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城俄军刚刚设立的指挥部会议室内,別朱霍夫正坐立不安时,有少校参谋疾步进了会议室:“总督阁下,哈尔滨阿穆尔军区罗杰科夫总督发来电报。”

    別朱霍夫急走出会议室,刚将拿到手的电报看完了以后,脸色刷得一下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手不觉的一抖,电报不禁落到了地上。他身边的参谋长波路德金小心翼翼的问道:“总督阁下,怎么了?”

    “土匪袭击了吉林!”別朱霍夫魂不守舍的道:“防守吉林的部队全军覆没,吉林的仓库被土匪抢掠一空。日本国得知我军重新进驻通化、宽甸和凤城等城,他们的驻我国大使向我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沙皇陛下得知,大发雷霆,阿穆尔军区总督命令我们在一周之内,务必收复吉林,不然就在彼得堡军事法庭上见面!”

    波路德金听了这个消息,也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虽然他不知这次军事行动的主管,但是如果別朱霍夫真的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恐怕他也难逃干系。于是道:“总督阁下,那。。。。。。那我们赶紧撤退吧,立刻组织军队,由南满铁路北上,已两个军的部队,收复一个小小的吉林城还不是一个完成不了的问题。”

    “对,对,绝对不能被送上彼得堡军事法庭,”已经乱了方寸的別朱霍夫颤抖的嘴唇颤抖着道:“立刻下达我的命令,全军立刻撤出鸭绿江周边的城镇,然后由开原、铁岭一带登上火车,往吉林进发。”

    波路德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是!”

    *******************************************************************************

    自卫联军攻占了吉林,这个消息好似长了翅膀一般,立刻飞便了整个关东大地,一时间在关东大地上抗击俄军的各色武装都纷纷的向吉林涌了过来,有红枪会,有白莲教,还有各处的土匪,有的是真心实意的愿意跟着自卫联军一起抗俄,有的是想浑水摸鱼,还有的是想先找个靠山,日后再谋发展,更有的是抱着在自卫联军里面混几支拐子,然后将退伍拉出去,另谋发展。

    一夜之间,犹如春笋一般,在吉林城的周围多了几千上万顶各色各样的帐篷。这些各路人马的首领,在吉林城的巡抚衙门上见了刘秉和,个个都是毕恭毕敬,都说刘秉和是关东的纯爷们,是响当当的真汉子,起初刘秉和还怀着个防备心理,可是每天被这些家伙奉承拍马,最后连他自己也忘乎所以了。

    “大当家的,俺想啊,你就将你的自卫联军老营就设在这吉林城,兄弟们都在城外按营寨扎,城内城外,城上城下,相互照应着,老毛子要是敢来啊,别人不敢说,俺红枪会这五千多弟兄一定听从总司令的调遣,一起揍那些瘪犊子玩意!”说话的正是红枪会的总瓢把子蒋乾鹏。蒋乾鹏今年三十二岁,呼兰人,膀大腰圆,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

    其实这红枪会就是义和团的一支分支,义和团运动失败以后,有许多的拳民都被杀害,但还是有许多都回到了家乡一面务农,一面习教兼习武。然而此时的东北大地,俄寇作乱,土匪猖獗,百姓苦不堪言,于是义和拳教摇身一变,以红枪会名目在东北再度兴起,并且发展甚是迅速,只有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红枪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下子有了五六千人马,而且都是精壮汉子。

    白莲教的教主名叫宋武新,个子不高,一双眼睛贼溜溜的,跟人感觉一看便只是个心急颇多的主。他听了蒋乾鹏的话,忙道:“总瓢把子说的不错,总司令,然后俺们白莲教的兄弟也对您老马首是瞻。只是。。。。。。”说到这里,宋武新长叹了一声,却不再说下去了。

    刘秉和正被他们的话说的心里美滋滋的,红枪会有五六千人,白莲教也有三千多人,再加上其他各路占山为王的土匪,如果他们都愿意帮着自卫联军一起打俄国人,那自卫联军的人马这一下子可就猛增到了一万多人了,我的娘啊,一万多人是什么概念,那再刘秉和看来,下一步就该打奉天,打旅顺,先一统南满,然后就可以席卷关东了。他听了宋新武突然不说话了,似乎有难言之隐,问道:“宋教主,你这是咋了,有什么话说嘛,只要你一心跟着俺们自卫联军抗击老毛子,那俺们日后就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话说不好说呢?”

    宋新武道:“只是如今俺们手下的弟兄都拿着大刀长矛,那咋和老毛子斗啊?”

    刘秉和微微沉默了片刻道:“这个好说,如今这吉林城的老毛子仓库里,多的是拐子柴禾,等明天,俺让钱二壮兄弟领着你们去仓库里面取,争取让你们的弟兄一人一支拐子,一人还二十发柴禾,咋样?”

    蒋乾鹏和宋武新以及众位胡子的当家的,听了这话,一齐对刘秉和拱手道:“那就多谢总司令的美意了。”

    宋武新又道:“俺们早就听说了,总司令领着麾下的弟兄,打得老毛子哭爹喊娘,野狼沟一战,愣是以少胜多,灭了几千老毛子,总司令这能耐,别说在俺们关东山,就是在关内,那也是独一份啊!今日个总司令如此慷慨的给俺们发拐子发柴禾,如此的大手笔,这岂是一般般的人做的到的?俺姓宋的撂句话撂在这儿,总司令是个能成大事儿的人,日后定然可以驱逐老毛子,成就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业!”

    蒋乾鹏听了宋武新的话,只觉得身上一冷,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但是他却不点破,只是心中暗道:“这瘪犊子真能白话,看来这刘秉和已经被他给白话得飞上天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