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朱振华的卧室中,刘翠和给虎妞斟了一杯茶,然后也可自己倒了一杯,然后邀请虎妞一起上炕,窝在被子里,一边喝着茶,一边唠着嗑。

    起初虎妞还不好意思上炕,刘翠和笑道:“妹子,你这是咋了,平日里舞刀弄枪,威风八面,杀人都不带眨眼的,今日个连和俺上炕都不敢,那你日后咋和你朱大哥上炕啊?”

    虎妞一听这话,立时羞红了脸,红脸归红脸,但还是上了炕。

    “翠和姐,你是不是特恨俺?”

    刘翠和顿了顿,道:“起初的确是恨,恨得牙痒痒,可是现在不恨了,再说你朱大哥都答应娶你了,俺还恨你有啥用啊?”

    虎妞听了这话,低着头呷了口茶水,道:“翠和姐,俺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其实俺一开始也不咋的喜欢朱大哥,觉得他无非就是有点能耐,也没啥,这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这有能耐的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啊?”

    “对了,这称呼不错,”刘翠和凑近虎妞的耳旁,笑道:“你朱大哥在炕上那架势,还真像是只癞蛤蟆蹬腿。。。。。。”

    “哎呀,翠和姐,俺和你说正经的,你咋老没个正行呢?”刘翠和的话说得虎妞的脸颊红得好似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煞是可爱。

    “好,听你说正经的,听你说正经的。”

    虎妞接着道:“后来在黑石岭的时候,俺们兄弟拿枪抵着朱大哥,要他去俺们黑石岭做女婿,他也没答应,从那时候起,俺才对他有了那么点味儿。后来,他在野狼沟灭了老毛子,又给俺们送拐子送柴禾,听说俺被老毛子抓了,又冒险去海龙救俺,这次,哎,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就算俺不喜欢朱大哥,就冲着朱大哥对俺们黑石岭,对俺做的这些个事,俺也非嫁他不可,别说是做个小,就是做个小的小,俺也是愿意的。”

    刘翠和听了虎妞的话,轻轻的抚摸着虎妞的秀发道:“妹子,那俺们姐妹两个日后就好好侍候俺们的男人,让他回来有饭吃,有水喝,有人洗衣服,累了有人给他捶腿揉腰,冬天的时候还有人给他暖被窝,到了晚上,他要是想那个了——”刘翠和凑近虎妞额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虎妞娇嗔的打了一下刘翠和道:“姐,你干啥又说这个啊,这。。。。。。这老鼻子磕碜了。。。。。。”

    刘翠和带着笑意的看着虎妞道:“傻丫头,你给朱大哥做媳妇不和他那个,那算哪门子的媳妇啊?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别走了,等会儿你朱大哥回来了,姐教你,成吗?”

    “哎呀,姐快别说了。”虎妞娇羞的一下子缩到被子里,用被子盖着头道:“真是磕碜死人了!”

    *******************************************************************************

    朱振华和刘云生两个人坐在房顶上,一个手里端着个酒盅,面前时“四鼠”没有吃完的残菜烩在一个碗里面,两人一口酒一口菜。

    刘云生将酒盅中的酒一饮而尽,道:“师长,你得防着点啊,俺知道,老话里说‘疏不间亲’,总司令是你的大舅,俺是个外人,这些话本不该俺说,可是俺越想越不对,俺们这‘五鼠’特战队咋练出来的总司令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总司令,他想吃现成的,没问题,可是他要将俺们‘五鼠’打散了,这是啥意思啊?还有,总领来和俺们说要俺们去给他当营长的时候,他还提到了一个人。”

    “谁?”朱振华警觉的问道。

    “李松亭。”

    “他说什么了?”

    “总司令说,不仅俺们‘五鼠’要被调去当营长,就是松亭大兄弟也要被调走,说是要调任啥子参谋长,参谋长不就是过去的‘翻跺’的先生吗?松亭大兄弟打起仗来虽然不怕死,可是要他做‘翻跺’的先生,这不是牛唇不对马嘴吗!”

    朱振华现在确信,刘秉和准备要削他的权了,所谓调李松亭去做参谋长,很明显,这是明升暗降,一个参谋长的能量那能赶得上一个实打实的炮团团长呢?

    朱振华问道:“那你们愿意去当团长吗?”

    “他们俺不知道,反正俺不去,俺估摸‘穿山鼠’那瘪犊子玩意也不去。”

    朱振华微微颔首道:“明天,等他们醒了,你就说是我说的,你们一起都到黑石岭去训练去。”

    “去黑石岭训练?”

    “成,那就去黑石岭。”

    “不过你不能告诉别人,今天晚上我来过,就说我是临时让你们去的,没几天就回来。”

    “师长你的意思俺明白,你是要俺们出去避避,免得有人打俺们的心思,师长,你放心,明天一早,我就拉着兄弟们去,只说是你的命令,也不告诉他们为什么,这样成吗?”

    朱振华想了想,如果将这个可以直接代替我下达军令的权利给了他,只怕日后后患无穷,于是道:“算了,还是我当面个兄弟们说清楚吧。好了,不聊了,天也不早了,咱们也早点休息,明天还有明天的事。”

    “钻天鼠”当然不知道朱振华的心思,只是道:“成,明天俺让他们等着师长来下达军令。”

    “对了,还有一个人,你们也要悄悄的带他走。”

    “钻天鼠”坏坏的一笑:“师长是不是说的孙成章孙和尚?”

    “嘿嘿,就是他。”朱振华也坏坏的一笑,道:“你们带他走的时候不要告诉任何人,就像绑票一样的给绑走。”

    “为啥要悄悄的绑走呢?”“钻天鼠有时候对朱振华的安排很不理解。

    朱振华道:“如果你们去向总司令新任命的炮团团长要人,他们一定会想,干啥你们‘五鼠’点着要这人啊,等他们弄明白了孙成章是个神炮手的时候,就肯定不会放人了,知道不?”

    “钻天鼠“拍着胸脯道:“师长放心,这绑票不是俺们胡子的老营生了,俺们走的当天,俺保管让这孙和尚从宽甸生不知鬼不觉的就消失了。”

    “记住,别伤着他。”朱振华拍了拍“钻天鼠”的肩膀:“兄弟,那就全交给你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