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巴诺夫一声令下,一个俄军的齐装满员的步兵团,整整三千多俄军从不同的方向朝着朱振华等人逃走的城墙断口处围了过去。

    既然朱振华和他的特战分队已经正式的出现在了对手面前,那就没有必要再躲躲藏藏了。立时,朱振华和“五鼠”边打边退,慢慢的,渐渐的,他们六个人在又击毙了七八十个俄国兵以后,被后面围上来的俄军围在了一个小土山上。

    这个小土山并不高,但是却怪石崚峋,沟壑纵横,极利于隐蔽躲藏,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朱振华和“五鼠”才被俄军从不同的方向赶到了这里。

    正当朱振华和他的“东北之鼠”特战分队感觉到他们最后的日子到来的时候,朱振华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他问身边的“五鼠”道:“你们知道这山叫什么山吗?”

    “五鼠”没有想到他们的师长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么个问题。“彻地鼠”的子弹已经所剩无几,他从“穿山鼠”那里要来了一颗子弹,摁进了枪膛以后,反问道:“师长,你问这个干啥?”

    朱振华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过去在学校学的《狼牙山五壮士》这篇课文,他想在,今天要是挂x在这里了,日后他的子孙后代的语文课本上会不会有篇课文的名字叫做《抗俄六壮士》?想到这里,他不禁淡然一笑,道:“你别问我要干什么,你只告诉我,这山叫什么山?”

    “五鼠”都茫然的摇了摇头:“这俺们那里知道啊。”

    “哎,不知道算了,说不准就因为咱们都再这里挂x了,今后这山就有名字了。”朱振华一面说着,一面抬起手中的“水连珠”瞄准了一个俄国兵的脑袋。

    “翻江鼠”凑过来道:“师长,开枪啊?”

    朱振华死死的瞄准着,道:“慌什么?老子要一枪两个!”话音刚落,朱振华扣动扳机,“吧叩——”两个站在同一条线上的俄国兵被一颗子弹打爆了脑袋,软瘫到了地上。

    此时此刻,朱振华和“五鼠”的弹药已经不多了,他们稀疏的单发射击根本构不成火网,但正面冲击的一个俄军营的士兵竟被这种稀疏的火力死死地钉在地上和岩石后,谁要是露头,脑门准吃一颗子弹。俄军指挥官很恼火,因为刚接火不到半小时,敌军方面已阵亡五六十人了,而这伙中国人的位置极为刁钻,他们藏在射击死角里,见人才开枪,弹无虚发。

    “彻地鼠”道:“师长,俺一家都让老毛子给祸害了,俺就是回去,过年过节,也没人给俺包饺子下酒,俺在这里拖住老毛子,你领着兄弟们扯呼!”

    “放你娘的狗臭屁!”“彻地鼠”的话音刚落,“翻江鼠”一面射击一面破口大骂:“日你姥姥的,今天要死今日老子和你一起死了,反正过年过节也没人给俺包饺子,都是这些瘪犊子的玩意祸害的,老子今天在这里和他们死磕了!”

    “李文秀,你他娘的不就是个翻江鼠吗?听你这口气咋他娘的和俺们师长一个味儿呢?”“钻天鼠”勃然大怒:“告诉你,俺们这‘五鼠’得听那只‘御猫’的,还轮不着你在这里吆五喝六!”

    “翻江鼠”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火气一下子直冲脑门,毫不客气地回骂道:“知道你钻天鼠是俺们五鼠的老大,没人跟***你争权,你不就是个钻天鼠吗?这口气咋和御猫一个味呢?”

    “快看,老毛子在扯呼?”“锦毛鼠”突然叫道。

    众人应声看去,果然看见俄军微微的后退了一些。朱振华一愣:“不会吧,老子刚刚双杀,还没过足瘾呢,他们就撤了,如果老子这迹写要是成书,保管别人不信。”

    “对面山上的中国人听着,对面山上的中国人听着,”朱振华还在猜测俄军意图的时候,一个俄国人操着蹩脚的汉语道:“我是奉我们师长阁下的军令告诉你们,请你们停止射击,我们师长阁下要告诉你们。首先,我们师长阁下对各位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和高超的单兵作战素质表示由衷的钦佩。我们师长阁下承认,你们的作战行动使我军出现了严重的伤亡,就军事行动而言,你们的确取得了胜利。现在我们师长想告诉你们的是,作为军人,你们已经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已尽到了自己的职责,现在应该考虑放下武器体面地退出战斗了,你们的弹药不多了,你们中间或许还有人已经负伤,绝对没有力量突出重围,况且,这样抵抗下去毫无意义,中国人,虽然你们的政府军都是乌合之众,但是我们师长很敬佩你们,我们师长以军人的荣誉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停止抵抗,你们将得到公正、体面的待遇,你们的尊严不会受到任何侵犯……”

    “穿山鼠,你个王八犊子,愣着干啥,给他***一家伙,让他扒嘴巴给我闭起来!今天,我们兄弟六个就算是全部死在这里,我们也要死得像个中国人,宁可死无葬身之地也决不投降!”

    “穿山鼠”也急了,“五鼠”中只有他敢冲着朱振华龇牙,他冲着朱振华叫道:“你喊你妈的个x呀!老子就这一颗柴禾了,不打两个,老子不亏死了!”

    “轰!”“穿山鼠”的话音刚落,忽然看见方才喊话的地方火光一闪,几个俄国兵被气流卷到半口之中,然后重重的摔倒下上。

    “这绝对是那孙和尚的手笔,不是他们都冲出去了吗?怎么他还没走!”朱振华现在最爱惜的就是这个孙和尚,有他在,一门迫击炮比他娘的十门还厉害,要打哪里打哪里。

    “师长,你别急,俺看见他们都走了!”“钻天鼠”忙道。

    “那。。。。。。那这哪里来的炮啊?”

    朱振华话音刚落,突然他的身后响起了机枪声。

    “哒哒哒。。。。。。”“哒哒哒。。。。。。”

    朱振华看去,只见操了他们后路的俄国兵成片成片的倒下,只听两个娇柔的声音喊道:“俺男人,俺救你来了!”

    “哥,虎妞妹子救你来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