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沙克听了通译的话,终于开口了。

    “他说什么?”朱振华问道。

    “他。。。。。。他问你是准备这样杀死他吗?”

    “不,他怎么死,我怎么能给他做决定。”朱振华看着鲍尔沙克道:“我再将个故事给他听,让他自己选择。在我们中国悠久的刑罚历史中,有一种刑罚叫做凌迟。按咱们老百姓的说法,凌迟就是千刀万剐,在我们在中国的历史上真正受过千刀万剐的好像只有一个人,名叫刘瑾,是个太监,因为谋反罪,被皇帝派人将他剐了三千六百刀才死。”说道这里,朱振华突然笑了:“不过,有意思的是,这刘瑾之所以被剐了三千六百刀才死,这完全是这个刽子手的技术好,因为皇帝下了圣旨,如果只剐了三千五百九十九刀就让刘瑾死了,皇帝是要追究这个刽子手的责任的。不过你放心,如果你选择这样的死法,我会告诉刽子手,最多只剐你五百刀,不会让你受那么多的罪的,怎么说,咱们都是文明人嘛,师长先生,你说是不是?另外,还有一种死法,叫做炮烙,就是将一块大铁烧的通红,然后将师长先生放在上面,看看师长先生从一个活蹦乱跳的活人,到一块被烧焦的肉干,需要多长时间,这或许也是师长先生为人类的科学技术的进步做的最后一次贡献。”说到这里,朱振华轻松的耸了耸肩:“师长先生,以上三种死法,你选一种吧,我以中国人民自卫联军师长的名义保证,一定达成师长先生的愿望。”

    通译是同步将朱振华的翻译给鲍尔沙克听的,鲍尔沙克听了朱振华的话,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双腿软得犹如面条一般,如果不是他被绑在柱子上,恐怕早就已经瘫倒在了地上。

    朱振华走到鲍尔沙克的面前,揪住他的衣领,问道:“选吧,三选一。”

    “你。。。。。。你是个魔鬼,上帝不会饶恕你的。。。。。。”

    “他说的什么?”朱振华问通译。

    “他。。。。。。他。。。。。。”通译不敢翻译。

    “他是不是在骂我?”

    通译不敢回答。朱振华笑了笑,对通译道:“你告诉他,如果他不想三选一,我还有一个额外的选项,我问什么,他回答什么,如果我只要听着像是在说假话,我就让人割他一刀——陈团长,匕首听候调用!”

    “遵命!”陈宏宇从腰间抽抽出一柄剔骨尖刀,握在手中,衣服跃跃欲试的样子。此时此刻他真是服了朱振华了,他审讯这个老毛子已经审讯了一晚上了,这个老毛子一句话没说,朱振华只是给他讲了几个故事,他的嘴边便有了松动的迹象。

    通译经朱振华的话一字不错的全部翻译给了鲍尔沙克,鲍尔沙克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抬起头来,看了朱振华一眼。

    “姓名?”

    “鲍尔沙克。”鲍尔沙克回答着,通译翻译着。

    “职务?”

    “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亚第一军第二师师长。”

    “你们的军队原本在鸭绿江集合,为什么又突然全部撤走?”

    鲍尔沙克不答。

    朱振华凑近陈宏宇道:“给他一刀,但不能致命。”

    “好咧!”陈宏宇握着匕首走近鲍尔沙克,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回头问朱振华道:“师长,从先割那里?”

    朱振华淡然一笑:“陈团长爱割那里就割那里,只是不要弄死了,我答应过他是五百刀,说话要守信用。”

    陈宏宇刚要动手,鲍尔沙克杀猪似的嚎叫道:“不,不,我说,我说。我军之所以从鸭绿江撤军,是因为日本国借助英国、德国的力量,逼迫我国和他们媾和,并且双方各退一步,都不能在鸭绿江沿岸驻扎部队。”

    “那你们的部队都撤退到哪里去了?”

    “第一军退到了旅顺,第二军退到了吉林。”

    “通化有驻军吗?”

    “没有。”

    朱振华听了鲍尔沙克的话,一脸失望的表情,对陈宏宇道:“开始剐吧。”

    陈宏宇提着尖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鲍尔沙克,走了过去。

    “不。。。。。。不。。。。。。我没有欺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鸭绿江沿岸的所有城镇都没有我军的部队——”眼看着陈宏宇的尖刀刀刃已经触碰到了自己胸口的肌肤,鲍尔沙克哀嚎道:“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我还有一个重要的秘密要告诉你,你。。。。。。你不能杀我。。。。。。”

    朱振华将手一扬,陈宏宇停止了动刀。

    “说吧,什么秘密?”

    鲍尔沙克一咬牙道:“我军准备进攻贵军的盟友杜立三,引诱贵军救援,海龙是贵军的必经之地,我军在海龙城四周埋伏下重兵,只要贵军一进城,我军将海龙四面包围,一举将贵军于城内。”

    朱振华听了鲍尔沙克嘴中的秘密,心中不禁一凛:“狗日,一旦他们真的用这招,那老子还真难免会中他们的招。”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进攻杜立三?”

    “大。。。。。。大概已经开始了。。。。。。”

    朱振华不再理会鲍尔沙克,他对陈宏宇道:“将他剐了。”

    那通译将朱振华的这句话翻译给鲍尔沙克的时候,鲍尔沙克哀求道:“将军,我已经将我军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不能杀我,你不能不守信用啊?”

    朱振华嘿嘿冷笑道:“守信用?我许诺过你什么?我答应过你告诉了我军你们的秘密我就不杀你吗?好像没有吧?再说,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你也下得去手,你这种祸害我们中国人的侵略者,我和你有什么信用可讲?老子今天就是要活剐了,你又能怎么样!陈团长,剐!”

    “好咧!”陈宏宇提着尖刀冷笑着走近鲍尔沙克:“老子先切了你那祸害人的玩意!”说罢,冲着鲍尔沙克的裆下,手起一刀,鲍尔沙克“啊——”的一声惨叫,通译吓得双腿打颤,往地上看去,但见一个血淋淋的长条物什掉在地上,那。。。。。。那分明就是这个老毛子的男根!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