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给“钻天鼠”交代完了事情以后,回到卧房,看见房中的灯火已经熄灭,他想虎妞已经走了,翠和也睡下了。于是他轻轻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进去,将门关上。此时屋内一片漆黑,朱振华摸摸索索的摸到床边,当他正要上床休息的时候,忽然一个火折子将一盏油灯点亮了。

    朱振华循着亮光看去,他呆住了。但见两个女子脱得浑身**,一丝不挂,站在他的面前。

    “你。。。。。。你们要做什么!”朱振华被面前活色生香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这两个女子正是刘翠和与虎妞。此时她们与他近在咫尺,一览无余:稀薄的淡雾间,嫣红浑身雪练价白,肌肤柔腻如脂,她们晕满颊婉温柔润的立在床边,一个护乳,一个捂着羞处,都娇弱不能自胜地低垂着头。

    此次出兵海龙,朱振华时时刻刻精神高度紧张,现在突然两个活生生的美人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看着他们雪白的脖项,白馒头样的双峰,大腿间微绒绒的隐处。。。。。。

    此时朱振华只觉得觉得浑身躁热,浑身麻酥热痒难耐,**冲腾间那话儿腾地勃然而起,他想反正面前的这两个美人儿都是自己的妻子,现在是清朝末年,又没什么一夫一妻的法律约束,再说了,如今这宽甸,又算有这法律,谁又能制得了他?

    想到这里,看着两个尤物,他三下五去二把自己也撕剥得赤条条的,一把将他们两个揽入怀中,口里叫道:“乖乖儿宝贝儿。。。。。。上来。。。。。。”他卟地一口吹熄了灯。而此时刘翠和、虎妞也觉得耳热心跳情动欲发,灯一熄也就没了不好意思,两个尤物怯怯的偎紧在朱振华怀中。三人不说话,六只手胡摸乱抚,牛喘娇吁快极呻吟嘈杂肴乱。朱振华与刘翠和虎妞二人鏖战搏拼穷极折腾,几番**之后龙马精神泄尽,在暖烘烘的屋里甜美的睡了一觉。当朱振华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侧身看时,虎妞犹自合眸稳睡,胸前带一个红兜肚,白亮如玉的身上粉滢滢的雪胸如酥,双峰温腻似脂,殷红的乳豆上还隐留着昨夜咂吮的痕迹,忍不住又上去各自温存一阵。虎妞虽然受过刘翠和指点,但这终究是她初经人事,哪能随心所欲,当朱振华那炽热的双唇触碰到她身子的时候,她忍不住绷直了玉体,呻吟起来,直到尽兴,刘翠和与虎妞先起来,忙忙穿衣洗漱了,服侍朱振华着衣。

    朱振华穿戴整齐后,对虎妞道:“妹子,你是想留在这里还是愿意回黑石岭去?”

    会不经历了昨夜的一夜温柔,她当然是不想走的,可是一听朱振华这话,心中暗道:“咋了,他为啥要赶俺走啊?”可是这话,她自然是不好说的,只是抵着头,也不说话。

    女人最是了解女人的心思,刘翠和见了虎妞的样儿,笑道:“哥,你干啥一早上就要撵妹子走啊?”

    朱振华寻了条凳子坐下,看了眼虎妞,又看了眼刘翠和,对刘翠和道:“妹子,我不瞒你,实话跟你说,你哥可能要对我不利了。”

    刘翠和一愣,虎着脸道:“哥,你说啥呢?”

    朱振华道:“昨天晚上,我去了了‘五鼠’的营房。。。。。。”于是他将“钻天鼠”和他说的一切都告诉了刘翠和,刘翠和一听这话,顿时犹如雷劈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下。

    朱振华站起身来,走近刘翠和,轻轻的抚摸了一把刘翠和的脸庞。刘翠和浑身打了个冷战,如梦初醒般的道:“俺要去找俺给,俺要问问,他这到底是啥意思!”说罢,气呼呼的便要出门。

    朱振华一把拉住她,道:“妹子,别去。”

    “为啥?”

    “去了就会撕破脸,撕破了脸有些话,又些事就不好办了,要是你哥是无意间这么做的,或者是有小人挑唆,那俺们可就着了道了,我想我们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看看这事还会怎么发展下去,看看到底是谁在中间挑拨。”等安抚住了刘翠和的情绪后,他又对虎妞道:“妹子,我本想将黑石岭和卧龙山的兄弟编成一个团,按我的意思你来做团长和政委。可是翠和他哥却要你手下的翻山鹞,和我军过去的‘花舌子’钱二壮做政委,所以我让你现在回黑石岭去,你一定要稳住那里的兄弟,不能出什么变故才好。”

    虎妞一听朱振华的话,便知道这是有人要谋夺他们黑石岭的兵权。她冷笑一声道:“哥,你放心,别说是一个钱二壮,就算是——”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刘翠和,本想说“就算是刘秉和去了,说话也不好使“,但是话到嘴边,改口道:“就算是你朱大哥去了,没俺说话,你的话也不好使!俺今天就回去。”

    朱振华道:“不仅你回去,我让‘五鼠”也跟着你回去。”

    “成。”

    朱振华又对刘翠和道:“妹子,这次你一定要听哥的,万万不可去问你哥这样安排的用意,咱们这次在海龙和老毛子干了一仗,老毛子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现在和你哥撕破了脸,老毛子再来进攻,那。。。。。。那我们自卫联军就完了!”

    刘秉和无论怎么做的不好,可是终究是她的兄长,亲兄长。自己相濡以沫的亲哥哥和自己托付终身的男人如果真的有了矛盾,她夹在他们两人中间,该怎么办才好啊!

    *******************************************************************************

    就在自卫联军领导层出现裂痕的时候,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亚第二军军长別朱霍夫从奉天来到了旅顺,接替了阵亡的阿列克谢耶夫担任了关东省的总督。

    俄罗斯陆军大臣库罗巴特金给別朱霍夫下达的第一道训令就是命他全权指挥第一军和第二军,全力围剿盘踞在南满的土匪,并且以剿匪的名义,重新占领鸭绿江北岸的各重镇,修筑防御工事,随时准备应对南岸日军的进攻。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