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杜立三这人,他在辽东也算是个传奇风云人物,杜立三十二岁开始闯荡生涯。十六岁时,族叔杜宝兴将其当胡子的爹杜宝增告发,不久就被官府砍了头。父亲去世后,杜宝兴又开始打起其母主意,准备将这个寡妇卖掉。除夕之夜,杜立三的母亲触景伤情,潸然泪下,杜立三再三追问获悉详情。正月十三,少年杜立三率领同伙,将杜宝兴和儿子抓至今台安县黄沙坨镇杀死。报了杀父之仇后,年少的杜立三在绿林中小有名气。

    杜立三更出名的是他接收同伙时的做法。凡意欲入伙者,都要经过杜立三的开枪试胆。被试者头顶鸡蛋一个,杜立三站在几十米开外,开枪射蛋,站得稳、不胆怯、不怕死者一律录用。射中鸡蛋十之有九,但不乏少数被命运作弄了的倒霉蛋儿。不过,这样的枪法在绿林中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杜立三看着陈宏宇,不温不火的道:“当家的,你这盘子踩得远了点吧?晒哒晒哒?”

    朱振华听着杜立三黑话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陈宏宇道:“这可不能说,说了线就断了。”

    “咋的了,还准备再来一回?”

    “小立子,俺们这劫的是老毛子的东西,有能耐你也去通化劫啊,你去通化劫老毛子,俺们忠义军绝对不碍你的事,要是被老毛子咬上了,俺们接你上山避风。”

    杜立三一听这话,指导对方是再揶揄自己,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老高,但他没有发作,冷笑道:“听当家的意思,是笑话俺小立子不敢劫老毛子?”

    “话不能这样说,你小立子的名号在辽东那也是响当当的,你那‘包打洋人’的诨名也不是浪打来的,俺知道,如今辽东的老毛子都怵你,就是老毛子之间也常常以‘出门遇上杜立三’这话来诅咒对方。”

    杜立三一听对方说自己的“英雄事迹”,不觉间有些得意。又听陈宏宇接着道:“可是你才打死几个老毛子啊?比起俺们二当家来,那还差得远呢?”

    “你们的二当家刘秉和?”

    “过去的二当家如今是大当家了,俺们如今的二当家正是俺身后的这位,振华大兄弟。”陈宏宇说话着,将身子一让,将朱振华展现在了杜立三一伙胡子面前。

    杜立三打量了一番朱振华,问道:“那蘑菇屯的老毛子是你小子撂倒的?”

    朱振华没想到陈宏宇会在这个时候将自己推到前面,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杜立三的话,只好淡淡一笑:“我一个人可撂不倒这么多老毛子,都是兄弟们帮衬。”

    “野狼沟也是你下的套?”

    “我想的法子,陈大哥选的地方,咱们忠义军的兄弟们一起做的活。”

    杜立三沉默片刻,问道:“你能喝酒不?”

    朱振华万万没想到,杜立三会这个时候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他一愣,道:“能喝。”

    “能喝多少?”

    “喝的不多,但是只要当家的请我喝酒,我姓朱的一定舍命陪君子。”

    杜立三冷然道:“俺不是君子。”

    “那就舍命陪胡子!”

    “哈哈,成,爽利,可是俺这里的酒不好喝啊,喝了得付老串。”

    朱振华问道:“老串是什么?”

    陈宏宇忙解释道:“老串就是钱。”

    朱振华道:“我们出门的时候走的急,没带老串,就这两门榴弹炮,能不能当老串使?”

    其实杜立三的意思就是想要这两门榴弹炮,可是他没想到朱振华会这么的爽快,当下哈哈大笑,转身对身后的兄弟道:“回山,摆酒,迎大嗓啊!”

    陈宏宇一听朱振华要将这两门他们好不容易拖过来的榴弹炮送人,又气又急,脸都憋红了,可是又不好说。只好跟在朱振华的后面,跟着杜立三一起往山上走去。

    陈宏宇是个心胸豁达的汉子,既然朱振华已经将榴弹炮送了人,他也不再有埋怨,而是问杜立三道:“当家的,你的地界不是在辽中朱家房镇,如今咋上山了?”

    杜立三得了两门榴弹炮,心中正高兴着,道:“如今朱家房镇风大,待不住了,先进山来避避风,等风小了再回去。”

    朱振华道:“那正好,当家的,有了这两门大炮,日后想回去的时候也容易的多了。”

    山路越来越崎岖,两头大骡子也越来越拉不动这榴弹炮,最后只好是杜立三手下的弟兄和朱振华手下的弟兄一起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两门榴弹炮拉上了山。

    杜立三的山寨很简单,因为他原本就没想在山上多待,只是避避风头。当朱振华、陈宏宇随着杜立三上了山后,杜立三吩咐手下的弟兄开锅造饭,不一会儿的功夫,七八个菜,有荤有素这些菜都是山上的野味和野菜。杜立三请朱振华陈宏宇一行人围着一块石头敦子坐下,酒菜都摆在石头敦子上。

    杜立三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然后再给朱振华和陈宏宇斟满。陈宏宇道:“当家的,你这顿酒请得值啊,一顿野菜野肉,换了两门大嗓,这买卖划算。”

    “俺小立子可不做亏本的买卖。”

    “陈大哥,你这话就说得不对,我朱振华佩服杜大哥打老毛子,才将这两门榴弹炮送他的,就算杜大哥不请我喝酒,只要打老毛子,我朱振华有什么送什么,绝不含糊。”说罢,朱振华端起酒碗,将一碗酒一饮而尽,对杜立三道:“杜大哥,小弟最见不得老毛子在俺们中国人的地界上横行霸道,如果大哥瞧得起我朱振华,我们交个平阳,怎么样啊?”

    “成,”杜立三想,反正大嗓到手了,交个朋友也不亏,当下道:“拜把子都成啊!”

    “真的,杜大哥真愿意和我拜把子?”

    “成啊,俺们关东山的汉子,一口唾沫一颗钉。”

    “那咱们现在就拜把子,怎么样?”

    杜立三没想到这个朱振华竟然来真的,愣了愣,当下叫道:“点香,俺杜立三和朱振华拜把子了!”

    当下,杜立三手下的一个兄弟,在另一块石头上点起三根香,然后杜立三和朱振华走到香前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杜立三今年二十二岁,比朱振华大两岁,所以他是哥朱振华是弟了。一旁的陈宏宇实在是不明白,朱振华和自己对于杜立三来说只是猎物,请他喝酒不过是看在忠义军的面子上,不想将路走死了而已。但是陈宏宇怎么也想不明白,朱振华为什么这么大方的将两门“大嗓”送给他,送就送了,不送人家抢自己这边还真不见得打得过,可是也犯不着拜把子啊?这关东山里面拜把子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是时候的人最是讲究这玩意,八拜之交,不是闹着玩儿的。要是日后背叛了自己的兄弟,那人就臭了。连磕头的弟兄都卖都算计,谁还敢搭理这种人?

    陈宏宇真想不通,朱振华这到底是要干嘛!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