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给“五鼠”配备的短枪是纳甘左轮手枪,然后还给他们每个人配备了一柄这些日子他亲自督促工匠赶制的特制匕首。

    一种有倒钩和放血槽的特制匕首。这种匕首只要捅进了人的身体,那这个人就必死无疑。如果被捅者不拔出匕首,那么这匕首上的放血槽就会不停的放血,只放到让对方身体中在没有一滴血液为止。如果被捅者要拔出匕首,那匕首上的倒钩就会拉断这人的内脏,结果还是一死。

    “彻地鼠”拿着匕首把玩了良久,笑道:“‘御猫’,这家伙什厉害,你说你是咋想出来的?”

    朱振华当然不可能告诉他这是二十一世纪的发明创造出来的杀人利器,他没有回答“彻地鼠”的问话,而是对他们“五鼠”道:“兄弟们,这是你们第一次行动,我希望你们能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飞天鼠”道:“放心,这又不是去和老毛子拼命,不过是抓两个舌头,费不了多大的个事,你就请好吧。”

    “行,经过这些日子的训练,我相信你们有这个能耐!”朱振华想了想,问道:“我告诉你们一句我过去所在部队的名言。”

    “啥名言?”

    “只有活着的英雄,没有死了的烈士!”朱振华面无表情的道:“我希望你们都能活着回来,回来当英雄。”

    *******************************************************************************

    次日清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刘秉和、朱振华、陈宏宇、董教敏领着自卫联军除了保卫局以外的所有人马浩浩荡荡的下了磨盘山,径直往宽甸、凤城方向去了。

    驻守在宽甸、凤城的花膀子队一听说磨盘山上的胡子要来攻城了,顿时吓得六神无主,乱了手脚。四门城门全部紧闭,既不允许出,也不允许入。这花膀子队在东北大地可以说事臭名昭著,他们欺负起老百姓来,和俄军比起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欺男霸女,那是他们的最爱做的活,只要有老百姓胆敢防抗,他们立刻就以遭遇忠义军为名,将他们的爹老子俄军请来,对敢于反抗的屯子村庄经行灭绝人性的屠戮。

    所以,当忠义军下山的消息传到附近老百姓的耳中时,老百姓们二话没说,不仅给刘秉和的人马带路,甚至还将家中偷偷摸摸藏的一点粮食也拿出,供应给刘秉和的军马食用。刘秉和第一次亲身经历到了说书先生们嘴中所说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场面。

    当自卫联军数十门火炮往宽甸的西门一摆,还没有开炮,城上的花膀子队见了,立时在城头上摇起了白旗。

    骑在一匹褐色战马上的刘秉和正要下令停止开炮时,朱振华道:“总司令,攻城!不要接受他们的投降?”

    “为啥?”刘秉和不理解的问道:“他们都投降了,还打个啥?大家唱着歌子进城就是了。”

    朱振华道:“总司令,咱们初次来这宽甸,要立威,怎么立威?杀人是最简单的立威方法,杀什么人?老百姓是向着咱们的,咱们不能杀老百姓,那就杀这些个披着中国人皮的汉奸,只要咱们这几份大炮一起响起来,我敢保证,那凤城就不用打了,里面的花膀子队一定早就脚底抹油,开溜了。而且也只有在这宽甸,咱们自卫联军好好的打上一仗,将这些个狗东西杀个片甲不留,这样老百姓才觉得解气,老百姓才会拥护咱们,他们一竖白旗,咱们就不打了,那老百姓还以为咱们和他们会成一伙的。”

    炮兵团的团长李松亭早就想让自己的人马在战场上露一手 了,他一听朱振华的话,忙道:“总司令,朱师长说得有理,打吧!”

    “成!那就给这些狗杂碎一些厉害瞧瞧!”

    李松亭得乐将令,一声令下,所有的炮手逐次喊道:

    “诸元装定!”

    “诸元装定!”

    “诸元装定!”

    。。。。。。

    李松亭将手中的一面小红旗临空往下一压,大叫一声:“开炮!”

    顿时间,三十余门各式俄军火炮冲着宽甸城头发出不同声响的吼叫。

    巨大的爆炸声在宽甸城头接连响起,硝烟乱卷,砖飞石走,瞬息之间,宽甸城的城墙便被火炮炸出了数十丈的大缺口。

    刘秉和胯下的战马何曾见过这般场面,立时显得有些不安的乱转起来,鼻子里喷着粗气,蹄子不停的刨着地面。这样的场面刘秉和倒是见过,但是往往都是俄军对他们群炮齐发。今天,他也终于有这样的机会,让他的对手吃吃这个苦头了。他脸上的肌肉猛一抽搐,挥起马鞭,大叫一声:“擂鼓!”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十余面牛皮大鼓同时震天价的咚咚响起。

    刘秉和的战马突然人立而起,长嘶一声,他拉定马缰,将手中的马鞭往前一指:“兄弟们!冲啊!”

    他身边的一千四百名自卫联军战士在陈宏宇和董教敏的率领之下,犹如潮水一般,黑压压的向宽甸冲锋了过去。

    此时驻守宽甸的花膀子队那还有人抵抗啊,自卫联军战士几乎就是兵不血刃的便冲进了宽甸,攻占了县城。

    进城了,刘秉和终于又一次领着军马进城了。这一次攻城战的战果几乎让他不敢相信,全军除了一个在冲锋是不慎摔倒被后面的兄弟踩伤的弟兄外,自卫联军无一人受伤。而驻守宽甸的八百花膀子队,除了被打死打伤的外,有五百三十多人成了俘虏。

    正当刘秉和准备在城中好好的庆贺一番的时候,朱振华道:“总司令,现在还不是庆贺的时候,我从俘虏的嘴巴里面得知,凤城还驻守着三百花膀子队,不要让他们有机会加固城防或者是跑了,要一鼓作气的消灭他们。”

    刘秉和四仰八叉的斜靠宽在甸县城县太爷大堂的县太爷的宝座上,一脸志得意满的样子道:“妹夫,不急不急嘛,这煮熟的鸭子还怕他跑了?”

    朱振华一听这话,真是肺都要气炸了,但是他压着火道:“总司令,你可万万不要小瞧了这伙花膀子队,现在他们是不敢惹咱们,可是一旦俄军知道宽甸被我军攻占,说不定明天后天就会有大股的俄军拉报复,到那个时候,这三百花膀子队可就成了我军最危险的敌人了。”

    刘秉和闭目沉思了片刻,道:“成,那你留一个团给俺镇守宽甸,那你就带着另一个团和炮团去攻打凤城吧。”

    朱振华本还想争一下,如今自卫军的兵力有限,怎么能够分散使用呢?但是他转念一想,他能给我一个团加上炮团去打凤城就已经不错了,算了,就这样吧。哎,难怪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那么多,可是真正成功的只有刘邦和朱元璋这两个人,这小农意识啊,真是他娘的害死人啊!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