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秉和一见刘翠和举出了刘永和的灵位,顿时醉意全消,他黑着脸,看着刘翠和道:“老妹,你这是啥意思啊?”

    刘翠和道:“二哥,大哥尸骨未寒,老毛子又在海龙给俺们下套,你部操练人马,想着怎么对付老毛子,却在这里和这帮瘪犊子玩意胡吃海喝,你。。。。。。你这让大哥在九泉之下寒心啊!”

    “老妹,你这说的啥话啊?俺们攻占了宽甸和凤城,也算是报了去年老毛子攻占俺们通化的一箭之仇,大哥尸骨未寒,可是咱们如今就这么点人马,再怎么操练,那想给大哥报仇,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你说老毛子在海龙算计俺们,你这又是听谁胡咧咧呢?”刘秉和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刘翠和身后的朱振华,言语之中显然是暗指朱振华胡咧咧。

    刘翠和道:“二哥,这可不是胡咧咧,振华派几个兄弟去旅顺抓了个老毛子军官,是那军官亲口招供的。”

    “那老毛子是准备咋给俺们下套啊?”

    刘翠和道:“老毛子准备攻打和振华结拜的杜立三,引诱俺们去救援,然后将俺们全部围在海龙,一举歼灭。”

    刘秉和虽然喝多了酒,可是听了刘翠和的这话,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来。虽然杜立三是和朱振华结拜的兄弟,其实与他没什么关系,可是如今既然朱振华是他们自卫联军的师长,相当于二当家的,那么这事就和他们有关联了。虽说朱振华只是自卫联军的二当家,可是就冲着他和刘翠和的夫妻关系,他们也不能眼看着杜立三玩完了,不然那关东山的胡子就会觉得他们自卫联军不仗义,没血性,今后他们也很难在龙岗山里面立脚了。当下,刘秉和喝道:“都散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看来和老毛子有一场大仗要打了。”

    董教敏、钱二壮等众人正要散曲。朱振华上前一步道:“众位兄弟,请你们回去将自己兄弟都召集起来,全部开出城去,咱们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离开这宽甸了。”

    董教敏和朱振华那已经是共经历过生死的人,他自然不会有话说,可是那钱二壮就不一样了,他一听朱振华的话,眼睛一瞪,阴阳怪气的道:“好啊,这大当家的都没发话呢,这有些人就凭着在炕上的那点本事,就在这里发号司令,耀武扬威了。”

    刘翠和那里能听得这话,“啪”!手起一鞭子,抽到钱二壮的脸上:“熊玩意,少在这里夹枪带棒,老娘眼里可揉不得沙子!”

    钱二壮捂着半边火辣辣的脸,嘴上虽然没有说话,心中却恨恨的道:“好,你等着,老子迟早要找回这一鞭子。”

    刘秉和道:“都他娘的少说两句,听真话大兄弟的,回去将自己的弟兄都召集起来,全部开出城外,随时准备和老毛子过过招!”

    众人散去后,刘秉和问朱振华道:“妹夫,老毛子算计俺们,你准备咋整啊?”

    朱振华道:“我想他们爱算计让他们算计去好了,我已经派人去了杜立三那里,如果老毛子还没动手,就让他领着人马撤到磨盘山来,如果老毛子动手了,就想办法接他一个人出来。如今咱们应该乘着鸭绿江沿岸没有老毛子的军马,可以攻占通化,然后建立一个以通化为中心,依托磨盘山的抗俄的根据地,然后利用老毛子和鸭绿江对岸小日本的矛盾,发展壮大自己。”

    刘秉和道:“俺看这个想法不错。”

    朱振华想了想道:“不过,还请总司令约束好弟兄们,我进城的时候看见宽甸城的所有商铺店面好像都被抢了,总司令,这样不行啊,如果咱们没有老百姓的支持,咱们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占领宽甸的,可是咱们一进了城,就跟那花膀子队一样,那老百姓怎么看咱们?今后咱们再攻城,谁还给咱们帮忙啊?”

    刘秉和知道不是朱振华,就是刘翠和,肯定要和自己唠叨这事,他听了朱振华的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不说这个,俺知道了,俺不是让兄弟们都出城去了吗?”

    “可是,兄弟们抢掠的这些商铺咱们得赔,得给店主们赔礼道歉。”

    “啥?”刘秉和不耐烦的道:“振华大兄弟,你见过那家胡子抢了东西要赔的?”

    “咱们是自卫联军,不是胡子!”

    “屁!啥自卫联军?说白了俺们就是胡子,可是俺们这胡子打老毛子,这老百姓还不该出点银子慰劳慰劳兄弟们?”

    朱振华听了这话,顿时心凉如水。接着又听刘秉和道:“俺知道,你在凤城缴获了不少的好东西,那还不是抢吗、只不过你抢的是花膀子队而已,都是抢,为啥你抢就成,俺抢就不成?你要清楚,这忠义军还是俺说了算!”

    一时间,大堂里朱振华和刘秉和的声音都高了起来。刘翠和她明知朱振华的话有道理,一边是沁哥哥,一边是丈夫,让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当二人还在争论的时候,刘翠和叫道:“都他娘的少说两句,振华,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哥,俺看你今天也喝了不少酒,也去睡吧,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

    朱振华知道,不能再和刘秉和争论下去,他听了刘翠和的话,向刘秉和拱了拱手道:“总司令,多有得罪,我先去睡去了。”说罢,朱振华转身出了大堂,径直离去了。

    刘翠和一见朱振华走了,她对刘秉和道:“哥,你也去休息吧,俺们明天再合计怎么和老毛子对阵的事。”说罢,她也跟在朱振华的身后离开了县衙大堂。

    此时天色已然漆黑,晚风拂面,朱振华站在那里,接受着清风的吹拂,尽力的使自己的心态平静下来。这时刘翠和也跟了过来,道:“哥,别和俺哥怄气,他今天是灌尿灌得多了,睡一晚上,明天啥事都没有。”

    “哎——”朱振华长叹一声:“如果这样下去,长此以往,这怎么得了啊!”

    这时,忽然看见迎面走来了五个黑影,朱振华本能往刘翠和面前一挡,警觉的问道:“谁?”

    “师长,是我们。”

    当那五个黑影再走近的时候,朱振华看清楚原来是“五鼠”。他见了“五鼠”首先是一惊:怎么?难道没有救出杜立三吗?

    “钻天鼠”道:“师长,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怎么了?”朱振华精神紧张的问道。

    “俺们还没见到杜立三,刚到海龙郊外,便发现海龙被老毛子给围住了。”

    “什么?海龙被老毛子围住了?谁被围在城里了?”

    “锦毛鼠”道:“是黑石岭和卧龙山的人马。”

    “什么!”朱振华听了这个消息,好似晴天霹雳:“怎么,怎么他们被围在里面了?怎么会是他们?”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