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灯被吹灭了,谁吹灭的?不知道,反正是灭了。

    朱振华以特种兵的速度,首先手忙脚乱的扒去了刘翠和的衣衫,然后又三下五除二得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平时扯着嗓门大大咧咧叫嚷的刘翠和此时竞没有了一点儿声息,朱振华试探着用笨拙的双手去抚摸那光滑的**,她顺从的依偎在他的怀中,温软的身体,象牙般光滑细腻的皮肤,他感到自己手掌上传来她身体的阵阵颤栗,准确无误的表达着一种渴望被爱的信息。他感到自己浑身开始燃烧,巨大的幸福感使他感到晕眩……她在他身边吐气如兰,声音幽幽的道:“哥,老妹老稀罕你了……哥轻点,轻点,俺有点儿怕……”

    此时的朱振华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他仿佛又回到战场上,指挥着这帮胡子以排山倒海地向俄军掩杀过去,子弹头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哨音,在人耳边嗖嗖掠过,大口径炮弹爆炸时发出巨大的、橘红色的火光,胡子海浪般涌进敌阵地,短兵相接,刺刀铿锵,碰出点点火星,攻击,攻击,再攻击。。。。。。

    刘翠和死死的抱着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的这个男人,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感觉,她闭着双眼,低声呻吟,享受着这个男人的每一次猛烈的攻击。。。。。。

    *******************************************************************************

    一**七年,沙俄派兵舰侵占了我国的旅顺和大连,于一**八年三月迫使清政府签定了《旅大租地条约》,五月又签订了《续定旅大租地条约》,七月份签订了《东省铁路公司续定合同》,攫取了旅大租借权和东清铁路南满洲支路的修筑和经营权。

    一**八年五月着手铺设营口支线以便搬运材料,于七月十三日全线开工。使用的是与俄国轨距一致的五英尺宽轨铁路。

    南满铁路对于俄军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俄军如果想在中国的东北地区保持强悍的战斗力,想完成沙皇制定的“黄俄罗斯计划”,那就必须有一条能够让俄罗斯帝国将本国的军队和支持军队作战的物资源源不断的运进东北的铁路,而南满铁路正是俄军所需要的。

    其实说得严格一下,俄军需要的不仅仅是南满铁路,而是整条中东铁路,南满铁路只是中东铁路的南下支线而已。

    朱振华派下山招兵和打探南满铁路情况的“特务处”的兄弟中有几个就是南满铁路沿线的老住户。他们为了打探南满铁路什么时候有火车过,火车上装的什么东西,可以说是绞尽了脑汁,最后,他们得知开原火车站的站长是原来清政府的一个官员,已经五十多岁了,因为他极善逢迎,又通俄语,所以在清政府退入关内以后,他还能够继续留下来给俄国人当差。于是乎,兄弟们就打听这个站长是那里人,家住那里,老婆孩子住那里,老爹老娘住那里,兄弟姐妹住那里。打听火车什么时候过他们或许还没这个本事,但是要打听别人的家底,这能耐他们还是有的,怎么说这也是他们的老本行嘛。

    又于是乎,几个特务小队的兄弟们联手,将这个站长的一家,从父母开始,然后是老婆孩子,再是兄弟姐妹,顺道连七大姑八大姨,给他来了个卷包会,一股脑的全给他绑了票了。

    起初这个火车站的站长只以为是胡子绑票,他想无非是出几个钱而已,可是当这伙胡子的“花舌子”来和他谈判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伙胡子不是一般的胡子,他们压根就瞧不上自己的这几个小钱,他们要的是老毛子火车的行进路线图和行进时间表,这下他傻眼了:“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在开原城一个荒无人烟的郊区,在一个茅草棚里,一个自卫军特务队的兄弟装扮成胡子,手中正晃动着一柄匕首,语气不善的道:“俺们是什么人用不着你管,你只管将俺们要的东西交出来,不然,俺们就撕票!”说罢,那胡子从怀中取出一个血淋淋的物什往地上一扔:“这是你二哥的半只耳朵,如果你不将俺们要的东西交出来,下次就是你儿子的两支耳朵,你要是不信们有这个胆儿,那三天后还是这里,俺将你儿子的耳朵带来给你,怎么样啊!”

    那火车站站长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的耳朵,嘴中喃喃的道:“俺信,俺信,可是俺要是将那东西交给了你们,那。。。。。。那俺一家人就没活路了!”

    胡子踱到那站长背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俺们不会说这玩意是你给俺们的,这个秘密怎么着俺们也得给你守着,不然就没下回了,你说是不?”

    “还。。。。。。还有下回?”

    那胡子冷然一笑:“你要不给老毛子干这活不就没这事了吗?谁让你他妈好好的人不当,去给别人当狗呢?”

    “可是这东西,不在俺身上揣着,俺得回去拿啊。”

    “成,”那胡子想也没想的道:“那你现在就回去,我们明天,最迟明天下午,就去你火车站里面取,到时候你将俺们要的东西带在身上,俺们随时会去找你的。”那胡子将刀刃放在嘴边上舔了舔:“如果你想你一家老小都死光光,那就给俺耍花样!不然就老实点,听见没有!”

    “知道知道,明白明白,好汉放心,俺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一家老小死光光的。”

    “滚吧!”那胡子一声断喝以后,那火车站的站长立时绝尘而去。

    当那火车站站长走远以后,另一个胡子问刚才拿刀的胡子道:“二蛋哥,你就这样放那老***走了,要是明天他不给咱们东西,还报告给老毛子来抓咱们那怎么办啊?”

    这拿刀的胡子正是刘秉和任命的特务处的处长牛二蛋。

    牛二蛋道:“明天俺一个人去火车站取东西,你们把他一家老小看好了,要是俺第二天中午之前还没回来,你们就将一家老小全部捅死,一个都不让他活,听见没有!”牛二蛋稳住心神后道:“只要他不想做个老绝户,他一定会将俺们要的东西老老实实的交给俺们的!”

    那胡子又问道:“俺们拿了东西放人吗?”

    “当然不能放,你和俺都不识字,要是他弄个假的糊弄俺们,那俺们不成傻帽了?怎么说也得让二当家的。。。。。。不,应该是朱师长——真他娘的拗口——朱师长看过以后,确认无误了才行,明白吗?”

    “好咧,小弟知道了。”

    *******************************************************************************

    朱振华之所以突然决定去袭击南满铁路,正是因为得到了牛二蛋搞来的情报。

    当朱振华过目了俄军南满铁路军列的行进路线图和行进时间表后,哈哈大笑:“老子要发财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