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龙城外的俄军司令部内,阿列克谢耶夫正和他的参谋长罗斯托夫商议着明天发动对还龙城的最后一次进攻。

    阿列克谢耶夫问罗斯托夫道:“参谋长先生,明天能够全部肃清城中的叛军吗?”

    罗斯托夫道:“我尊敬的总督阁下,我军以两万之众将一个小小的海龙围得水泄不通,然后以四十余门大口径火炮对城中不间断的轰击了整整三天,卑职想来此时的海龙城中除了耗子,恐怕已经没有活物了,我军明天天亮进城,说起来是肃清残敌,其实卑职以为我军明天的主要任务是搜寻那个将维什尼克亚杀害的罪魁祸首的尸体,所以卑职以为,明天肃清城中的残敌,完全不在话下。”

    阿列克谢耶夫走到一幅地图前,将地图扫视了一遍后道:“我亲爱的参谋长先生,或许你还不知道,因为日本和英国已经签署了秘密条约,又和德国联合干预,我国在满洲的外交形势极为不利,为了争取时间,沙皇陛下不得不和清政府谈判向他们归还满洲的事宜,如今外交大臣穆拉维约夫爵士正在和清国谈判,当然,这一切谈判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我国正在从国内调集更多的部队,或许陛下会将太平洋舰队调到旅顺来协助我们一起守卫满洲,所以,我们必须在谈判达成协议以前彻底的清楚在龙岗山盘踞的叛军,不然,他们将像讨厌的虱子一样,时时刻刻威胁着我们的南满铁路,如果那样的话,一旦日军和我军开战,这些小矮子一定会联合这些叛军,那我军可就腹背受敌了。”

    罗斯托夫听了阿列克谢耶夫的话,大吃一惊,道:“总督阁下,要是因为日本、英国和德国的干预,我国不得不从满洲撤军,那我们还去消灭这些叛军做什么呢?不如将他们留给清国政府来对付算了。”

    “不,”阿列克谢耶夫对着罗斯托夫摇了摇手指道:“不,我军是不会从满洲撤军的,就算因为外部的压力不得不和清国达成了撤军的协议,我军也不会从满洲撤军。因为中东铁路的管理权还在我们的手中,穆拉维约夫爵士曾经对我说过,就算最后万不得已,他答应将满洲交还给清国,允许清国派遣军队进入东北,可是他会以保护铁路为名,将我们伟大的军队留在满洲,只是我军今后的称呼将由帝**队便成护路队而已,仅此而已。只要中东路铁路在我们的手中,只要我们伟大帝国的军队还在满洲,那满洲迟早还是我们的‘黄俄罗斯’,日本人休想染指。”

    罗斯托夫听了阿列克谢耶夫的话,顿时感到责任重大,于是道:“总督先生,请你放心,明天天一亮,卑职将亲自率领军队进城去肃清城中的叛。。。。。。”

    罗斯托夫的“军”字尚未出口,猛然的听见“咻——”的一声尖啸,并且这尖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对于久在军中任职的他当然知道这声“咻”代表着什么,顿时他的脸色惨白:这,这分明是炮弹弹丸划破空气发出的声音,罗斯托夫嘴巴一颤,大叫一声:“不好,卧倒!”

    然而已经晚了。。。。。。

    “轰!”的一声巨响,他和阿列克谢耶夫变成两摊没有生气的死肉,再也没有一丝生命的特征。

    *******************************************************************************

    在“咚”的一声响后,一发迫击炮的炮弹,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发出金属与空气摩擦所特有的尖啸声,径直在俄军指挥部帐篷的上方“轰”的一声,爆炸了。顿时间俄军司令部四周硝烟弥漫,弹片横飞。。。。。。

    爆炸所产生的气流和高温迅速将帐篷点着,俄军的指挥部瞬间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映红了漆黑的夜空。

    俄军乱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们的身后竟然会有一发迫击炮突然开火,一时间,在周匝的俄军官军不是去搜寻折法炮弹是从哪里打过来的,而是都哇哇乱叫着纷纷前去救火,企图将司令部中的军官,特别是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亚第一军军长,兼关东省总督阿列克谢耶夫总督救出来。

    “哈哈!”朱振华一看这孙成章果然出手不凡,一炮就点暴了俄军的司令部,他死劲的拍着孙成章的胳臂道:“***,好样的,真有你的!一炮就送那些王八蛋上天了!”

    孙成章自幼出家,在寺院里吃的是罗卜白菜,因为营养不良,所以身材弱小,他拿里禁得住朱振华的拍打,连连叫道:“师长,轻点,轻点,贫僧要被你拍得散了架了。”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

    “钻天鼠”道:“师长,该扯呼了!”

    朱振华给孙成章揉了揉遭拍得地方,道:“撤!去炸老毛子的军火!”朱振华话音刚落,孙成章的助手,是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小伙子,他抱起还有些微微发烫的迫击炮和一箱子的炮弹便走。

    当下朱振华领着众人迅速的猫着腰撤离,在“彻地鼠”带领下,向俄军搬运军火的地方运动过去。

    此时俄军搬运军火的阵地上除了稀松的几个站岗的士兵,早已没有人搬运了,军火堆得跟那小山似的,就那样放在那里。

    朱振华问孙成章道:“孙和尚,给他来一炮,怎么样啊?”

    孙成章看了看,问道:“师长,你能将俺往前送送吗?”

    “为什么?”

    孙成章又冲着俄军阵地看了一阵,嘟囔了一句:“没错!”然后对朱振华道:“师长,你瞧——”朱振华顺着孙成章手指的方向看去:“师长,俺瞧那里应该是老毛子的囤放这些家伙什的地方,这放在外面的东西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入库的家伙什而已,依贫僧之见,他们用这些东西杀害俺们无数的同胞,贫僧要不就不开炮,要开炮就将他们的家伙什连锅端了。”

    “行,”朱振华毫不犹豫的回答:“你要前进多少?”

    孙成章看着前面,估算了一下,断然道:“前进三十丈,足矣!”

    “好,就三十丈!”朱振华低声喊道:“‘彻地鼠’、‘锦毛鼠’,在前开路,遇到俄军不许用枪解决!”

    “彻地鼠”和“锦毛鼠”得了军令,立刻将“水连珠”背在背上,从腰间拔出匕首,匍匐前进,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钻天鼠’左翼护卫;‘翻江鼠’右翼护卫,同样,遇到俄军不许用枪。”

    钻天、翻江二鼠也立刻匍匐前进,左右散开。

    “‘穿山鼠’,你和老子一起保护孙成章的安全,将他往前送一百米!”当下,朱振华在前,“穿山鼠”在后,护卫者孙成章和他的助手抱着迫击炮匍匐往前。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