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刘秉和看着麾下的五千人马,已然是飘飘然的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如今的自卫联军在编制上与过去没有差别,只是过去一个团的士兵不足五百人,而如今一个团的士兵却足足有两千人之多。

    这天,朱振华正在通化城外陈宏宇的营地里视察陈团训练的情况。陈宏宇的人马驻扎的山谷景色特别的优美。这是一个两山对峙的长谷,中间一条清水石涧,流泉碰在石头上,淙淙作响,点滴都留在地上,并不曾流出。涧两岸高大的松柏树,挡住了当顶的日光,这谷里阴森森的,水都映成了绿色。

    到了中午时分,朱振华自然就和陈宏宇一起吃饭。因为朱振华已经有些日子没到陈宏宇这个团里面来了,所以今天陈宏宇一看朱振华来了,急忙加了两个菜,又弄了一坛子酒来。将酒菜摆在山上,这样既才可以吃饭,又可以晒晒春日里暖洋洋的太阳。二人一边吃,一边聊。

    “振华大兄弟,你觉得俺们这支人马如今有啥变化没有?”陈宏宇将一粒花生米扔进了嘴巴后问道。

    朱振华笑道:“陈大哥,这人马是你在训练,我有个把月没来了,一来你就考我,这我那答得出来啊?”

    陈宏宇道:“哎,振华大兄弟,俺给你说个掏心窝子的话,这人马要是再这样搞下去,别看人多,恐怕老毛子一来,队伍就会垮啊!”

    朱振华喝了口酒问道:“为什么?”

    陈宏宇一面给朱振华将就斟满,一面道:“如今俺这个团,有五百多花膀子队的俘虏兵,这些俘虏兵真是他娘的坏透了。他们在老毛子那里当兵,养成了吃喝嫖赌的习性,如今这伙瘪犊子将这些习性又带到了俺这个团里面,当初招兵的时候,总司令给每个新兵都发了钱,这伙花膀子队就领着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新兵四处逛窑子,睡窑姐,喝花酒,真他娘的坏透了!”

    朱振华听了陈宏宇的话,一脸忧虑的道:“这些花膀子队的俘虏不是随便就可以往咱们队伍里面招的,这些狗日就像瘟疫,非要把咱们的队伍全给污染了不可!陈大哥,你干什么不将他们都给撵走,或者是杀两个,整肃一下军纪。”

    “哎——”陈宏宇长叹一声:“别说,别说,总司令也不知道是咋了?只听那钱二壮的话,说什么这些花梆子队杀不得,要感化他们,要让他们真心实意的为俺们自卫联军做事,操他姥姥,这伙瘪犊子玩意,杀又杀不得,赶又赶不得,着实让老子头痛!”

    朱振华听了陈宏宇的话,猛然问道:“你刚才说总司令只听谁的话?”

    “花舌子钱二壮。”

    “花舌子?”朱振华双眼微眯:“难道是他?”

    朱振华正疑虑着的时候,突然只见一骑骏马,往通化城内飞奔而去。

    陈宏宇道:“咦,那不是牛二蛋吗?那怎么这么急啊,莫非出了什么大事了?”

    朱振华道:“走,去县衙大堂上去瞧瞧就知道了。”

    陈宏宇随即大喝一声:“给老子备马,老子和朱师长要进城去!”

    *******************************************************************************

    当朱振华和陈宏宇骑着骏马奔到通化县城的县衙大堂上的时候,刘秉和正背着双手,在大堂上来回踱着步子,钱二壮、董教敏和新任命的参谋长李松亭分坐在两侧,牛二蛋则站在一旁,擦着脸上的汗水。

    朱振华问道:“总司令,出什么事了?”

    刘秉和一见朱振华来,赶忙迎上去道:“振华大兄弟,你来的正好,来的正好,老毛子昨天突然出兵占领了通化和磨盘山之间的要道,而且据二蛋兄弟的特务队打探,老毛子兵分两路,一路就有近万人,向通化城直扑过来了。”

    朱振华听了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显然,俄军的这次行动不仅投入了大量的兵力,而且还是计划周密。先切断自卫联军退往磨盘山的道路,而后两路合围,一举歼灭自卫联军。

    “振华大兄弟,这该咋整啊?”朱振华还在暗暗吃惊的时候,方寸已乱的刘秉和问道。

    朱振华想了想道:“总司令,为今之计,首先必须将所有的弟兄都集合起来,兵力不能分散。”

    “成,听你的,俺现在就下军令,让分散在宽甸、凤城等地的兄弟全部来通化集合。”

    朱振华突然灵机一动,道:“但也不可会不调到通化,一旦老毛子发现我们有大规模的调动,那他们必定会加快进军速度,那对我军是极为不利的。”

    “那振华大兄弟的意思该如何调兵为好呢?”

    朱振华道:“宽甸和凤城一带必须留下一些兄弟,作为疑兵,以稳住老毛子。”

    “那振华大兄弟觉得调那些兄弟在宽甸和凤城以为疑兵,托住老毛子为好呢?”

    朱振华笑道:“总司令,在下有个一箭双雕的计谋。”

    “哦,一箭双雕?那双雕,说来听听。”

    朱振华不疾不徐的道:“如今咱们自卫军中有一千多归顺的花膀子队,这些花膀子队时真归顺还是家归顺,还不得而知。所以我想,不如将他们都调往宽甸凤城,这样一来可以让他们做疑兵,二来也可以测测,他们是真归顺还是假归顺。”

    陈宏宇和董教敏的人马都被这些花膀子队祸害得不浅,可是又刘秉和在花膀子队的背后给撑腰,他们一直没有办法。他们听了朱振华的话,相视一笑。

    钱二壮暗想:“这姓朱的计谋果然歹毒,这分明是要让花膀子队去送死啊!”但是他是投靠了日本人,而不是俄国人,花膀子队的存亡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所以他也就三缄其口了。

    刘秉和听了朱振华的话,问身旁的钱二壮道:“二壮兄弟,你觉得咋样啊?”

    钱二壮淡淡的一笑,躬身道:“全凭总司令裁夺!”

    朱振华从刘秉和问钱二壮的意思的这个举动中看得出,刘秉和已经不信任他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