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这伙俄军,约莫五个人,举着火把,很快便找到了哭声的来源。他们站在地窖口上,用俄语问道:“什么人?立刻出来,不然我们就开枪了!”这伙俄军如果现在往地窖里面摔个手榴弹,那这地窖里的每一个人都活不了了,可是他们没有这样,因为他们的目的是不杀人,而是为了今天晚上的寻欢作乐。

    朱振华一听见俄国兵说话的声音,急忙将油灯吹灭。这时只听上面的俄国兵叽里咕噜卷着舌头淫笑着。通过俄国兵的这些举动,他料定这伙俄国兵还不知道他们再下面。而此时这两个小姑娘已经被吓得不敢哭泣,只是相互依偎在一起,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不一会儿,地窖被俄国兵打开了。一个俄国兵举着火把往地窖里面一照,果然有****小姑娘在里面。当下,五个色急的俄国鬼子,毫不犹豫的鱼贯着进了地窖。可是当他们一如地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他们进入了地狱之门。

    就在他们落地的那一刻,五只巨手从黑暗之中,从他们的背后伸向了他们的嘴巴,死死的捂住,让他们叫也叫不出来。在他们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五柄匕首一齐从他们的脖子上划过。五个俄国兵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有埋伏,他们圆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神,鲜血从创口汩汩流出,挣扎了几下后,当五只捂嘴的巨手松开的时候,五个俄国兵犹如烂泥一般,瘫倒在了地上。

    朱振华道:“这里不能再留了,必须走,马上走。”

    孙成章急了,对那两个小姑娘道:“两位女施主,你们瞧见了吧,再不走,会有更多的老毛子兵来的,道那时你们就。。。。。。”他本想说你们就要被糟蹋了,但一想一个出家人,虽然还俗了,那也是出家人,说糟蹋二字,似乎不妥,于是改口:“你们就是想走也走不脱了!”

    两个小姑娘互看了一眼,一起点头:“俺们跟你们走。”

    当下,“五鼠”在五个俄国兵的身上搜索了一阵,将干粮水壶枪支弹药,全部取下,然后众人全部离开了出了地窖。

    孙成章在搀扶着两个小姑娘离开地窖的时候,他还特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们的视线,他不想让他们看见她们母亲的遗体。

    朱振华看在眼里,心中暗道:“要是不打仗,这孙和尚一定是个好和尚,就凭他这操炮的悟性,将来说不准还能成为一代高僧。”

    朱振华和“翻江鼠”走在前面开路加引路,其他“四鼠”将孙成章等四人围在中间,一起往虎妞她们藏身的地窖方向猫着腰跑了过去。

    一路上,虽然也遇到了俄军的巡逻队,但是这些巡逻队对于朱振华和“翻江鼠”来说那都是浮云,如果巡逻队人少,他们二人就提着匕首,利用黑夜的掩护,不声不响的将他们做掉,如果人多,他们会停下来,通知后面的人,然后一起猫进某一片瓦砾堆中,等巡逻队过去之后他们才会重新前进。

    走了约莫一个时辰,他们终于来到了虎妞等人藏身的地窖之中。虎妞一见了朱振华,一下子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哭得是那么的伤心,那么的委屈。

    朱振华道:“虎妞妹妹,别哭了,咱们不是都活着吗?”

    这时,只听一个微弱的声音呻吟道:“是振华大兄弟来吗?”

    朱振华寻声看去,声音来自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因为光线微弱,朱振华也没看清楚是谁,但听声音他辨别的出,是海乐子。

    朱振华走过去,蹲在海乐子身旁,道:“大当家的,我来了。”

    “来了好,来了好,你要是再不来,俺就见不到你了。”

    “大当家的,别这么说,我一定想法子将大当家的救出去,将兄弟们也都救出去。”

    “俺是出不去了,振华大兄弟,俺有个事想托付给你,你能答应俺吗?”

    “大当家的,您说,什么事?”

    “你先答应俺,一定要把这事办成了。”

    “大当家的,你说,我朱振华尽力而为。”

    “不。。。。。。不是尽力而为,是一定要办成,你一定能办得成的。”

    “大当家的,那您说,是什么事。”

    “你答应俺俺再说。”

    “行,我答应大当家的。”

    海乐子看着虎妞,向虎妞微微的招了招手。虎妞抹着眼泪儿到了海乐子的身旁,海乐子一手拉着虎妞的手,一手拉着朱振华的手,道:“振华大兄弟,俺就这么一个闺女,俺要是走了,俺这闺女在这乱世,怕是长不成人啊,你答应俺,俺不为难你,不要你娶俺闺女做太太,你就让俺这闺女给你做个小吧。。。。。。”

    虎妞一听这话,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朱振华听了,忙道:“大当家的,这事恐怕。。。。。。”

    “不,没有恐怕,你要是瞧得起俺海乐子,你就答应俺,俺也不让你白娶俺闺女做小,俺那黑石岭的家当,和这些兄弟就只当是俺给俺闺女的嫁妆,虽然寒颤了些,但是振华大兄弟你也别嫌弃。今后。。。。。。今后。。。。。。”海乐子憋着最后一口气:“今后你就是俺们黑石岭的大当家的了。。。。。。”

    说完这句话,海乐子痛苦的一瞪眼,赫然长逝。

    虎妞一见父亲亡故,一下子扑到海乐子的身上,撕心裂肺的哭道:“爹。。。。。。爹。。。。。。你不能扔下女儿走啊,你走了女儿咋办啊,咋办啊!俺的爹啊!”

    “钻天鼠”过来道:“二当家的,别哭,哭会将老毛子招来的。”

    翻山鹞领着几个还能动的兄弟,一起齐刷刷的给朱振华跪下道:“小弟拜见大当家的!”

    朱振华道:“兄弟们都起来,都起来。”他转头对“钻天鼠”道:“让她哭吧,咱们今天晚上就突围,我不会在这里等着老毛子来的。”

    当下,朱振华让“五鼠”在前面开路,他和虎妞、翻山鹞领着孙成章和黑石岭、卧龙山的兄弟一一钻出了地窖,准备突围。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