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城是北满重地,城高池深,朱振华领着先头部队在城下观察了一番,心中暗道:“要是‘五鼠’在这里就好了!”可是既然“五鼠”不在,朱振华只好等待。先头部队所持的都是轻武器,而防守吉林的都是俄军的正规部队,想冒充花膀子队混进去那是不可能的,怎么说,花膀子队就好似后世的“皇协军”,不过是伪军而已。

    不一会儿,刘秉和领着主力部队,人衔枚,马勒口,到了吉林城东门外的一片茂密的树林之中。这片树林极是茂密,要是俄军知道“土匪”会来攻城,他们一定会将这片树林砍伐的干干净净,木材全部运进城去,这样一来可以防止敌人隐藏,二来可以给城中增加些物资。可是俄军没有想到,他们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朱振华竟然会兵行险招,从鸭绿江上,摸了过来。

    刘秉和匍匐在朱振华的身边,望着城头上举着火把来回巡逻的俄国兵,轻声问道:“振华大兄弟,这城里有多少老毛子啊?”

    朱振华道:“我哪里知道,但我估计不多。”

    “那你干啥不先攻进去?”

    朱振华一听这话,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但他还是捏着脾气,道:“就我这几条步枪怎么攻?如果是花膀子队我还可以想办法咋呼咋呼,可是这老毛子压根就不买花膀子队的账,要是搞翻了,他一挺马克沁,咱们没一个人能活着回来!”

    因为天色太黑,刘秉和没有瞧见朱振华不悦的神色,而是问道:“那咋整?”

    朱振华听了刘秉和的话简直无语,既然来都来了还能咋整?既然不能偷袭,那就只有强攻。他耐着脾气道:“击中所有的火炮,拿出全部的家当,冲着一个点,猛轰,只要城墙一塌,就让兄弟们冲,无论如何要冲进城去!”

    “成!”刘秉和对一个弟兄道:“你去告诉鲍云达,让他击中所有的坐墩子大嗓子,给俺狠狠的吼,不吼塌城墙不算完!”

    “遵命!”

    不一会儿,地动山摇的炮火便直泄到吉林城头,吉林城上巡逻的俄国兵在没有一点预兆的情况下随着被炮火炸的炸烂的砖石一起飞到了天上,只片刻的功夫,在冷兵器年代号称无坚不摧的城墙被现代战争中号称战争之王的炮火炸开了一个一百多丈的缺口,硝烟还未散尽,炮火还未停止,朱振华一跃而起,抽出背上的鬼头刀,大叫一声:“兄弟们,冲啊!一句攻下吉林城!”

    三四千自卫联军战士一见朱振华跃了起来,也一齐腾起身来,有的端着刺刀,有的挥着大刀,一齐蜂拥往缺口处冲了过去。

    守卫吉林的俄军只有一个营,他们被这突然的炮火打得晕头转向,他们还没有醒过味儿来,朱振华和刘秉和已经领着自卫联军的兄弟越过了缺口,冲进了城来。

    当自卫联军冲进城的时候,迎面也冲来了一队俄军。原来是这个俄军营长领着一个连的俄军正在南门视察完了城防以后正在往东门方向过来,当他听到炮响以后,浑身打了个寒战。这个营长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从炮声中听出,对吉林城发动进攻的有山炮,野战炮,其中以迫击炮居多,他知道,这次来攻城的敌人是来者不善了。

    自卫联军攻进了城后,分成三路展开,陈宏宇另一路去攻打南门,刘秉和和董教敏领一队攻北门,朱振华领一队,串城而过,兵锋直逼西门。

    而与俄军兜头向遇的正是陈宏宇。

    两军相遇,先是一阵对射,然后陈宏宇等着一双充血的红眼睛,举着大刀,向俄军扑了过去。

    肉搏战开始了,大刀片、刺刀、枪托、铁棍、铁锹,在空中呼呼作响。武器不慎跌落的自卫联军战士抱住俄国兵的脖子就咬,让那劲动脉内喷出的污血来洗刷这两年他们心中的屈辱与仇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眨眼间被染得一片殷红,全城四处传来阵阵充满了血腥味儿的呼喊声:“杀光老毛子!杀光老毛子!”

    此战,自卫联军兵力火力上占着绝对的优势,而且优势偷袭,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城中的俄国兵就被屠戮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但是自卫联军却也付出了近六百人的伤亡。

    刘翠和身后跟着赵家姐妹和几个女兵,她问朱振华道:“哥,这是咋了,俺们打这么点老毛子,咋还伤亡了这么多的弟兄啊?”

    赵家姐妹那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特别是那赵冰彤,被一阵阵作呕的血腥味儿熏得几乎要吐了出来。赵亦寒忙给姐姐轻轻的捶着背,关切的问道:“姐,你没事儿吧。”

    赵冰彤只是勾着腰,摇着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朱振华皱着眉头道:“第一,这些俄军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他们平日里训练严格,而且我听说他们有事会拿反抗贝亲的老百姓练习刺杀术,所以他们杀起人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第二,咱们的新兵太多,训练的日子太短,而且好多新兵没上过战场,没杀过人,当他们的刺刀捅进敌人的身体,当他们看见鲜血从敌人的身体里汩汩流出来的时候,就会像这丫头一样——”说着,他看一眼一旁一脸难受的赵冰彤:“就这样的兵,只伤亡六百人已经不错了。打完了这一仗,要对他们严格训练,只要平时多流汗,上了战场才能少流血。”朱振华顿了顿,道:“今后如果再抓着俄军的俘虏,全部送给新兵练习刺杀,凭什么只有这些老毛子能拿咱们的老百姓练刺杀,咱们就不能拿他们练刺杀呢?咱们自卫联军要告诉他们,咱们中国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当遇到侵略者的时候,咱们也不是他娘的什么善男信女,与禽兽决时,咱们要比禽兽更禽兽!”

    朱振华的话刚说完,一个自卫联军跑到朱振华的面前,敬了个军礼后道:“师长,总司令喊你和政委去吉林巡抚衙门议事。”

    朱振华道:“知道了。”他对刘翠和道:“妹子,你让这几个女兵将这两丫头好生的安顿安顿,咱们一起去巡抚衙门见你哥去。”

    “成!”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