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刘翠和在为自己兄弟的安排而匪夷所思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还会来啊?”朱振华刘翠和互望了一眼,朱振华问道:“谁啊?”

    “朱大哥,翠和姐,是俺,虎妞。”

    朱振华刘翠和一愣,朱振华问道:“这么晚了,她来做什么?”

    刘翠和诡异的一笑,低声道:“莫不是来和你圆房的?”

    “别胡说。”朱振华问门外的虎妞道:“妹子,时候不早了,你有什么事啊?”

    “俺睡不着,想和翠和姐唠唠嗑。”

    “和俺说话?”刘翠和一愣,他看了一眼朱振华,低声道:“她要和俺说什么?”

    “要不你和他说说,顺便我也去‘五鼠’那里看看,从海龙回来,我还没去看那五只老鼠呢,再不去看,他们该有意见了。”

    “成,那你去吧。”

    朱振华将房门打开,见虎妞一身女儿装,瀑布般的黑发直垂到腰间,一双手交叉着放在腹前,羞答答的低着头。

    朱振华看着面前的虎妞,仿佛有些不认识了,但是这确实是黑石岭的二当家,他微微顿了顿,道:“妹妹,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正好你就和你翠和姐两个人在房里唠唠嗑吧。”

    夜色昏暗,月亮在天上,却不知躲在那里,因为这位嫦娥姐姐有时会溜到地球的那一边去逛,害得通化城以及通化城四周的山峦黑越越,大野阴沉沉。

    “五鼠”的营房是朱振华专门给他们安排的,朱振华不仅给他们安排了营房,还让刘翠和亲自下厨给他们烧了菜,买了酒,让他们吃好喝好。但是朱振华就一个要求,喝了酒,只要粘了酒,就不许出营房的院子——原因很简单,就是怕他们喝多酒出去闹事。

    当朱振华刚刚推开“五鼠”营房的大门时,突然一柄雪亮的匕首架到他的脖子上。

    朱振华赶紧将双手举起来:“兄弟,别激动,是我。”

    “嗨!俺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师长。”说话的是“钻天鼠”,他将匕首收起来以后,道:“师长,这晚了,你来干啥?”

    “怎么?不欢迎我啊?”

    “欢迎欢迎,咋能不欢迎呢。”

    “你怎么在这里啊?”

    “那四个王八犊子都再喝酒,可是俺想,俺们五个人不能都喝,都他娘的喝高了,要是半夜里,像师长您这样摸进来,那俺们不就全成死老鼠了。”

    “那他们喝酒,你就不馋?”

    “馋,咋不馋呢?老鼻子馋了,可是俺跟他们说了,这次喝酒他们四个喝,下次就让赵卫东这瘪犊子站岗,老子进去喝酒。”“钻天鼠”刘云生所说的赵卫东就是“彻地鼠”。

    朱振华满意的拍了拍刘云生的肩膀,没有说话,便往营房里面走了去。

    “师长,你等等,我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事?”

    “就在俺们兄弟们在喝酒的时候,总司令来过了。”

    朱振华一听这话,一惊,但脸上却不露异色,问道:“总司令来做什么啊?是不是说你们这次在海龙突围战中表现不错,给你们送酒来了?”

    “确实是送酒来了,还给俺们送了好多野味儿,还跟俺们说了话。”

    “说了话?”朱振华淡然一笑:“那一定是夸你们了吧。”

    “钻天鼠”凑近朱振华,轻声道:“总司令问俺们,愿不愿意去第一团和第二团里面当营长,给他训练兄弟们,让兄弟们都和俺们一样,打起仗来的时候个个都身手不凡。”

    “那你们咋回答的?”朱振华虽然还是在笑,可是笑得已经不自然了。

    “‘穿山鼠’这熊玩意老子虽然一向看不惯,可是这***一听这话,不知是喝高了,还是咋的,破口就骂,他说:‘总司令,你要俺们去当营长,你这不是挖你妹夫的墙角吗?你妹夫带着兄弟们在外面出生入死,你在别后挖他的墙角,你这是人干的事吗!俺们的手段都是师长传授的,要俺们去当营长也容易,只要师长一句话,俺们去死都成!’”

    朱振华一听这话心中难免激动,他没想到这“穿山鼠”这么的拥护自己,但还是虎着脸道:“这个‘穿山鼠’啊,咋就不知道尊重人呢?走,你跟老子一起进去,老子要好好的说说这个王八犊子,太他娘的目无尊长了!”

    当朱振华进到营房中时,看见的是满桌的残羹剩饭和东倒西歪的酒坛子,那“四鼠”的睡样就别说了,“彻地鼠”趴在桌子上,手里还扶着个酒坛子,“翻江鼠”是身子在地上,脚在炕上,“锦毛鼠”抱着个枕头流着哈喇子,“穿山鼠”抱着“翻江鼠”的脚丫子舔了又舔,喃喃呓语道:“这猪蹄子咋。。。。。。咋这咸呢?”

    朱振华和“钻天鼠”看了,相视一笑。朱振华道:“来,将他们都弄上炕去,这要让外人看见了,那牙还不笑掉了!”

    于是朱振华和“钻天鼠”将“四鼠”一一或扶或抱,一一送上了炕。

    朱振华问“钻天鼠”道:“你困吗?”

    “困也不能睡啊?”“钻天鼠”想了想道:“今天这事俺咋想咋不对啊,总司令要将俺们这样分开是啥意思?难道真想‘穿山鼠’那瘪犊子说的,是要挖你的墙角?”

    朱振华抿了抿嘴唇,想了想道:“云生,来,咱们出去唠唠嗑,怎么样?”

    “成,走,出去唠唠,俺也正想和师长你唠唠。”

    于是二人走到营房门口,朱振华正想就地坐下,刘云生道:“师长,别在这里坐。”

    “为什么?”

    “这里坐着,要是真有人来,那俺们两个不成活靶子了。”说着,刘云生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子,道:“师长,俺这里还有一小瓶子的二锅头,走,俺们两个一起去房顶上吃,要是有人摸进来,那肯定是俺们先瞧见他。”

    “好,听你的,就去房顶上喝酒。”今天晚上朱振华对刘云生的表现相当满意,就算在没有危险的环境中,一个特种兵也应该时刻保持着随时准备战斗的心理准备和姿态。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