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十分,一列蒸汽机火车,随着一声汽笛长鸣以后,呼啸着离开了长春火车站,犹如一条黑色的大蛇,蜿蜒穿行在连绵的群山之中,往南疾驰而去。

    保护这列火车安全的兵力是一个俄军连,这个俄军连的连长名叫瓦西里,他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兵,当他在火车上看见车厢外急速倒退的山峦河流的时候,心中不禁一惊。

    这满洲的大山由于雨水的切割,溶洞遍布,河流纵横,很少有破碎的山体,完好的植被既是天然的隐蔽物又能提供野生食物,是理想的打伏击战的好地方。作为一个老兵的瓦西里不可能看不出这里的凶险。

    同时,这个瓦西里又是一个中国通,在他被调到满洲来以前,他便阅读了许多关于满洲的书籍。这片山区方圆几百里,自古匪患严重。翻开一些中国关于满洲的史书,里面记载的多是不同朝代的成名土匪首领和围剿官军之间的活动,字里行间透出一股血腥气。这里的土匪分两类,一类是业余的,白天种地劳动,割草砍柴,对上孝顺父母对下呵护妻儿,乍一看,百分之百的良民。到了晚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约上几个亲朋好友,起出藏匿的刀枪,找个背静处就开始了夜生活。遇有走夜路的客商无论有无财物,一律杀死,为的是不留活口,以免后患。尸体也要弄到僻静处埋掉,不留半点痕迹。劫得财物一律平分,补充家用。这种土匪隐蔽性极强,又心狠手辣不计后果,他们打生下那天起就没人告诉他们,世界上还有良心一说。在他们看来,人的生命和蚂蚁的生命似乎没什么区别,他们没有犯罪感,只认为这是正常营生,和种地砍柴一样。他们即使发了大财也不动声色,照样衣衫褴褛的扛着锄头种地,因此很难抓住他们的把柄。

    瓦西里是个典型的身材高大的西方人,初春的东北,春寒料峭,他穿着满洲当地产的tulup式大衣,弯曲的肩章附在上面。在满洲的天气条件下,军官们常会给自己准备和这种大衣类似的非制式服装。巨大而蓬松的西伯利亚papaha式帽子上佩戴黄铜色卷轴型帽徽,这是授给瓦西里连队所属的团的识别标志。瓦西里还有幸得到一双私人购买的上部为毡子包裹的皮靴。他用哨子套在他的脖子上,m1896式毛瑟“扫帚柄”半自动手枪的木刻手枪套悬在他的腰间,手枪套搭配棕色皮带和安全系索。他平时不苟言笑,自从他上了这趟开往旅顺的列车,看到了列车外跌宕起伏的山峦,他的手就没有离开过那支m1891纳甘特龙骑兵步枪。

    一个士兵提着一瓶酒伏特加,略带醉意的来到瓦西里身旁,道:“哦,我亲爱的连长先生,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如今满洲的所有的中**队都已经被我们消灭,就是那支最让将军们头疼的号称‘忠义军’的土匪也被我们帝国伟大的军队消灭在了吉林城下,如今在满洲,已经没有中**队能够对我们造成威胁了!”

    瓦西里微微仰起头,看了一样这个士兵。这个士兵是他们团长的小舅子,他来到部队,不过是为了“镀金”而已,或许这次从旅顺回去,这个“镀金”的团长小舅子就可以直接去团指挥部做一名参谋,再也不用冲锋陷阵了。

    瓦西里正要说话,列车突然拉了紧急制动,车轮和铁轨之间剧烈的磨擦发出刺耳的尖叫,列车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还在向前继续滑动着。

    那个“小舅子”士兵一下子被甩到车厢的前部,而早有防备的瓦西里一把抓住扶手纹丝不动,他大吼一声:“准备战斗!”

    当全车的俄国兵准备战斗的时候,全发现四周静悄悄的,除了他们自己拉动枪栓的声音外,再也没有一点动静。

    当那“小舅子”兵猫在可以档子弹的列车车厢后面,等发现并不是遭到了袭击以后,他得意的跳了出来:“哈哈,我早就说过了,在满洲的地面上已经没有敢于袭击我们伟大帝**队的人了。”

    瓦西里没有理会这个“小舅子”兵,他跳下列车,夜幕沉沉,五指难辨,近处和远处的山峦全都淹没在一片沉沉的黑暗之中。

    这时,一个俄国兵跑到他的面前,行了一个军礼后道:“报告连长先生,前面的铁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挖毁了,我们的列车不能前进了!”

    瓦西里一听这话,脸色一下子变了,大喊一声:“全体上车,全体上车,让火车后退,后退,不能停留在这里!绝对不能停留!”

    那“小舅子”兵也跳下了火车,拍着瓦西里的肩膀道:“我亲爱的连长先生,不要紧张,不要紧张,这或许只是个意。。。。。。”

    话音未落,忽然看见黑幕般的群山中腾空窜出四五十点火光,在空中画着漂亮的弧线以后,落到了列车的四周。

    紧接着,俄国兵还没回过神来,枪声便爆豆般响起,加固守车的五毫米厚钢板被密集的弹雨打得火星乱溅,可是俄军没有防备,来不及躲避,车上和车下的俄国兵顿时被射倒了一片。

    这些火光其实是埋伏在列车两侧的自卫联军的战士们射出的火箭,目的就是为了起到照明的作用。

    瓦西里果然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他通过子弹出膛的声音,辨别出一挺马克沁机枪埋伏的位置。他一枪打出,一挺马克沁机枪顿时哑火了。

    可是,也就在这挺马克沁机枪哑火后的一瞬间,一颗子弹射穿了他的头颅,鲜血脑浆迸发,他瞪着一双倔强的眼睛,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场战斗的结果是不用预料的,只打了不到一个小时,二百多俄国兵死的死,伤的伤,再没抵抗的能力。当列车上的枪声停止了以后,三百多自卫联军的战士犹如鬼魅一般,推着早已经准备好的独轮手推车从黑漆漆的山包后面,从茂密的灌木丛里面钻了出来,向这列满载货物的俄军列车的两侧靠了过来。另有一个个都端着步枪,依旧猫在黑暗之中,警惕着周匝的一切。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