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

    当明治天皇得知在鸭绿江沿岸的皇军不仅没有使得那些“土匪”遭到他预料中的削弱,还使得他们的皇军伤亡了三百多人以后,气得将一张茶几上的所有茶具都抹得摔了一地:“八嘎牙鲁!是谁指挥的这次军事行动,他让我们打日本皇军的颜面扫地,他应该切腹已谢天下臣民!”

    “嗨!”日本帝国“满洲军”第三集团军司令官乃木希典和陆军元帅兼军事议定官大山岩,还有“满洲军”参谋长儿玉源太郎一起跪在地上,额头触地。大山岩道:“陛下,指挥这次失利的军事行动的支队长已经切腹已谢陛下了。”

    明治天皇听了这话,怒气才微微消退了一些,问道:“三位阁下,从目前的形势上看来,你们绝对现在是对沙俄开战的时机吗?”

    大山岩道:“陛下,据可靠情报,这伙土匪的一支分支,大肆破坏南满铁路,使得俄**队快速调往吉林成了泡影,以在下的愚见,俄**队窝气虽然精良,人马虽然众多,但是因为这次的只会失误,想再次回身北上去消灭这股土匪,恐怕不是十天半月能够做到的事情了。没有铁路支持这次战争,南满的俄军再很难大规模的调动集结了。”

    明治天皇问道:“那是我们大日本帝国进军满洲的时机到了吗?”

    “不,陛下,现在还绝对不是向满洲进军的时机。”儿玉源太郎留着日本人的标志性的丹仁胡,一脸恭敬的回答道。

    “为什么还不是时机?”

    乃木希典道:“陛下,儿玉源太郎阁下的意思是以我打日本皇军的实力,先是是可以驱逐在满洲的俄**队的,只是一旦我军驱逐了俄军,那我大日本皇军便会取代俄军现在的处境,如果英国人和德国人再联合俄军,一面在外交上给我国施加压力,一面鼓动俄军再和我军作战,那我们的处境便不妙了。”

    大山岩道:“天皇陛下乃木希典阁下的话十分的有道理。我国终究国土狭小,资源有限,我大日本皇军虽然战力强悍,但是却经不起长期的消耗战,正所谓兵者,国之大事。我军不得不谋定而动。”

    儿玉源太郎又道:“陛下,这次,这伙土匪虽然让我们伟大的皇军遭受了羞辱,但是以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攀岩,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条定理来衡量,在下觉得,我国应该支援这伙土匪的抗俄行动,只有他们死死的托住俄军在南满的军力,才有利于我国从容不迫的经行战争准备。”

    “八嘎!”明治天皇听了儿玉源太郎的话,猛得一下站起身来。

    儿玉源太郎见明治天皇发怒,忙磕头道:“陛下,沙俄的国土面积世界第一,他的战争潜力也是世界第一,我国要他们作战,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明治天皇按下怒火,问道:“那你们觉得这伙土匪能拖住南满的俄军多长时间?”

    乃木希典道:“如今的形势对这伙土匪极为有利,只要这伙土匪的头目指挥得当,俄军很难消灭他们。”

    “那乃木君觉得这伙土匪的头目下一步会如何用兵呢?”

    “陛下,在下不是这伙土匪的头目,自然不可能揣测出这伙土匪的头目他们的下一步用兵的计划,但是如果是在下指挥这伙土匪,既然已经在从南面进入龙岗山的道路被俄军封死,那么吉林正好在龙岗山的西北面,在下会领着这伙土匪,将在吉林缴获的所有物资由背面运进龙岗山,然后继续在龙岗山中与俄军周旋。”

    明治天皇问大山岩道:“大山君,你觉得这伙土匪会这样用兵吗?”

    大山岩没有想到明治天皇会土匪对自己发问,他微微一愣,道:“回禀陛下,乃木希典阁下的用兵方略明显是正确的,这伙土匪如果据守吉林和俄军对垒,那只会是全军覆没。”

    明治天皇微微点了点头,对大山岩道:“大山君,你立刻派你的情报人员,将方才乃木希典阁下的用兵方略告诉我们安插在土匪中的眼线,让他务必劝说土匪头子放弃吉林,进入山区和俄军周旋。只有他们和俄军周旋的时间越长,我国的战争准备才能越充分,我们的战争准备越充分,日后我们伟大的皇军政令满洲全境的希望才越大。”

    大山岩、乃木希典和儿玉源太郎听了明治天皇的话,一齐起身,躬身点头:“嗨!”

    *******************************************************************************

    而就在明治天皇在和他们的重要官员商议着如何击败俄军侵占东北的第五天,在吉林巡抚衙门的大堂上也正在经行着一场激烈的争论。

    刘秉和看着朱振华道:“振华大兄弟,你这是咋了?既不让在吉林修防御工事,说是劳民伤财,又起不到半点作用;又不远接受钱二壮兄弟的意见撤出吉林,转进龙岗大山。你这不走不守,到底是啥意思啊?”

    朱振华显得有些焦躁,道:“大当家的,你还不明白,如果俄军来进攻,我军肯定是守不住吉林城的,我也赞成二壮兄弟的意思,往龙岗山区里面转移,可是咱们不能平白无故的就将这偌大的吉林城送给老毛子啊!”

    “那你要咋整?”

    朱振华语重心长的道:“总司令,刚才黑石岭来的兄弟将南满铁路已经被黑石岭的弟兄破坏掉了这事也告诉你了,俄军只要铁路被破坏,他们就不可能快速的调集军队来攻打吉林,就算他们调兵来,能够在短时间内攻城的俄军也一定不会太多,咱们应该乘着这个机会,给点厉害给俄军瞧瞧,让他们瞧了厉害咱们再走也不迟啊。”

    “咋给厉害他们瞧啊?”

    朱振华好久没有抽卷烟了,这次占领了吉林后从俄国人的仓库里面搞了不少的香烟,朱振华终于又能解解馋了。他举起一盏油灯,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两口,淡蓝色的烟雾从他的口鼻中飘出来以后,他道:“那要看俄国人来多少部队了。来的少,咱们就吃掉他们,来的多,咱们就往山里面撤。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应该做好撤退的准备,将在吉林缴获的老毛子的钱和物资,还有枪支弹药先行装车,俄军来的少咱们就灭了他们,来得多了,咱们推着独轮小车就走,只要进了山,咱们就不怕他们了。”

    刘秉和此时在行军作战上对朱振华已经是完全的依赖了,他一听了朱振华这话,想了想道:“成,那就依振华大兄弟的意思来办。”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