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炮弹脱膛而出,划出尖啸的声音,直奔俄军堆积军火的帐篷而去。

    “轰!”“轰!”“轰!”。。。。。。一连串的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俄军的囤积的所有武器以及看守这些武器的士兵变成了一片粉红色的雾,当硝烟散去时,俄军的武器和那些守军都无影无踪了。

    俄军指挥官被炸死,所有的武器也化作了灰烬,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再是训练精良的军队此时恐怕也会乱了阵脚。好在俄军有位命叫诺巴诺夫的师长刚才不在司令部中,逃过了一劫。此时这位师长是所有俄军的最高指挥官,当下传令,围城各阵地的士兵要严守阵地,不可让城中一个叛军逃走。

    显然,这位师长此时此刻还以为袭击他们司令部和武器装备的敌军是从城内溜出来的。

    而就在俄军发生混乱的那一瞬间,朱振华领着这支小队伍已经顺利从城墙的坍塌处摸进了海龙城。

    当朱振华一行人摸进了海龙城以后傻眼了,此时的海龙城中一片狼藉,别说是人,就是小猫小狗也看不见一只,到哪里去寻找海乐子和老长青的人马呢?

    “钻天鼠”问朱振华道:“师长,这城咋像说书先生嘴巴里的丰都鬼城呢?一个人影都没有,俺们这去哪里找他们去啊?”

    朱振华想了想,没有回答“钻天鼠“的话,而是问众人道:“你们知道这里哪里有地窖吗?”

    “找地窖干啥玩意?”

    “咱们得先找个地方落脚,今天晚上老毛子的确是吃了点亏,可是他们的主力没有受到任何损失,要是天亮了,他们进城了,那咱们科不好办,所以今天晚上无论找不找得到海乐子老长青,我们都必须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这好说,在俺们关东家家户户都有地窖,那是专门囤粮食用的,找个地窖还不容易。”

    当下,“钻天鼠”在前面带路,看见有一栋虽然民房被炸得坍塌了半边,但比起其他的要好的多,于是“钻天鼠”首先摸了过去,用手在瓦砾堆里刨了半晌,先是刨出了半截黑黢黢的尸体,腰部以下,不知了去向,上半截的衣衫也被炮火烧光,但从上半截尸身的特征看得出,这是一具女尸,显然是在俄军炮火袭击的时候,躲避不及所致。“钻天鼠”又刨了一会儿,一个地窖入口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于是他低声叫道:“师长,这儿有个地窖的入口。”

    朱振华二话没说,领着兄弟们都进了地窖。

    地窖很黑,朱振华等一行人摸索着下去。地窖很大,因为他们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常常被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撞了一下。突然,“彻地鼠”叫道:“是谁!”

    “彻地鼠”这么一叫,所有的人都提高的警觉,将匕首紧紧的握在手中。

    。。。。。。

    没人说话,不一会儿,“钻天鼠”点燃了火折子,影影绰绰的看见靠着墙的方向有两个黑影。当“彻地鼠”摸索着将一盏油灯点亮的时候,朱振华这才看清楚,这个地窖确实很大,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现在他们谁也不会去看是堆的什么,因为在两堆东西的中间正偎依着两个瑟瑟发抖的人。

    朱振华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

    没有回答。

    “钻天鼠”道:“师长,刚才俺找地窖入口的时候刨了半截女尸,俺估摸着这两人肯定是这家的主人,就是那半截女尸也是的,只是他们两人跑进了地窖,那个运气不好,被火炮给撂倒了。”

    朱振华点了点头,因为地窖中十分的黑暗,也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上前一步,道:“我们是自卫联军,是专门打老毛子的,请问你们是什么人?”

    。。。。。。

    依旧没有回答。

    “穿山鼠”凑近朱振华的耳朵道:“俺看他们是被吓傻了。”

    朱振华想,现在越是问他们这问他们那,他们越是害怕,于是他干脆就不问,而是转头对“五鼠”和孙成章二人道:“你们在这里休息,我出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海乐子和老长青他们。”

    “钻天鼠”道:“师长,海龙城老鼻子大乐,你一个人咋找啊?俺看这样,让孙和尚和帮他扛炮的兄弟在这里呆着,俺们六个人分散去了,无论找不找得着,天亮前来这里汇合?咋样?”

    朱振华想了想,道:“行,那咱们走吧。”

    商议定了以后朱振华喝“五鼠”鱼贯着出了地窖,到了地面以后,分散着去寻找海乐子和老长青去了。

    *******************************************************************************

    俄军是一支现代化极高的部队,就算他们的军长和参谋长都被打死了,可是在师长诺巴诺夫依旧没有撤退的迹象,他一面向吉林发电报汇报着阿列克谢耶夫和罗斯托夫被冷炮打死,军火被毁掉的情况,一面往旅顺发电报,请求派遣更多的部队和调派更多的军火来,还一面继续组织天亮以后对海龙城的清剿。

    诺巴诺夫的身材在俄罗斯人中不算高大,但是他的家族世世代代都是俄罗斯帝国的军人,所以他也是个职业军人。

    就在包围海龙的第二天,他曾经提醒过阿列克谢耶夫,要他的司令部不要太靠后,以免被从后面摸上来的敌人所偷袭,可是阿列克谢耶夫根本就不予理睬。他曾经心中暗暗的咒骂阿列克谢耶夫,一个只在军舰上干过几天水兵的下流坯子怎么有资格来指挥陆军!当然,他只会是在心里暗暗的咒骂而已。

    从晚上的偷袭中他看出来,城中的叛军依旧具有战斗力,并且时刻准备着与他们打巷战,虽然阿列克谢耶夫被打死,多少挫伤了部队的士气,但是他相信,这一点也不影响明天战斗的胜利,因为他心中正暗暗的高兴,第一军的另一位师长鲍尔沙克不知去向,而军长和参谋长都死于非命,那整个第二军的最高指挥官就只剩下他了,如果他能在明天的战斗中一举消灭海龙城中的叛军,那敢对上帝起誓,那第一军的下一任军长就应该是他了。

    想到这里诺巴诺夫提起精神,准备向着海龙,向着第一军军长的宝座,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