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半个小时,大山岩便到了明治天皇的面前。

    明治天皇正襟危坐,面前摆着一个茶几,茶几上摆放着各类茶具,一应俱全,明治天皇正在沏茶。

    大山岩见了明知天皇,正要行跪拜之礼,明知天皇将手一拦,道:“大山君,今天就让朕亲手沏一次茶来给你享用吧。”

    大山岩一听这话,急忙感激涕零的跪拜在地道:“陛下亲自沏茶,臣如何承受的起啊!”

    “大山君不必多礼,快快平身吧,”明治天皇不疾不徐衣服悠然自得的表情道:“朕今天用的是水去去年的雪水沏茶,其实吃茶以露水为最上,雪水次之,雨水又次之,水愈轻而色味愈佳。这是隔了年的雪水,不及当年的好。”

    明治天皇絮絮叨叨的说着,大山岩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躬身聆听。“你们将这炉子端到外屋煎,水将沸时告朕一声。”明治天皇对一个侍从交代了一身后,对大山岩道:“大山君,你收到了从鸭绿江发来的报告了吗?”

    大山岩恭恭敬敬的道:“回禀陛下,臣收到了。这朱振华果然十分的狡猾,他利用我大日本帝国与沙俄签订的双方都不在鸭绿江两岸驻军的条约,现在沙俄一方攻城略地,如今在沙俄大举讨伐的形势下,又想利用这个条约对我大日本帝国的限制,逃跑流窜,着实可恶!”

    明知天皇道:“但是朕不得不佩服,这个朱振华的眼光和战略思维确实十分的独到。大山君,那你对这件事是如何看待,准备如何应对呢?”

    “利用!”大山岩沉默片后,从牙缝里蹦出了两个字来。

    “如何利用?”

    大山岩道:“从我方安插在土匪内部的眼线处得知,这次这伙土匪从鸭绿江北上以后,目的是要袭击沙俄后方的吉林,这对我大日本帝国和打日本皇军都是十分有利的。”

    “哦,何以见得?”

    大山岩道:“此次沙俄在收复了这伙土匪占领的城镇以后,必定会以剿匪为名,重新进驻鸭绿江延安各城镇,这对我军是极为不利的。可是,一旦如果这伙土匪,袭击了满洲重镇吉林,这鸭绿江北岸的俄军,必定会救,这就就减轻了我军当面的压力,所以臣以为,这伙土匪此次的行动,对我国我军都是十分有利的。”说罢,大山岩猛得一点头:“天皇陛下,这是臣的一点浅见。”

    大山岩正对明治天皇说着自己的意见,便听侍从在外高声禀道:“陛下,水响了!”便见一个侍从用条盘端着几个精巧玲珑的碧玉小盅和茶叶罐进来。打三眼忙亲自接过捧到明治天皇面前。

    大山岩仔细看明治天皇怎样行事。只见他掀开茶罐,捏一撮茶叶看了看,说道:“这是女儿碧螺春,是碧螺春中的上品。等会儿朕赏赐你一包。”一手撮茶,向两个杯中抓药似地各放少许,一个侍从已提着刚煎沸的壶进来。明治天皇挽起袖口提壶在手,向杯中各倾约半两许沸水,干燥的茶叶立刻传出细碎的咝咝声。他静听着茶叶的舒展声,极认真地观察着每个杯中的水色,一点一点地兑水。他一面对着水一面道:“大山君,这伙土匪此次的军事行动虽然对我大日本帝国有利,但是也绝对不能让他们攻占了吉林。吉林城是满洲重地,沙俄在那里经营了也有些年头了,城中各种工厂遍布,也不缺少技术工人,一旦这伙土匪占据了这座城池,那他们的实力必定大张,这对我大日本帝国日后全面占领满洲是极为不利的,所以朕想——”说到这里,他看那茶水,碧澄澄的色如琥珀,满室里荡漾着茶香,继续道:“所以朕想,可以命令我军在这伙土匪从鸭绿江上北上的时候,让我军的兵士去用这些活靶子练练枪法。”

    “嗨!陛下英明!”

    “另外——”侍从见茶已沏好,正要端一杯给大山岩,明治天皇阻拦道:“等一等,这茶半温才好用。一点一点品尝才上味。”他又接着对大山岩道:“另外,可以让我国驻彼得堡大使栗野君给沙俄外交部发去一份严正的抗议,问他们为什么违反条约,在鸭绿江铵盐驻扎部队。同时,让我大日本帝国的军队也推进到鸭绿江沿岸,用中国人的一句话来说,这叫就汤下面——大山君茶已经沏好了。”

    一个侍从给大山岩端去一杯碧螺春,大山岩恭恭敬敬的接过茶杯后,道:“天皇陛下,天纵智慧,这招就汤下面,一石三鸟,陛下果然高明非常!”

    *******************************************************************************

    午夜时分,鸭绿江江面上黑沉沉的,在鸭绿江上讨生活的大把头老疙瘩已经给自卫联军的军马准备了一百多副木排。这些木排都相当的宽大,就是最窄小的,也能同时容下三十多人。

    在安排人马登排以前,朱振华让炮团的兄弟和或有的三十余门各类火炮分别安置在两副木排上,并且对他们说,如果对岸的日军敢有不轨的举动,他们要听了朱振华对天明枪之后才能行动。

    刘秉和与钱二壮等人在一个木排上,陈宏宇、董教敏分乘两个木排,朱振华和刘翠和、赵冰彤、赵亦寒姐妹乘坐一副木排,一百多副木排开始依次排开,往北行驶而去。

    在起航前,老疙瘩嘱咐众人,要大家伙都趴在木排上,这样可以缩小目标,尽量利用黑夜来隐蔽自己,不被岸上的人看见。

    自卫联军的战士,除了时刻准备着的炮兵迫击炮手外,全部都趴在木排之上。

    此时的鸭绿江江面之上,除了江面上趟排人在黑夜中的身影和江水哗哗的流淌声外,再无任何动静。

    夜是那样的寂静安详,万籁俱寂。

    突然,鸭绿江南岸亮起了无数火把,将个黑夜照得透亮,就在火光燎天的那一刻,枪声大作,一时间许多没有防备的趟排手被从南岸射来的子弹射倒一片,都哼也没哼一声,歪倒在进了滚滚江水之中,被激流卷走。

    老疙瘩大叫:“都趴下,都趴下,会水的都扒着木排跳到水里去!”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