人进了吉林巡抚衙门。

    蒋乾鹏一见朱振华来了,一下子站起身来,迎了过去,略显激动的笑问道:“振华大兄弟,那。。。。。。那黄金咋样了?整到手了没有?”

    朱振华看着蒋乾鹏,然后又扫视全场,见所各色武装的大当家的都向他投来贪婪期望的目光。朱振华顿了顿,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我现在实话告诉众位当家的,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二十吨黄金。”

    “什么!”

    “不会吧?”

    “振华大兄弟,咋说这多的黄金也不能你们一家独吞了吧!”

    “振华大兄弟,你这就不仁义了吧,咋说这活是大家伙一起做的,分东西也得大家伙一起分啊,咋能吃独食呢?”

    朱振华经过了短暂的犹疑,在众位当家的在愤怒的质问的时候,朱振华调整了情绪道:“众位当家的兄弟都在老毛子的火车那里,打开火车的时候,众位当家的弟兄也都看了,确实是没有黄金,不信众位当家的可以去问自己的弟兄。”

    “那。。。。。。那你当初干啥说有黄金!”一个山大王问道。

    “是啊,干啥糊弄俺们?”

    “为了团结大家伙一起打老毛子。”朱振华道:“说句实话,当初听到老毛子两万大军杀来的时候,你们那个不心里犯怵?”说到这里,朱振华目光坚毅的环视周匝,继续道:“当初,我们自卫联军只有三千多人,红枪会有五千多人,宋教主,你们白莲教有三千多人,再加上众位各个山头当家的人马,总计有军马不下一万三四千人,而且我们自卫联军攻占吉林缴获了许多的拐子柴禾和喷统,我当时就想,想灭了这两万老毛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大家伙拧成一股绳。可是呢,我心里也明白,众位心里都想和老毛子一见高下,可是即担心自己一家的力量敌不过,又担心别的当家的不肯齐心协力一起上,那怎么办?于是我就说老毛子的车上有二十吨黄金,当然,我不是不信任各位当家的打老毛子的决心,只是我的目的是为了团家大家一起上,有了更明确,更现实的目标,大家伙才能齐心协力一起上。”

    听了这话,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被朱振华给骗了,可是朱振华的这一番话,又让在场的,个个以抗俄英雄好汉的当家的们听了不好发火。

    蒋乾鹏一脸愠色问道:“那如今老毛子也被灭了,那俺们红枪会能捞着什么好处呢?”

    “枪!我可以保证,你们红枪会的弟兄人手一枪,,另外还有喷统,给你五挺老毛子最牛*的马克沁喷统,怎么样?”

    “真的没有黄金吗?”

    “确实没有。”

    蒋乾鹏长叹一声,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算俺倒霉,你将东西给俺,俺走人了。”

    “等等!”朱振华道:“蒋总瓢把子,不能走。”

    蒋乾鹏造就心中憋着一股火,一听朱振华这话,更是火大,双眼一瞪,不阴不阳的道:“为啥不能走,能不成你自卫联军想来个黑吃黑吗?”

    刘秉和一见蒋乾鹏动了肝火,于是道:“振华大兄弟,将总瓢把子要走,就让他走吧,何必强人所难呢?”

    朱振华没有理会刘秉和,也没有理会蒋乾鹏,而是自顾自的道:“在下想众位当家的一定都知道梁山好汉的故事吧。其实梁山好汉也是由各个山头上的好汉们汇集起来的,比如,鲁智深、武松和杨志,他们是二龙山的好汉,王英,燕顺和郑天寿,那是清风山的好汉,周通、李忠,那是桃花山的好汉,是这些好汉们都走到了一起,都在梁山上聚义,这才有了官军打不败的梁山好汉。众位当家的,你们难道就不想也学学梁山好汉的故事,大家伙聚义到一处,一起喝老毛子一见高下,一起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吗?”

    朱振华的这番振聋发聩的议论,这些胡子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们听了这话,相互看了看。朱振华又道:“做胡子,那终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迟早有一天不是被老毛子灭了,就是被官军灭了,从此终身不能翻身,不能见天日,有儿子孙子的,子子孙孙都要背个胡子的骂名,难道这是众位当家的想要的结果吗?”

    一个山头上的胡子问道:“振华大兄弟,你说大家伙学梁山好汉的聚义,那谁做那及时雨宋江呢?”

    “是啊,谁做宋江呢?”

    这话一出,蒋乾鹏和宋武新不禁互看了一眼,在这众人之中,人马最多的就是他们两家,如果要选个“宋江”出来,他们自然是油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实力和刘秉和争上一争的。

    朱振华当下毫不谦让的道:“如果大家联合在一起了,要选个头出来,那当然是我们自卫联军的总司令刘秉和!”

    “为啥?”一个声音问道。

    朱振华道:“为啥?很简单,请问众位当家的,如今大家伙聚会的地方时谁打下来的?是我们自卫联军的总司令刘秉和!”

    刘秉和起先以为朱振华会怂恿众人推举他自己做“宋江”,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朱振华会毫不犹豫的推举了自己,心中不甚感激,忙假意谦让道:“这。。。。。。这怎么成呢?”

    朱振华道:“总司令,这有什么不成!这吉林城原本就是你领着兄弟们打下来,没有吉林城,兄弟们那人一手一支拐子,没有这些号家伙什,咱们凭什么去和两万老毛子一见高下!所以我以为,大家伙聚义以后,这各路人马的总司令非你刘秉和莫属!”

    朱振华这番话大义凛然,理由充分,一时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好拒绝。在众人沉默了片刻以后,一个胡子当家的首先站出来道:“成!俺张作霖第一个就听总司令的调遣!”

    朱振华猛然之间听到“张作霖”三个字,身子一震,转头看向那个第一个站出来的胡子当家的:“你就是张作霖张雨亭!”

    “那就是俺!”

    朱振华进一步确认:“是八角台的保险队长张作霖吗?”

    “如假包换,俺就是八角台的保险队长张作霖!”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