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朱振华几乎在自卫联军全军中转了个遍,经过数十次严格的挑选,包括体能、枪法、攀岩、投弹、格斗、心理素质以及肠胃的适应消化能力等十几个方面的考核,他终于从一千五百人的军中选出了五个兄弟。这五个兄弟有自卫联军的老兵,也有刚刚招募的新兵,但都是清一色的东北大汉,都和老毛子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这五个人的名字分别叫做:刘云生、赵卫东、李文秀、周能奇和冯定国。

    朱振华将这五个兄弟召集到一个偏僻的山谷里面,对他们说:“兄弟们,你们知道我将你们叫到这里来做什么吗?”

    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赵卫东道:“师长,俺那知道你叫俺们来干啥?你有话就说,俺想你让俺们又是背着石头满山的撩杆子,又是打架,还将野果子放在俺们头上顶着用拐子射,还让俺们生吃那些看着就恶心的啥子蚂蚱、蚯蚓、钱串子,然后又要俺们徒手爬山,俺想总不是让俺们来享福吧。”

    朱振华笑道:“你***精明,我将你们挑选出来,是要对你们进行更加严格的训练,我要将你们每一个人都训练成能以一敌百,以一敌千,能够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特种作战精英。”

    刘云生眨巴眨巴那双小眼睛,道:“特种作战?还精英?师长,你咋这多新名词呢?啥叫特种作战,啥叫精英,你给俺们说说。”

    “啥叫特种作战?”朱振华想了想,他的解释不能太专业,不然他还得将那些专业名词一一解释,道:“说白了,假如今天晚上,我要你们去旅顺将老毛子最大的头头的脑袋给我剁下来,你们五个人能做到吗?”

    五个人一愣,李文秀的个子不大,但是在挑选的时候,就这个小个子一个人硬是放到了三个彪形大汉,而且极善于爬山,可以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他能够很轻松的在悬崖上游刃有余的攀来荡去,就像《碟中谍》中的汤姆哥一样,就是朱振华看来,心中也不禁大加赞叹。他道:“师长,就俺们五个人?”

    “最多还加上一个我。”

    “那俺敢去?”

    “为什么加上我你就敢去啊?”

    李文秀坏坏的一笑,道:“让俺们五个人去掏老毛子的老窝,说实话,俺觉得您这是在坑俺们,就五个人去,那还不死嘎嘎啊?但是您说您也去,那俺心里就有底了,怎么说你不会让自己死嘎嘎啊,就算你自个愿意死嘎嘎,那。。。。。。那政委也不能够答应,那个小媳妇愿意守寡啊?”

    李文秀这话一出,顿时应来五个人的哈哈大笑。朱振华也笑了:“就你***鬼心思多。”朱振华收起笑容,正色道:“好了,不说这些,我和大家伙说正经的,我今天将大家挑选出来,就是要将大家训练成五门五个人可以潜入旅顺城,杀死老毛子最高指挥官的精锐之师。我们不仅要能够潜入旅顺杀死老毛子指挥官,还要能够如果有一支老毛子大军进入咱们龙岗山,就凭你们五个人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杀死!什么叫以一当百?以一当千?这才是实际意义上的以一当百以一当千。”

    周能奇道:“师长,你这是在和俺们说笑话吧。。。。。。”

    朱振华突然喝道:“都给老子闭嘴!从现在开始,这里没有师长,没有兄弟,没有名字,你们每个人只有代号!你——”朱振华指着刘云生道:“你的代号,钻天鼠!“

    “你,代号彻地鼠!“

    “你,穿山鼠!“

    “翻江鼠!“

    “锦毛鼠!“

    “我,”朱振华对着自己一指:“御猫!今后我们六个人就是东北人民自卫联军东北之鼠特种作战小分队,我们在作战的时候,不能相互称呼名字,只能以代号相称,听明白了没有!”

    五个人虽然不明白朱振华这个做的目的,但是他们见朱振华脸色严肃,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谁也不敢再说说笑笑,一起立正站好,行了一个朱振华刚刚向全军颁布的军礼。

    在接下来的日子,朱振华将自己在雇佣军部队中训练的特种作战技能一一全部传授给他们,比如如何用眼睛和手指测量距离?如何制造简易的炸弹?如何在夜晚用星辰判断方向?在阴雨天的森林里如何判断方向?如何从枪声辨别对方所使用的枪械型号?等等等,然后又没日没夜的训练他们,比如负重一百二十公斤越野几十公里,格斗,各种枪械射击,游泳潜水,野外生存,急救,伪装等等等等,然后还有一项训练叫做还有死亡屋训练,在一个木制小屋内,将五鼠队员逐日逐个的绑起来,朱振华告诉这个被绑的队员一个“秘密”,然后让其他四员队员反拷问,如不给饭,不让睡觉,外加殴打辱骂。。。。。。如果这个被绑的队员在没有说出“秘密”的条件下,还有能力在晚上逃脱,朱振华第二天就放他一天的假,并且让刘翠和好酒好肉侍候,如果没有逃脱,那这些待遇不仅没有,第二天还得接着进行这非人的训练。

    一时间,搞得这“五鼠”叫苦不迭,穿山鼠趴在地上抱怨道:“御猫,你他娘的这哪是啥子训练啊?这简直就是要命啊!你到底想干啥,如果你想要俺们死就来个痛快的,别他娘的钝刀子割肉!”

    朱振华看着趴在地上,几乎虚脱的穿山鼠道:“你还能抱怨,看来你的身体素质挺好嘛,来,给这***背上吊快一百斤的大石头,让他围着咱们磨盘山转上三圈!”

    “俺不干了!”穿山鼠一听朱振华又要整自己,咆哮道。

    朱振华一把揪住穿山鼠的衣领,冷冷的道:“我告诉你,如果你想杀老毛子,想多杀老毛子,不想自己在今后的战斗中丢了小命,今天就——不,应该是从现在你就必须得好好的训练。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们起的代号都是老鼠吗?因为你们五个人今后就是老鼠,就是钻进老毛子心脏里面的老鼠,今后你们的任务不是在几千几万人的战场上和老毛子以命相搏,你们的任务是钻进老毛子的基地里面,干几千几万人都干不了的事,你以为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吗?如果你没有过人的体力,没有过人的枪法,没有过人的攀岩能力,没有过人的耐力,没有过人的各项技能,你能做的到吗?如果你做不到,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大哥小妹的仇谁来报!如果有一天,你不幸失手,被老毛子逮住了,老毛子对付你的手段,比兄弟们在小木屋里对付你的手段要凶残得多,你想活命就只有逃,如果你不能从兄弟们的手中逃脱,你觉得你能从老毛子的手中逃脱吗?你逃不了,那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死路一条,你死了,你的血海深仇谁给你报!你不要指望其他的兄弟为你报仇,你的仇——你——只——能——你——自——己——报!”最后几个字朱振华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说的铿锵有力,说的动人心魄!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