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沉沉,四野里见不到一点光亮。当朱振华领着两个团的兄弟摸着黑往凤城进发的时候,当两个团的兄弟们都跑得汗流浃背的时候,突然,一阵冷风从人们的脚底卷起来,兄弟顿时们打了个寒战。一道长长宽宽的闪电划破整个夜空,使所有路上的人、枪械和火炮被照亮了一秒钟。接着不久,就是一声暴烈的雷声,它几乎要把整个宇宙震碎了似的爆响着。炸雷过后,紧接着是一阵车轮子滚过桥洞似的滚雷声。

    暴雨要来了。

    陈宏宇赶到朱振华身旁,道:“振华大兄弟,要下雨了,咋整?”

    朱振华目光坚定看着前面漆黑的一团,仿佛要将漆黑看穿一般,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咋整?不咋整,直取凤城。越是下雨越是好,城里的花膀子队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杀到,正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就在朱振华说话的时候,暴雨终于来了,那沉重的飚急的大雨点和了风漩,竟如拧在一起的一条条残酷的鞭子似的,从天空凶猛的抽打下来了。它抽打着山峦,抽打着谷底,抽打着河流,毫不留情的抽打在每一个自卫联军战士的头上脸上和周身。。。。。。

    正如朱振华所预料的那样,当他领着军马到达凤城的时候,城中的花膀子队正在用骡车牛车,一车一车的往城外运东西,显然,他们这是要跑啊!

    不犹豫,浑身湿漉漉的自卫联军战士,端着枪,操着炮,冲着早已成了惊弓之鸟的花膀子队一通狠揍。

    这些花膀子队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敌人竟然会冒雨向凤城杀来。因为宽甸距离凤城不远,所以当自卫联军攻打宽甸的时候,凤城的花膀子队当家的以为是日本人过江来攻城来了,他二话没说,立刻召集了手下的兄弟,将自己这些年来在各地抢掠搜刮的家私细软全部装车,足足装了二十辆骡车牛车,准备逃之夭夭。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

    此时的花膀子队除了投降已经无路可走,就算他们的爹娘给他们多生了两条腿,他们也不可能比柴禾跑得快。

    战斗很快结束了,朱振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走近那些骡车牛车,见车子上都是装得些木箱子,朱振华让一个兄弟用刺刀将木箱子打开。

    当木箱子被打开后,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箱子金光闪闪的金银珠宝。

    “俺的个娘啊!”陈宏宇借着战火的光亮看着一箱子烨烨生光的金银珠宝,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花了,他颤抖着伸手去抓了一把:“这。。。。。。这可都是真家伙啊!”

    朱振华长这么大,他这是第二次看见这么多的金银珠宝——第一次是他参加推翻非洲某国独裁政权时,攻进那国总统府的时候在一个地下金库里面看见过这些东西。当然这些骡车牛车上的东西当然没有那地下金库里面的多,但是就这些对于自卫联军苦巴巴的汉子来说,能看到这么多的好东西,那也是一辈子想也不敢想的事啊。

    “振华大。。。。。。大兄弟,这些东西你准备咋整啊?”显然陈宏宇已经动了心了。

    朱振华道:“现在什么也别说,这些东西谁也不许动,先给老子全部拉进城去,等今天晚上大家伙先好好美美的吃上一顿,晚上再睡上一觉,等明天天亮了,我再告诉你我准备将这些东西咋整。”

    陈宏宇一听这话,觉得有门,当下向朱振华行了一个军礼,道:“遵命!”然后又冲着还在傻眼的弟兄们大叫一声:“进城!”

    自卫联军打下了凤城以后,除了缴获了大量的花膀子队准备运走的金银珠宝外,还缴获了大量的粮食。朱振华看了堆积如山的粮食,大喜过望,于是下令,全军大会餐。

    自卫联军的战士于是开始埋锅造饭,饭菜上桌以后,个个都敞开了肚皮吃,只吃得肚皮圆鼓鼓的这才作罢。

    吃了饭以后,又支起大锅烧水,水烧开了以后,战士们便以班为单位,开始洗澡。

    可是将士们的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一时也晾不干。于是便将花膀子队的衣服都扒了下来,然后又从缴获的官银中取出一部分去向城中的老百姓高价购买衣服,不要好看整洁,只要干爽便成。这样,数百自卫联军将士才将在身上裹了一夜的湿衣换了下来,换上了五花八门的服色。

    陈宏宇顾不得休息,只换了身衣服,扒了几口白饭,就来凤城县的县衙大堂上找朱振华。此时朱振华正双脚翘在县衙大堂的文案上,屁股稳稳的坐在县衙的大堂的太师椅上。他一见陈宏宇来了便知道陈宏宇的目的,但还是笑问道:“陈大哥,你怎么不去休息啊?”

    陈宏宇一脸谄笑,双手互摸着问道:“振华大兄弟,那些个金疙瘩金串子你准备咋整啊?”

    “陈大哥想咋整啊?”朱振华现在心情较好,学着东北口音问道。

    “让大家伙分了呗。”

    “俺也是这么想的,但是陈大哥觉得咋分好啊?”朱振华依旧是一口东北口音。

    “俺想分成三份,振华大兄弟你一份,总司令一份,还有一份就让俺们这些兄弟分了呗。”陈宏宇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急不可耐的样子。

    朱振华听了陈宏宇的话摇了摇头。陈宏宇忙道:“那要不振华大兄弟你拿一大份,总司令也拿一大份,留一小份兄弟们分分就成。”

    朱振华笑道:“我是这样想的,我让兄弟们点了点,一共有二十车子的金银珠宝,这些东西都是凤城老百姓的民脂民膏,就算分咱们兄弟也不能全分了,我是这样想的,将这些东西分成两份,一份明天早上等天晴了,咱们分给凤城的老百姓,还有一份就让兄弟们分了,我不要这些东西,你们留点给总司令就行了,怎么样?”

    陈宏宇一听这话,立时觉得自己在朱振华面前矮了一头,他尴尬的笑了笑,道:“振华大兄弟,俺算是服了你了,这么多的好东西,俺看了酒眼馋,可是你却说你不要,看来你还真是个成大事的主啊。”

    朱振华笑道:“陈大哥,我朱振华也是个人,怎么会不喜欢这些好东西呢?可是这些东西对于我们这些行军打仗的人来说其实屁用没有,只有将这些东西都分给老百姓,分给下面的兄弟们,让老百姓拥护咱们,让兄弟愿意跟着咱们卖命,这才是大用处。陈大哥,你想想,如果老百姓不拥护咱们,兄弟们不愿意给咱们卖命,那你要这些东西能守得住吗?恐怕是有钱没命享受啊!”

    陈宏宇听了朱振华的话,哈哈一笑:“振华大兄弟,俺也累了,就不打扰你了,这些东西你爱咋分就咋分,反正俺有口饭吃有口酒喝就成了。”说罢,转身出了县衙大堂,回营房休息去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