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老长青派兄弟下山打探消息,得知不知是什么原因,海龙城里的老毛子兵突然都撤走了,留下来驻守海龙的只有一百多个花膀子队。自从上次他跟着朱振华喝刘翠和占领过一次海龙后,这胡子便对攻占县城上了瘾。这次当他以听说海龙只有一百多个花膀子队时,立时去说动了黑石岭的还乐子,两家一起出兵,二占海龙。

    这个原本给朱振华下得套,却让老长青和海乐子“瞎猫碰到死耗子”,给踩了进去。

    朱振华连抢劫了他榴弹炮的杜立三都愿意出手相助,更何况是曾经帮助过他,并且和他并肩作战过的老长青海乐子呢?可是,此时此刻,他向刘秉和提出去海龙营救海乐子老长青,刘秉和能答应吗?恐怕不会,现在刘秉和的一双眼睛就盯着俄军因为和日军达成协议所弃守的县城上面,再说这海龙明显是老毛子下的套,刘秉和能答应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

    刘翠和看出朱振华的心思,问道:“哥,要不俺去和二哥说说,俺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黑石岭和老长青被老毛子给灭了。”

    朱振华看着刘翠和苦笑一回:“说说吧,如果你二哥不愿意去,我就一个人领着‘五鼠’他们去,无论如何要将海乐子和老长青给救出来。”

    刘翠和听了朱振华的话,多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儿,却又说不出来是为啥。

    果不其然,刘秉和以海乐子和老长青攻打海龙没有支会于他,是想独占好处和如今通化空虚,正是攻占通化,以报上次失城之仇为由,拒不出兵。其实于情于理,刘秉和的理由都是说的过去的,既然这早在朱振华的预料之中,他也不勉强。

    当天晚上,朱振华没有告诉刘翠和,悄悄的牵了六匹骏马,各带上武器,然后出了宽甸城,径直往西,投海龙方向去了。

    天亮的时候,朱振华等一行六人到了一处名叫杨屯的小镇子。这个镇子地处在一个三叉路口上,所以十分的繁华。朱振华和“五鼠”一行六人进镇子,寻了一间名叫兴顺号的客栈,准备休息一天,黄昏的时候再赶路。

    救兵如救火,朱振华本想连夜赶路,可是“翻江鼠”和“穿山鼠”说肚子不舒服,朱振华没有办法只好停下来休息。

    兴顺号是全镇数一数二的大铺子,并且经营了五十年,所以它的房舍相当气派。临街是双开大铺面,铺门之外,有四尺宽的檐阶;铺子内,货架占了半边,连楼板上都是悬满了蜡烛火炮;一张l字柜台,有三尺高,二尺宽;后面货架下与柜台上摆着大大小小几口瓦坛,全盛着镇上最负盛名的各种烧酒,红纸签贴上标着绵阳大曲、资阳陈色、白沙烧刀子、辽阳闷倒驴。柜台内有一张高脚长方木凳,与铺面外一张矮脚立背木椅,都是兴顺号的传家之宝,同时也是掌柜的宝座。

    朱振华等人进了兴顺号,要了两间房间,然后点了些酒菜,胡乱吃了以后便都去睡了。睡到半夜,朱振华污染觉得有人在弄房门,他轻轻的踢了踢同床的“锦毛鼠”和“彻地鼠”,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床上没人了。

    “不好!难道‘五鼠’反水了!”朱振华轻手轻脚的起身下床,将匕首握在手中,然后慢慢的摸到门后。

    当房门被轻轻推开的时候,朱振华你出手,一手握住进来人的嘴巴,一手握着匕首抵在那人的脖子上,厉声——当然,也是很小的声音——问道:“你是什么人?”朱振华问着,一股熟悉的香味儿飘进了他的鼻腔。

    “干啥,给老娘松开!”这进来的人虽然嘴巴被捂住,但还是口齿不清的怒喝道。

    “妹子!你怎么来了?”这进来的人正是他的妻子刘翠和。

    朱振华松开手后,这才发现刘翠和的身后还跟着“五鼠”,刘翠和骂道:“瘪犊子玩意啊,能耐了,敢背着老娘拉着弟兄们去给你干私活,你胆子不小啊!”

    朱振华道:“妹子,我不是背着你去干私活,如果我告诉你,我要去救海乐子和老长青,你能同意吗?”

    “你没问俺咋就知道俺不同意呢?”

    “你这不就追来了吗?”朱振华说道这里,恍然大悟,为什么“翻江鼠”和“穿山鼠”闹肚子了,他们这是在给时间让刘翠和追上来。想到这里,他不禁瞪了一眼“五鼠”,“五鼠”都地下头去不看他。

    刘翠和走进房来,一屁股坐到床上,在床铺上摸了摸,道:“你咋知道俺追来就是要你回去的?俺就不能跟你一起去吗?”

    “不行!”朱振华断然道:“我这次去一共就六个人,而老毛子有一两万人,说句实话,这次我是一点把握没有。再说,我和‘五鼠’都是经过特种作战训练的,我们去了,如果实在救不出他们,我们还能撤出来,带着你,说句实话,那是个累赘,所以你不能去。”

    刘翠和道:“俺又没说俺一个人跟着你去。”

    “你还带人来了?”

    刘翠和冲着朱振华挤了挤眼睛,做了个鬼脸道:“俺将半个炮团都带来了。”

    朱振华一听这话,大喜过望:“真的?”

    “俺还骗你不成?”

    “那人呢?”

    “半个炮团,好几百兄弟咧,俺总不能将他们都拉进镇子来吧,俺让他们在镇子外面猫着呢。”

    “半个炮团,也就几百人,面对上万的老毛子,恐怕——”朱振华长叹一声:“哎,算了,你还是让他们回去吧,你把他们拉来,第一我没有把握能救出海乐子和老长青,如果再将这些兄弟都搭进去就不划算了;第二,你这么干,你二哥那还不气死啊,算了,你还是领着兄弟们回去吧。”

    “不!”刘翠和倔强的回答道。

    “为啥?”

    “哼,你的那点小心思你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说是去救海乐子老长青,你是不是还惦记着你那虎妞妹妹啊?不成,既然要去,俺一定要跟着你一起去,要是你救出了海乐子,他感激你的救命之恩,硬是要将他闺女嫁给你,你一是管不住你那根软硬棒子,那老娘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不成,俺一定要跟你一起去!”刘翠和说这话的时候,“五鼠”在那里低声偷笑。

    朱振华没有办法,无奈的:“好了,好了,要去救去吧,你呀,看来我真是个妻管严的命,拿你是一点招也没有!”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