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龙城外的激战依旧还在继续,自卫联军占据着地理优势,而俄军凭借着人多势众,武器精良,一时打成了僵持之势。

    朱振华心中明白,俄军之所以现在攻不过来,不是因为俄军的战力不够,而是因为他们一开始小瞧了朱振华和“五鼠”,又遭刘翠和虎妞突袭,一时乱了阵脚,一旦让俄军调整了部署,将火炮都调了过来,那他们是绝对敌不过的。

    朱振华对刘翠和道:“妹子,你领着弟兄们先撤,让‘五鼠’和孙和尚留下来。”

    刘翠和端着“水连珠”一面朝着冲上来的俄军射击,一面道:“不,俺要和你在一起!”

    这都啥时候,还弄这些儿女情长?朱振华一下子火了,破口骂道:“妈的个x的,滚不滚,不滚老子休了你!”

    刘翠和一听这话,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朱振华,连射击也忘记了。

    朱振华看见刘翠和以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一时间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重了,但现在却不是迁就的时候:“看。。。。。。看什么看,还不给老子快滚!”

    就在朱振华说这话的时候,俄国人的机枪开始疯狂的扫射着。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紧接着无数的手榴弹腾空而起,亏得俄国人是仰攻,又许多的手榴弹并没有落到自卫联军的阵地上,不然,那可就真够朱振华他们喝一壶的了。

    突然,朱振华身边的一个兄弟被俄军的一颗子弹击穿了头部,子弹带着鲜血和脑浆继续朝前飞去,擦着朱振华的耳朵飞了过去。

    朱振华看着阵亡的兄弟,眼睛都红了,他冲着刘翠和吼道:“快滚!快滚!”

    刘翠和含着泪水,大叫一声:“扯呼!”

    正当兄弟们开始撤退的时候,虎妞窜到朱振华身旁:“哥,俺留下来陪着你。”

    “你也给老子滚!”

    虎妞的脸皮比刘翠和要厚多了,她只当没听见,继续开枪射击。

    “滚不滚!不滚你她娘的休想要老子娶你做小老婆!”

    虎妞一听这话,二话没说,立刻领着自己的步枪溜下了阵地。

    刘翠和走时给朱振华他们留下了一些武器,朱振华和五鼠还有孙成章利用山势岩石作为掩护,边打边撤,时而看准了机会,孙成章就“我佛慈悲”一下,在狭窄崎岖的山道上,俄军腾挪闪避不开,只要孙成章一个“我佛慈悲”,俄军就会躺下一篇片尸体。

    当刘翠和他们撤走了以后,朱振华和“穿山鼠”孙成章走一路,其他的“四鼠”分散,开始撤退,他们撤退的终点是黑石岭——这个地方离黑石岭比离磨盘山要近得多。

    只要撤进了深山,又没有大部队的拖累,那就等于进了朱振华和他的特战队的天堂。虫鸣鸟叫是他们的联络暗号,神出鬼没是他们的活动方式,如果匕首在月光下闪着寒光,那说明他们出手了,他们出手的结果是必定有俄军又要躺下了。

    追进山的俄军虽然很多,但是天色也越来越暗,当有几个俄国兵在莫名其妙的被割喉、刺胸、吊死、扭断脖子以后,一千多俄国兵便不敢再前进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对手在那里,也不知道在前面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当然不可能是娇滴滴的中国女人和香醇的美酒。

    俄军终于开始撤退了。

    *******************************************************************************

    当朱振华领着孙成章和“五鼠”来到黑石岭时,黑石岭的聚义厅上已经搭起了祭奠海乐子和老长青的灵台。

    虎妞披麻戴孝,跪在灵位的前面,隐隐抽泣着。

    朱振华领着“五鼠”孙成章走到灵前,一个黑石岭的兄弟给他们每人点上三炷香,然后他们一起跪在,恭恭敬敬的给灵位磕了三个头。

    然后虎妞还礼。朱振华安慰道:“虎妞妹妹,大当家的英雄一世,此番和老毛子作战,不幸亡故,在下深表哀痛。。。。。。”

    “那你答应俺爹的话还作数不?”突然,小丫头一脸倔强的昂着头问朱振华道。

    朱振华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么个问题,顿时让朱振华觉得尴尬不已,他道:“虎妞妹妹,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啊。”

    “不,现在正是说这话的时候,俺要你当着俺爹的灵位说,你答应俺爹的话还作数不?”

    在一旁的刘翠和不明所以,问一个跟着虎妞从海龙回来的弟兄道:“俺们的师长答应你们大当家的啥事了?”

    那兄弟长叹一声:“哎——俺们大当家的将二当家的给了振华大兄弟做小,还将大当家的位置也传给了振华大兄弟,俺们大当家的真是用心良苦啊!”

    刘翠和听了这话,那还了得,这不是明摆着要和自己抢男人吗?正要发作时,忽然只见虎妞的手中多了一柄左轮手枪,那手枪抵着她自己的太阳穴上道:“朱大哥,俺虎妞不是个不知羞耻的人,俺就算死了也不打紧,只是俺这山上还有这许多的弟兄,如果没有朱大哥,恐怕老毛子来攻山的时候,他们是敌不过的。”

    朱振华道:“虎妞妹妹,那你们就加入我们自卫联军不就成了吗,何必这样呢?”

    “不成!”虎妞断然道:“就算要俺们加入你们自卫联军,那也须得俺做你的老婆,不然兄弟们心里不放心,不放心你能将俺们这些兄弟当自家人看待,你的那些兄弟能将俺们当做自家人看待。”

    刘翠和听了这话,心中忽然觉得舒服了许多。在东北所有的胡子之间的联盟合伙都是依托干兄弟,干爹干妈之间的关系来维系,看来这虎妞要嫁给朱振华也不过是为了建立一种联盟合伙的关系而已。

    这时,戴着孝翻山鹞出来道:“振华大兄弟,过去俺是顶顶不服你的,但是这次俺服了,如果没你,俺们这些兄弟就都回不来了,既然俺们大当家的说了让你做大当家的,那你就是俺们的大当家,只是如果你要我们黑石岭和你们自卫联军合伙,除非你和俺们二当家的成亲,否则兄弟们就是都被老毛子撂倒也不和你们合伙!”翻山鹞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决绝,不容商议。

    “这。。。。。。这。。。。。。”朱振华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目光转向了刘翠和,似乎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