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将炮团分乘两个木排,并让迫击炮手随时做好准备,就是为了防着日军的这一手。当下,朱振华朝天鸣枪,大叫道:“开炮,炸死这些王八犊子!”

    自卫联军的十余门迫击炮在新团长鲍云达的指挥下,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在炮弹充足的条件下,同时向对岸的响枪处发起了怒吼。

    迫击炮的后坐力比起其他的火炮要小得多,此时此刻,也只有迫击炮还能起到作用。十余门排挤怕同时朝一个点开炮,足以组织起让敌人恐惧的强大火力网。一时间,日军的阵地上炮声隆隆,火光冲天。

    日军完全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的中国人竟然敢突然向他们开炮,并且是有组织的炮击,这是日军完全所始料不及的。

    而就在迫击炮响起以后,稍稍压制住了日军火力片刻之后,趴在木排上的自卫联军战士也开始冲着对岸的日军射击,顿时间火光映红了鸭绿江南岸。没有倒下的趟排手继续往北趟排,而那些因为趟排手牺牲了而没用动弹的木排,在接替的新的趟排手的奋力划动下,也开始缓缓往北移动。

    南岸的日军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够从容不迫的还击,因为这伙日军的指挥官接到的命令只是要他杀伤这股从鸭绿江上逃窜的土匪,而不是消灭这股土匪,所以日军既没有准备炮战所需要的火炮,也没有在江上设置拦截物拦截自卫联军的去路。倒是自卫联军的炮击反倒使得日军一时间乱了阵脚,更兼江面之上除了喷着火舌的亮点以外——且这些亮点还在移动,让日军不好捕捉——便是一片漆黑,日军只好盲目射击,以祈求能够偶然击中敌人。向反,日军阵地上火光冲天,亮堂堂的一片,这倒给了自卫联军练习枪法的大好机会。

    但是此时绝对不是恋战的时候,在趟排手和一部分自卫联军战士的奋力划动下,自卫联军渐渐和日军脱离了接触,往北行驶而去。

    在脱离了与日军的接触以后,在把头老疙瘩的的指挥下,一百多木排开始有秩序的北进。

    老疙瘩其实并不老,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但是因为常年在鸭绿江上饱受江风江雨的吹打,使得他的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额头上的抬头纹也清晰可见。他自幼是孤儿,无名无姓,没爹没娘,是个水场子的老趟排手将他拉扯大。老趟排手病故以后,他便接了老趟排手的班,也在这鸭绿江上讨起了生活。因为他为人仗义,熟知各行各路的规矩,处事圆通,所以很快便被鸭绿江上的趟排手们推举为了把头。

    当自卫联军登岸以后,朱振华将在就准备好的一千两银子递给老疙瘩。老疙瘩一看了银子,眼睛一瞪:“啥意思?瞧不起俺?当家的,不是俺老疙瘩夸口,这点银子还不够老子去窑子里睡一次窑姐,俺今日儿个弟兄们帮着你们过江,难道就是瞅着这点银子去的吗?俺告诉你当家的,这鸭绿江上正在开兵见仗,如果是瞅着这点银子,别说俺,就是俺们那些弟兄们,也不会接你们这活!俺们看中的就是你们打老毛子,给俺们关东的爷们争气!”

    朱振华忙道:“老疙瘩——今后我就这样称呼你了,这一千两银子不是给你们的酬劳,而是给那些被小日本子打死的弟兄们的安家费,这些弟兄们为了我们自卫联军抗俄,送了性命,我心中着实的过意不去,这些弟兄家里都有老有小,他们不在了,家里人还要生活,这点银子不多,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等日后我们自卫联军在关东大地上站稳了脚跟,我朱振华不会忘了他们今天的恩情的。”

    “成,这话俺听着顺耳,这银子俺收下了,俺替弟兄们谢当家的了。”

    “别,老疙瘩别说个谢字,你说谢字那真是恶心我,你们都拼着性命给我们帮忙,就这点银子,那值得一谢啊!”

    此时,自卫联军的人马都已经登岸,刘秉和、钱二壮和陈宏宇、董教敏向朱振华老疙瘩这边过来。董教敏和老疙瘩是老交情了,他见了老疙瘩笑着拱手道:“大把头,这次就谢你们水场子的弟兄了。”

    老疙瘩将银子让身边的一个兄弟收下以后,道:“董粮台,你和俺还说啥子谢啊。既然你们的兄弟都登岸了,那俺就先告辞了。”

    朱振华关切的问道:“如今日本人就在江对岸守着,你们回得去吗?”

    “没事,就小日子本那点尿性,想拦住俺们的去路,休想。”老疙瘩对着朱振华等人拱了拱手后道:“众位当家的,祝你们旗开得胜,早日赶走老毛子,告辞了!”

    *******************************************************************************

    当別朱霍夫领着沙俄的军队,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就占领了通化、宽甸和凤城。

    可是攻占了这些城镇的別朱霍夫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疑惑和不安,这伙土匪到底到哪里去了,难道他们会飞吗?或者是会隐形,怎么可能在自己围得犹如铁桶一般的包围圈中消失的无形无踪呢?就算他们突围了,可是他没有得到麾下任何一支军队通报遇到了额土匪啊?那这伙土匪到哪里去了呢?

    而就在別朱霍夫在惴惴不安的时候,朱振华和陈宏宇领着先头部队装扮成花膀子队,在连续夺取了沿途的几个小镇后,到达了距离吉林仅五十公里的杨家屯子。杨家屯子是个大集镇,在这里防守只有五十多个花膀子队。线头部队突然袭击,很轻松的便解决了他们后,打开了俄军设在这里的兵站仓库,缴获了大批的布匹、粮食和食盐。

    攻占杨家屯子朱振华十分的高兴,他高兴的原因不是因为缴获了大批的物资,而是因为一个如此重要的地方,俄军只留了五十个花膀子队防守,那这一带俄军兵力空虚的情况便不用侦查也已经一清二楚了。

    那么攻占吉林,也就不止只是个计划,而是已经触手可及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