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时候,磨盘山山寨一带已经醒来。处处炊烟线绕,鸡声互应,枪声不断,炮声隆隆。山坳中凡是稍微平坦的地方,都有练兵的队伍,常有指挥进止的旗帜挥动和锣鼓之声。有时还传过来一阵阵齐声呼喊:“杀!杀!杀!”天色大亮以后,站在寨墙的高处,可以望见几乎方圆十里内外的山坳里,山洞旁都驻有部队。凡是背风向阳的山坡上和山坳里都点缀着成片的灰白色帐篷,各色旌旗在淡淡的晨光中飘扬。在磨盘山东边几里外的一座小山头上,密密的树林掩蔽着很多帐篷。很长的一条晓雾将那一大片树林拦腰束住,使树林边的溶溶白雾与军帐的颜色混在一起,而树林梢上飘扬着的几面红旗和鳞片似的朝霞相映。哪是红旗,哪是朝霞,使你有时候分不清楚。

    朱振华在橙红色和玫瑰色交相辉映的霞光中,带着一群保卫局的兄弟,骑马出寨,观看部队训练。鲜红的太阳从东边的小山头上慢慢地露出来一个弧形边儿,随后露出半圆,照得马辔头上的银饰和铜饰闪着亮光。朱振华出寨不远,刘翠和就带着几个亲兵骑马赶来。朱振华勒马等候,关切的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啊?”

    “你这当师长的都起身,俺这当政委的能不陪着?”刘翠和此时已然再不是未出阁的姑娘打扮,她将秀发高高盘起,两只耳朵上吊着耳坠,一身紧身的衣衫,使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漏无疑。她听了朱振华的话,心中感到高兴,但还是莞尔一笑,揶揄了朱振华一句。她的笑容在色彩斑斓的霞光中显得格外的娇媚。

    朱振华知道自己的妻子就是嘴巴上不饶人,道:“如今咱们有了这一千多人的队伍,不得不好好训练训练啊,如果上次在野狼沟的时候,咱们的兄弟会使用从俄军那里缴获来的迫击炮,咱们也不至于伤亡那么多的兄弟。”

    “如今俺们大小坐墩子大嗓有二三十门,你建了一个炮团,确实要好好训练训练,上次那样的亏咱们可不能再吃了。”说罢,刘翠和一抖马缰:“走,俺陪你一起去看看。”

    这二三十门各式火炮是上次收复磨盘山的时候缴获的,其实有山炮、榴弹炮和迫击炮。当朱振华和刘翠和来到炮团的训练地时,他们看见李松亭正领着兄弟们在训练组装架设。李松亭一见朱振华和刘翠和过来,忙过来像他们单腿跪下行礼,道:“属下炮团团长李松亭拜见师长政委!”

    朱振华将李松亭扶将起来道:“今后咱们自卫联军行礼就不要再来朝廷的那一套了,来,我教你一个行军礼的新法子。”于是,朱振华对着李松亭行了一个标准的现代军礼。

    李松亭看着朱振华的样子,也将右手五指并拢,学着朱振华的样子行了个礼。朱振华道:“对,就是这样,今后见了比你级别高的长官就说:报告首长,炮团团长李松亭正在训练,请你检阅!”

    刘翠和道:“哥,就你花样多,你这个军礼看着怪怪的。”

    “这军礼比朝廷的那一套简单的多,听着也显得平易近人,而且我敢保证,今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军礼都会这样。”

    “啥叫全世界?”

    朱振华听了刘翠和这话,差点晕了过去:“全世界就是。。。。。。就是全天下,这样好理解了吧。”

    接着朱振华又传授给这些炮兵士兵如何目测距离,以及火炮在日后和老毛子较量中的作用,兵叮嘱李松亭,要好好的训练炮团,如果今后炮团上了战场,还出现在野狼沟的那一幕,他就拿李松亭试问!”

    正在这时,但见一匹骏马从朱振华和刘翠和的来路上慢跑过来。

    当那骏马到了朱振华身边时,马背上的兄弟翻身下马,略显焦急的对朱振华道:“总司令叫你立刻回去。”

    刘翠和问道:“俺哥说了是啥事没有?”

    “俺们派往鸭绿江的弟兄回来了。”

    朱振华一听这话,知道肯定是情况出了变化,当下二话没说,跃上马背,在马臀上狠狠的抽了一鞭子,那马吃痛,往磨盘山山寨的聚义厅方向奔驰而去。

    刘翠和一见朱振华走了,也急忙翻身上马,叫道:“哥,你等等俺,俺和你一起去。”

    从鸭绿江回来的兄弟报告说,如今小日本子和老毛子都开始从鸭绿江的两岸撤兵了。

    这个消息对于磨盘山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俄军和日军在鸭绿江两岸长期对峙,那东北内地的俄军就势必空虚,这样就方便自卫联军可以大肆的活动,但是一旦日俄两军不对峙了,那自卫联军就要小心了,俄军腾出手来,那就随时随地的都可以再次来围剿他们。也就是说,只要俄军和日军不再在鸭绿江两岸对峙,那自卫联军就要做好反围剿的准备了。

    在聚义厅上,刘秉和问朱振华道:“振华大兄弟,你说说,如果老毛子再来打俺们,俺们该咋整?”

    朱振华道:“打仗这事就好像行医治病,得对症下药,如今老毛子还没有行动,我也不好胡乱猜测。但是咱们可以首先做好准备。如今咱们的军马也训练了一些时日了,我想可不可以让兄弟们下一次山,主要是搞粮食。老毛子如果真的来围剿我们,我们现在枪炮弹药有的是,粮食我们现在虽然也有一些,但是如果仗打的时间打得长了,那咱们现在的粮食就不知道够不够了,所以我想领着兄弟们下一次山,一来可以检验一下兄弟们训练的成果,二来主要还是搞粮食。”

    刘秉和道:“振华大兄弟的话有道理。可是兄弟们下山去哪里搞粮食呢?老毛子现在还没有对咱们动手,如果我们贸然起招惹他们,恐怕还不是时候。”

    朱振华道:“这个我想过了,这些兄弟训练得怎么样,咱们心里都没底,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先去打老毛子。我们不能打老毛子,但是可以打老毛子的狗。”

    刘翠和问道:“你是说打花膀子队?”

    “对,就是他们,这些花膀子队,老百姓恨他们胜过恨老毛子,就是这龙岗山的胡子也恨他们,但是他们的战斗力除了能欺负欺负老百姓以外,我看别的也没什么能耐,所以我想就先拿他们祭刀,总司令,你觉得怎么样?”

    “成,那依振华大兄弟的,就先拿花膀子队祭刀!”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