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清早,朱振华便和陈宏宇领着几个兄弟离开了杜立三的巢穴,既然杜立三和朱振华结拜了兄弟,那杜立三自然不好让朱振华空着手走,朱振华临走的时候,杜立三送了他一些银子和几匹马匹,以为路资。

    在路上,陈宏宇骑在马上问朱振华到:“振华大兄弟,你刚到俺们关东山来,对俺们这里的水有多深你还不了解。那杜立三可不是个善茬,你和他结拜,你就不怕他在外面打着俺们自卫联军的名号杀人放火?”

    朱振华晴晴的抖了一下马缰,笑道:“陈大哥,在和杜立三结拜的时候,我可一直都没说俺们现在已经是自卫联军了。”朱振华顿了顿,道:“陈大哥的意思我明白,说实话,这杜立三是个什么货色,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不过他是这一带的地头蛇,咱们今后恐怕要经常来这一带混,所以还是和他处理好关系比较好,我虽然送了他两门榴弹炮,又和他结拜了兄弟,但是我想他还会来求咱们的。”

    “求咱们?为啥?”

    朱振华坏坏的一笑,道:“你觉得就算他不拦路,咱们这两门榴弹炮拖的回去吗?”

    陈宏宇摇了摇头:“这两大嗓个头太大,走不了山路,走大路乡运回去,俺看悬。”

    “对,我也是觉得悬,所以想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榴弹炮虽然送给了他,可是还有样东西没给他,他拿着那两门榴弹炮也是白瞎,没用。”

    “振华大兄弟是说炮弹?”

    “是啊,我可一发炮弹没给他。”

    “是呀,俺们怎么都把这茬给忘了。”陈宏宇听了朱振华这么说肉痛的感觉才微微减轻。

    “而且,我还有个想法。”

    “啥想法?”

    朱振华道:“陈大哥,你说咱们这回咬这一口老毛子,搞了老毛子这么多的东西,你说老毛子心痛不心痛?”

    “那肯定痛啊,痛得哇哇叫!”

    “那你说他们一旦知道是咱们干的,他们会来报复不?”

    “俺们十有**要来寻俺们的晦气。”

    “可是咱们如今兵少将寡,怎么办?”

    陈宏宇想了想:“实在不成,只有像上回那样,先领着老毛子在山里面打圈圈然后再找个机会动手。”

    朱振华道:“老毛子上回在野狼沟吃了亏,这回再进山,他们一定会来更多的军马,准备充分,可是咱们的人数还没上回多,故技重施恐怕也不见得起作用啊。”

    陈宏宇听了朱振华的这话,一拉马缰,脸上露出忧虑的神色:“是啊,俺怎么没想到这茬。”

    “所以,我要和这杜立三结拜。”

    “和他结拜顶个屁用?他才多少人?”

    “可是他在铁岭、辽阳一带人脉比咱们广,如果我们能让老毛子去打他,我估计他能和老毛子周旋些日子,为咱们多争取一些准备的时间,老毛子来打咱们的时候咱们就多一份胜算。”

    “砸老毛子响窑的是俺们自卫联军,又不是他杜立三,老毛子怎么回去寻他的晦气啊?”

    “哈哈,”朱振华笑道:“我这忠义军的二当家,自卫联军的师长,野狼沟全歼老毛子一个团的始作俑者,不是和他杜立三是结拜兄弟嘛,不是他那里还有两门老毛子的榴弹炮嘛,老毛子知道了这个,能饶了他?”说罢,朱振华一抖马缰,他坐下的骏马飞驰而出。

    听了朱振华的话,还愣在那里的陈宏宇也回过神来,心中暗暗的赞叹道:“这瘪犊子玩意儿,真他娘的鬼!真是叫鬼啊!”叹罢,也催动坐骑,领着兄弟们紧随在朱振华的身后,一起往磨盘山方向奔驰而去。

    *******************************************************************************

    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亚第一军的司令部设在旅顺城内的一座阴郁的哥特式的教堂内,这座教堂特别的高达宏伟。

    刚刚上任的第一军司令兼关东省总督正是那个一举攻占了海龙和通化的俄军师长阿列克谢耶夫,他因为剿灭了在“关东省”和俄罗斯帝国为敌的两股巨匪而荣升为军长兼总督。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的倒霉,刚刚到任,便遇到了又国内开来的运送物资的列车被土匪劫掠,而劫掠这列车的竟然正是他的宿敌,杀死他同僚侄儿的凶手。

    “混蛋!”阿列克谢耶夫拍着桌子咆哮道:“我一定要消灭这股可恶的土匪,消灭这股让我蒙羞的可恶土匪!”

    正当他准备调兵遣将,再次围剿磨盘山的时候,他的参谋长罗斯托夫对他道:“总督阁下,具可靠情报,这伙土匪之所以能够抢劫我国的列车,是因为他们和盘踞在辽阳朱家房镇的巨匪杜立三勾结。”

    阿列克谢耶夫稳住心神,安耐住心中的怒火,问道:“罗斯托夫先生,进入关东省的帝国大军虽然有十三万人,但是对于这块比西欧还要大的满洲来说,这点兵力还是觉得捉襟见肘,所以我们不能同时和关东省的所有土匪为敌,对于这些土匪,我军只能够逐个击破,你说这杜立三和磨盘山的土匪勾结,可有什么证据吗?”

    参谋长罗斯托夫道:“据可靠情报,磨盘山的土匪在打劫了我军运送物资的列车以后,将两门二百八十毫米的榴弹炮送给了这个杜立三,而且,土匪中的一个首领还和这个杜立三进行了清国人最原始的结盟仪式,从这种种迹象上看来,这杜立三已经是磨盘山的土匪设置在我军家门口的一个前沿哨,如果我军要去围剿磨盘山,必须首先拔掉这个前沿哨!”

    阿列克谢耶夫听了罗斯托夫的话后,沉思不语。罗斯托夫又道:“总督先生,前次围剿磨盘山的土匪,我军之所以吃亏,那是因为我军中了土匪的诱敌深入的诡计,我军再去围剿,他们故技重施,我军虽有能力打破他们的诡计,消灭他们,可是这样需要动用太多的兵力和太长的时间,如果我们对杜立三施行围而不攻,引诱磨盘山的土匪来救援他,那么凭借我军充足的兵力,优良的武器,猛烈的炮火,消灭他们,那只会是一场经不起诉说的小战役而已了。”

    阿列克谢耶夫听了罗斯托夫的话后,点了点头,道:“那就按参谋长的计划行动吧。”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