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手推车的历史虽然可以追溯到秦汉三国时期,这东西老是老了点,但你绝对不要小看它的作用。这趟列车一共用八节车厢,里面装的全部是面包、面粉、正片的猪肉、牛肉、军用罐头、药品、军装、步枪、马克沁机枪、各种子弹、炮弹和手榴弹,在打开紧挨着火车头的那一节车厢时,所有的自卫联军战士都傻眼了,炮!炮口老粗的大炮,朱振华赶来一看,差点没乐出屁来,竟然是两门280毫米的榴弹炮。

    朱振华大叫一声:“还看个狗屁,搬,赶紧搬,过不了多久老毛子就会来了,武器装备,面包面粉优先搬,那些狗皮我们要着没用,先堆在一起,有多的手推车就搬走,没有放把火给他娘的都烧了,让他老毛子光着屁股来打仗。”

    陈宏宇看着两门沉重的火炮急得直跺脚,喊道:“振华大兄弟,这两门坐墩子老沉了,没有大牲口怕弄不回去啊?”

    朱振华想了想,道:“找几个熟悉这一带的兄弟,让他们推上几辆手推车,车上放几袋子面粉,去附近的屯子里面,跟老百姓换牲口,,而且跟老百姓说明,是租,不是要他们的东西,等我们将东西拉回去了,就换给他们,但是不要告诉他们我们是准备拉什么,一来怕他们爱惜自己的牲口不肯借,二来也怕走漏了消息。但是要这些兄弟说明白,天亮之前一定要回来,如果天亮了还没回来,就直接回山去,不用再来这里了。”

    “好咧!”陈宏宇当下大叫一声:“有熟悉这儿的兄弟没有?”

    “有!”

    “俺熟!”

    “俺也熟!”

    “俺打小就住在这旮旯,老熟了。”

    “好,”陈宏宇当下调出五辆手推车,一辆车上放四袋面粉,然后这些兄弟推着车子往最近的屯子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除了俄军军装和面包以及一枪步枪意外,在就是马克沁机枪让兄弟们抬,其他能搬上手推车的全部搬上了手推车,就剩那两门榴弹炮弄不走了。

    朱振华对董教敏道:“董大哥,你留下一个班的兄弟给我,另外给我留一箱手榴弹,让兄弟们分分,你领着大伙赶紧走,记着,一定要走小路,等离开了这里,看能不能找山洞休息,尽量晚上赶路,不然的话这些东西恐怕运不回山去。”

    “成,听大兄弟的!”董教敏大叫一声:“扯呼!赶紧撩开橛子扯呼!”

    其实推独轮手推车那是个技术活,不会推的车子会往一边倒,走起路来像喝醉了酒似的,晃晃悠悠,左右摇摆。可是自卫联军的战士全部都是苦出身,那个小时候没推过这玩意儿?兄弟们推起这东西来,不仅不晃晃悠悠,左右摇摆,还能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据传说,当年诸葛亮的木流牛马其实就是这独轮手推车,想想,这玩意如果能给十几万大军运送粮草,那还不能搬老毛子的家伙什?

    正当陈宏宇站在石头上记得跳脚骂娘的时候,那去弄牲口的五个兄弟终于回来了,不仅他们回来了,还弄回来了三匹大骡子。陈宏宇一看,哈哈大笑道:“瘪犊子玩意,总算他娘的回来了。”

    在天际,已经淡淡的拖直了一条乳白色的狭带,像要将这所有的山峰束合在一起。接着酒醉了似的绯红眩晕着。接着又是一抹沉重的灰色浓云,天要亮了。

    陈宏宇将两门榴弹炮分别套在两头骡子上,然后喝得大叫一声,挥动着兄弟们带回来的马鞭,赶着骡子离开了铁路沿线。

    独轮手推车可以走山路,可是骡子拖着榴弹炮,那就走不了山路。朱振华想让两个兄弟在前面探路,然后有让几个兄弟在后面断后,自己则和陈宏宇以及几个兄弟和榴弹炮走在一起。

    其实他心中也清楚,光天化日的想将这两门榴弹炮弄回山去,那确实是有些麻烦。且不说路上遇到了老百姓,老百姓将这事说出去怎么办?而却随时有可能遇到小股巡逻的俄军,一旦遇到小股俄军,如果不能再第一时间将他们全部杀死,那就完蛋了。而且,这里可不止磨盘山、黑石岭和卧龙山这几股胡子,如今这东北大地几乎就是处在一个无政府的状态,那只要是个山头,那就基本上面有支人马,少的十几个人,多的两三百人,更多的那就四五百了。这些胡子就好像海里面的鲨鱼,只要闻到一星半点的血腥味儿,那就会立刻蜂拥而来,要是遇到了他们,那也是件棘手的事儿啊!

    果不其然,朱振华和陈宏宇刚走出不远,忽然只听得不远处的山上传来“砰”的一声闷响,朱振华听得出,这是土冲的声音。

    朱振华和陈宏宇对视一眼,朱振华问道:“陈大哥,你知道这是那一伙绺子的地界吗?”

    陈宏宇无奈的笑了笑道:“如今这世道,胡子遍地都是,多如牛毛,俺那知道又是那一伙胡子,算了,既然对方打招呼了,那就别走了,坐下来等着吧。”说着,陈宏宇寻了块石头坐下,抽出腰间的旱烟杆,塞上烟叶,正在寻摸着火石时,朱振华过来,拿出打火机,按了几下,火焰一跳,给陈宏宇点上。陈宏宇吸了两口,道:“振华大兄弟,你这洋落咋这么就了还能出火呢?”

    “不行了,也快没气了,点不了几回了。”

    二人正说着,只见从一处山缝里闪出一伙人来,约莫五六十个。

    朱振华见为首的一个虽然是中国人的样貌,但一身俄军军装,俄式军靴擦的铮明瓦亮。

    陈宏宇站起身来,问道:“蘑菇,你哪路?”

    那为首的打量了一番陈宏宇,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两头骡子拉的两门山炮,冷冷一笑:“哈!想啥来啥,将这两门坐墩子给俺下了!”

    陈宏宇见对方连切口都不和自己对,就要抢东西,一下子急了,叫道:“老爷报号坐山虎!你瘪犊子玩意那条道的?”

    那为首的一听“坐山虎”三个字一愣,随即道:“俺还以为是谁这么肥的胆,敢劫老毛子的火车呢?原来是忠义军的水香坐山虎啊,俺报号小立子!”

    陈宏宇一听“小立子”三个字,哈哈笑道:“俺也在想啊,是谁这么胆大,敢打忠义军的注意?原来是辽中朱家房镇‘压地面’的大当家杜立三啊!”

    朱振华一听“杜立三”这个名字心中一惊,难道眼前这个胡子就是大名鼎鼎的辽东巨匪杜立三吗?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