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秉和领着兄弟们先朱振华一天回到磨盘山。朱振华心想,刘秉和见自己没有将两门榴弹炮运回山来,一定要询问自己原因,再则,他也很想刘翠和,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互相相对方奉献了第一次。

    可是奇怪的是,他回到山寨却没有看见刘翠和,迎接他的是刘秉和的一张冷冰冰的臭脸。

    刘秉和先向自己卧室的四周三丈以外的地方放了警戒哨,然后将朱振华独自唤进房间来,冷冷的打量了一番朱振华,看得朱振华浑身发毛,寒毛直竖。

    “你准备咋办?”忽然,刘秉和问了一句让朱振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

    “咋办?”朱振华试探的问道:“总司令是问。。。。。。”

    “别他娘的喊什么总司令,你现在只能喊我大当家的。”

    “哦,是是,大当家的,大当家的是问我送给杜立三的那两门榴弹炮吗?”

    “谁他娘的问你这个,你***色胆包天啊,俺是问你***将俺妹子睡了,难道就这样算了!你***敢学陈世美那瘪犊子,看老子不阉了你!”

    朱振华听刘秉和这么一说,忙道:“大当家的,这事我想好了,大不了我娶了翠和妹子做婆娘呗。”

    “啥?”刘秉和一听这话,双眼一瞪:“啥叫大不了?咋了,你个闯关东的穷哈哈,娶俺妹子委屈你了?你他娘的还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你他娘的别以为把俺妹子睡了,俺妹子就非你不嫁,就凭俺们磨盘山的家当,愿意做俺磨盘山姑爷的人海了去了!说说吧,你准备凭啥娶俺妹子啊?”

    朱振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大当家的是问我出多少彩礼,是不是?”

    “当然!在俺们关东山,那男方出多少彩礼表示他稀罕不稀罕俺们关东山的婆娘,你说说吧,你出多少?”

    “大当家的您想要多少?”

    坐在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脸地主老财的样子,正在点旱烟的刘秉和一听这话,猛得一下将旱烟枪往桌子上一拍:“咋了?你说这话啥意思啊?你是觉得俺们磨盘山讹你是咋了?”

    朱振华一见刘秉和发作,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当家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闯关东的穷哈哈,什么都没有,就人一个,哪有钱财送彩礼啊?我问你要多少,是你给我报个数,我去想办法。”

    “想办法?你能想啥办法?”刘秉和语气缓和了些许,问道:“我要多少你***都出不起?”

    朱振华听了这话,一脸委屈的道:“大当家的明知道我出不起,那还找我要,这不是为难我吗?”

    “这是啥话,算了,俺也不和你啰嗦,你愿意出多少?”

    朱振华想了想道:“大当家的,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什么都没有,就一个人,你看着办吧。”

    “咋了,耍起光棍了啦?”刘秉和站起身来:“小子,别在俺们磨盘山耍光棍,俺知道你又能耐,但是俺今天敢和你谈,那就不怕你耍光棍!”

    正说着,忽然听见“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刘秉和与朱振华一起望去,见这踹门的人不是刘翠和是谁?

    “妹子,你咋这样呢?你干啥踹门啊?这让兄弟们知道了,知道俺们三个人在嘀咕事,那兄弟们还不在下面乱嚼舌根子啊?怎么说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家,也悠着点啊!”

    “哥,你也别为难俺男人了,俺就是和他睡了,咋了,心甘情愿和他睡的,咋了,谁愿嚼舌根子让他嚼去,俺不在乎!”

    刘翠和这话一出口,朱振华心里顿时觉得暖哄哄的,但是他觉得现在既然有刘翠和出来帮了“讨价还价”了,那自己还是不说话的好。

    “啧啧啧,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刘秉和一脸难堪的表情:“还‘俺男人’,也不觉得害臊,俺知道这姓朱的一个镚子儿没有,俺这样跟他要价还不是想你今后嫁过去了,他能拿你当个人看?算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俺就没什么好说了,爱咋的咋的吧,俺不管了!”刘秉和一面说着一面看了一眼朱振华。

    朱振华知道现在该是自己表态的时候,当下道:“请大当家的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爱惜妹子的。”

    “还他娘的叫大当家的,熊玩意儿,咋一点眼力劲没有呢?”

    刘翠和一听这话,喜上眉梢,悄悄的在朱振华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朱振华忍着疼痛笑道:“请拐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妹子的。”

    “啥,你叫俺拐子!”

    “不,拐子别误会,我说的是我们武昌的方言,是哥哥的意思。”

    “这还差不多,”刘秉和道:“这次砸老毛子火轮车的响票,搞了不少的猪肉、牛肉,今天晚上摆上几桌酒,算是给你们办喜事了,要睡别他娘的偷偷摸摸,要睡就光明正大的睡!”

    刘翠和一听这话,一副撒娇的表情扑到刘秉和的怀中,搂着刘秉和的脖子道:“那俺就多谢哥了,”说着她又噘着小嘴道:“啥睡啊睡的,多埋汰人啊?”

    刘秉和一脸柔情的抚摸着刘翠和的手,语重心长的道:“今后跟着这姓朱的小子好好过,收收你那蛮狠的脾气,哎,要是大哥还在,看到俺妹子也有今天,那该多好啊!”说着,刘秉和和刘翠和兄妹二人的眼眶不禁红了。

    当天晚上,磨盘山大摆筵席,兄弟们起先还以为是为了庆功,后来才弄明白,原来是刘翠和与朱振华成亲。立时,兄弟们哄的一下热闹了起来,这喜事对于磨盘山来说,那是八辈子遇不到一回,而对于一路和朱振华一起走过来的兄弟们来说,那早是预料之中的事,当下以陈宏宇、董教敏、钱二壮为首,领着一票兄弟们轮番的给朱振华敬酒。朱振华来着不拒,只喝到半夜,刘翠和还不见朱振华进房来,早已按捺不住的她,顶着临时寻摸了一块红布做的红盖头冲了出来,指着一班正兴高采烈的弟兄们叫道:“他娘的,这酒还喝得有完没完,都他娘的给老娘滚,瘪犊子玩意,没听过**一刻值千金吗?滚,都给俺滚!”说罢,又对朱振华道:“这酒你喝的没够啊!”

    刘翠和这么一喝,刚刚还热闹非凡的酒桌立时寂静无声。“咋还不滚啊!俺和俺男人要亲热去了,你们这些熊玩意还要看热闹啊?”说罢,也不理会众人,一把抓住朱振华的手,就往贴了大红喜字的房间走去,然后只听见“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关了起来。

    磨盘山的众兄弟都发出会心的微笑,渐渐都退了出去。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