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枪会的人数在这几支武装中算是人数最多的,人数多则开销就大,开销大则是最需要钱的。蒋乾鹏听了朱振华的话,又被刘秉和一逼,他沉默了片刻,猛地一拍大腿,叫道:“成,那俺们红枪会就跟着总司令干了!只要这位振华大兄弟说出他的计谋,俺觉着可行,那你们就拍个弟兄跟着俺,就是俺去拉屎,俺都让他跟着,咋样!”

    “成!”刘秉和转脸又问白莲教主宋武新道:“宋教主,你咋整啊?”

    宋武新摸着下巴想了想,道:“既然蒋总瓢把子都答应了,俺没不答应的理儿,成,俺也应了。”

    既然两位大佬都答应了,其他的山大王们也纷纷答应。于是朱振华将自己的计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众人,在场的所有当家的们,包括刘秉和都听得目瞪口呆。

    蒋乾鹏竖起大拇指笑着赞叹道:“振华大兄弟,你这脑袋是咋想的,你这计谋要是成了,那有多少老毛子也杀不尽啊!”

    宋武新不无忧虑的摸了摸下巴,道:“计谋好是好,就是你说的那个啥子地雷,你能弄一个俺们瞧瞧吗?”

    “当然可以。”朱振华道:“那就请众位当家的跟我去一个开阔地,我弄个众位当家的瞧瞧。”

    其实第一个研制地雷的国家就是沙皇俄国,但是那也是一年以后的事的,而地雷第一次用于战场,是在日俄战争的后期,日暮途穷的俄军在战争的最后使用了这种新式武器,给日军造成了极大的杀伤。而制造简单的地雷,对于特种兵出身的朱振华来说,那并不是难事。如果要他从无到有的造一颗地雷,那当然不可能,但是如果要他利用山炮、榴弹炮和迫击炮的炮弹来制造地雷,那就不是难事了。在后世的伊拉克和阿富汗,那些抗击美军侵略的游击战士就常常利用废弃的炮弹来制造路边炸弹,炸得武装到牙齿的美**队防不胜防。

    而朱振华的地雷,也是受到了这方面的启发制造而成。

    当蒋乾鹏和宋武新看了朱振华研制出来的新式武器威力巨大以后,他们都确信,只要老毛子敢来,别说两万人,就是四万人,他们也能一战将他们都消灭的干干净净。

    而在这些人中,却有一个人看见了这种新式武器,心中惴惴不安,那就是钱二壮。他想,日本人给他命令是劝说刘秉和放弃吉林,撤回龙岗山,他知道日本要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亦可以让刘秉和保存实力,继续和俄国人周旋;二也可以阻止自卫联军发展壮大,一支军队如果长期以山头为地盘,虽然可以一时的保存实力,但是却很难发展壮大。说到底日本人和俄国人是一丘之貉,他们要钱二壮劝说刘秉和撤回深山,怎么会是为中国人的抗俄事业着想呢?

    另外,钱二壮看到了地雷这种新式武器,心中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他急切的想将这个重要的情报送给日本人,去向自己的主子摇尾请功。可是如今他却做不到了。因为当初朱振华说过,听过他计策的人都要被软禁起来,这当然包括钱二壮。朱振华这个原本只是想将蒋乾鹏、宋武新这些当家的将他们和自己栓在一条战车上的办法,却无意之中也栓住了钱二壮这个内奸。

    当下几位当家的将他们下面的头目都唤了过来,对他们的手下说:这一次,和老毛子开兵见仗,你们这些瘪犊子玩意都得听这位振华大兄弟的,谁要是不服从他们的号令,小心老子要了他的八斤半!

    一下子,几乎整个南满的各色武装,一万多人,全部归了朱振华一个人指挥。朱振华终于有机会指挥一支上万人由中国人组成的军队和侵略者一见高下了。

    *******************************************************************************

    反转着的新月在天空里闪耀。懦弱的半夜的光辉,犹如一块透明的面纱,轻轻的张在大地上,散播着烟雾。树林,草原,天空,溪谷,山沟——一切,都像是睁着眼睛在睡觉;无论哪里也不刮一丝风儿;夜间的清凉中藏有一种柔和的温暖;大树和灌木丛底阴影,仿佛一些彗星,以尖锐的楔形落在倾斜的平地上。

    就在这个平静的晚上,就在灌木丛和山沟里,一支军队,有步兵,有炮兵,都隐藏在其间,所有战士都端着枪,操着炮,眼睛直勾勾盯着距离他们约莫三百米远的地方的铁轨。那就是能让俄军快速前往吉林的唯一交通工具——南满铁路。

    子夜时分,“唔——“一声长鸣,让所有埋伏在铁路两侧的自卫联军战士、红枪会和白莲教,以及各个山头的胡子们的精神都紧张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条犹如黑色蟒蛇的火车,喷着滚滚浓烟,蜿蜒着向进入了伏击圈。

    朱振华的地雷是这样布置的,他将铁轨和两块枕木之间挖空,然后将一颗榴弹炮的炮弹塞到下面,只要火车从上面疾驰而过,必然会因为产生的压力而引爆这颗炮弹。

    而在这颗炮弹的前面,就是在火车先行经过的地方,朱振华也已经挖了浅坑,埋下了一溜的迫击炮的炮弹,并且紧挨着每一颗迫击炮炮弹的旁边还埋设了一个小罐子,小罐子里面装的是油,每个小罐子的灌口都铺着薄薄的土。

    当火车头压在那颗榴弹炮炮弹的上面的时候,“轰”得一声,那火车车头立时变成了一团火球,后面车皮因为惯性,相互撞在了一起,最前面的几节车皮被撞得挤压在了一处,眼看着里面的俄国兵是一个也活不了。

    俄军遭到了袭击,很快车皮上的俄国兵呼啦啦的跳下车来,展开战斗队形。

    朱振华冲天“吧叩——”一声枪响,埋伏在铁路两侧的中**队开始了猛烈的射击。。。。。。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