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的裂缝里,从那橙黄色的,衬着太阳的边缘上,阳光成为一种宽阔的扇子一样的光线,斜斜的投射下来。在辽阔的天空时是细细的,像枪锋一样的这些光线,到临地面的时候,像奔流一样扩大起来,落在犹如海浪一般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

    刘翠和拿着一个铁水杯在小松河中打了一杯清水给朱振华,朱振华刚刚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见刘翠和端着茶水过来,忙接过,微笑道:“多谢妹子了。”

    刘翠和淡淡的一笑,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到了一块大石头上。

    朱振华喝了一口,觉得河水微微的有些甜,他将茶杯递给刘秉和,刘秉和也喝了一口后,将茶杯放在一块岩石上,问道:“振华大兄弟,你说俺由大当家的成了啥子总司令,那俺那里四梁,外四梁的兄弟们咋整啊?”

    “这正是我要向总司令说的下一个问题,”朱振华已然改口,道:“取消里四梁和外四梁,而改设自卫联军司令部,‘翻垛的’先生改称参谋长,‘水香’改称军法部部长,‘粮台’改称后勤部部长,而这后勤部下面又要分设,粮草司,兵械司、被服司和医疗司,‘花舌子’改称外交部部长,如今咱们忠。。。。。。不,是自卫联军,一共有五百兄弟,可是分别编为两个团,如今咱们山上的各型火炮少说也有三十余门,咱们还可以编一个炮兵营,咱们手中有十来挺马克沁机枪,可以编一个机枪营,还可以将善于木工活的兄弟,善于搭桥修路的兄弟集中起来,成立一个工兵营,现在我军没有战马,等有了战马,还有编一个骑兵营,每团设一个团长和政委,每营设一个营长,也设政委。团长营长主管训练士兵和行军作战,就像‘炮头’,而政委主管生活,另外主管还有一个重要任务,今后总司令有什么军令,不是直接下达给团长,而是下达给政委,再由政委传达给团长和营长。”

    刘秉和揉了揉太阳穴,道:“振华大兄弟,你这样太绕了,干啥俺下达军令不直接给团长营长,而要给那个政委,再由政委转达给团长营长呢?这不是脱了裤放屁,多此一举吗?”

    朱振华问刘秉和道:“总司令,你忘了通化城县衙大堂上李聚奎的事了吗?”

    刘秉和听到“李聚奎“三个字一愣,双眼直勾勾的瞪着朱振华:“你是说俺们军中还有李聚奎那样瘪犊子的玩意儿?”

    “现在没有,谁敢保证日后没有,今后咱们的人马只会越来越多,难保没有这样的人会混进来。”朱振华道:“政委没有直接同属军队的权利,但是他是传达总司令军令的必要环节,说得简单些,政委这个职务,可以起到监视团长的作用,同时他又不能干涉军事指挥,不会影响作战,这样既政委既起到了监军的作用,又影响军队的战斗力。”

    刘秉和听了朱振华的话,沉默片刻。刘翠和道:“哥,朱大哥说的有理,画皮画骨难画虎,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了这个政委,可以放着点下面的人,还美其名曰是管理生活,一举两得。”

    “成,就按振华大兄弟的意思办。”刘秉和又问道:“那‘探千的’、‘秧子房’还有‘字匠’呢?”

    朱振华道:“咱们可以成立一个‘特务处’,专门侦查敌对势力的军情,另外这个特务处还要负责刺杀绑架敌方的指挥官。”朱振华想了想,道:“既然有‘特务处’,那咱们还要成立一个‘保卫局’,他们和‘特务处’的任务正好相反,‘保卫局’的任务就是打击刺探我军军情的敌方特务,同时,他们还要保护你这个总司令的安全。至于‘秧子房’和‘字匠’可以取消了,有没有他们已经不重要了。”

    刘秉和笑道:“振华大兄弟,你可真是个能人啊,要是俺妹子早些遇到你,你早些来俺们忠义军,咱们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啊。”

    刘翠和问道:“朱大哥,俺哥做了总司令,那你做什么?是二司令吗?”

    “别!”朱振华一听个“二”心中一愣:这丫头是什么意思啊?别是拐着弯的骂我吧。嘴上道:“我是什么职务,当然是总司令说了算,我哪能自己给自己封官啊?”

    刘秉和想也没想:“那就依俺妹子的,就封你个二司令!”

    “别,总司令,在我家乡,二是笨的意思,如果要骂一个人傻,就说你怎么这么二呀,您可千万别让我做个二司令,那不是拐着弯的骂我吗?”

    刘翠和听了这话,莞尔一笑。刘秉和哈哈笑道:“那你自己说,封你个啥官好啊?”

    朱振华想了想,道:“总司令,刚才我说事成立自卫联军第一军第一师,要不你就让我做个师长吧。”

    刘秉和听了朱振华的话,想了想,问道:“那你这个师长还要配个政委吗?”

    朱振华听了这话,心中一动:看来胡子多疑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于是道:“当然要,就算将来时军长,也要配个政委,官职越大越要配政委。”

    刘翠和道:“哥,俺给朱大哥当这个政委,你看咋样啊?”

    刘秉和道:“成,就妹子给振华大兄弟当政委吧。”

    朱振华道:“总司令,如今咱们新成立了自卫联军,那就应该在颁布几条军纪。”

    “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是该给这些崽子们带带套子了。”刘秉和道:“振华大兄弟,既然你是师长,那这军纪就你来定呗。”

    朱振华道:“军纪我早就想好了,还编成了一首歌。”

    “哦,”刘秉和没想到朱振华什么事都已经是成竹在胸,道:“什么军纪,还能编成歌,那你唱来听听。”

    不用说,朱振华的军纪当然是“剽窃”的后世毛爷爷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只是将里面的歌词略作改动而已。于是他扯着喉咙,在群山之中唱道:

    自卫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

    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努力减轻人民的负担。

    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八项注意切莫忘记了。

    第一说话态度要和好,尊重群众不要耍骄傲。

    第二买卖价钱要公平,公买公卖不许逞霸道。

    第三借人东西用过了,当面归还切莫遗失掉。

    第四若把东西损坏了,照价赔偿不差半分毫。

    第五不许打人和骂人,军阀作风坚决克服掉。

    第六爱护群众的庄稼,行军作战处处注意到。

    第七不许调戏妇女们,流氓习气坚决要除掉。

    第八不许虐待俘虏兵,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

    遵守纪律人人要自觉,互相监督切莫违反了。

    联军纪律条条要记清,联军战士处处爱百姓。

    保卫家园永远向前进,关东百姓拥护又欢迎。

    刘秉和听了朱振华唱的歌,笑道:“振华大兄弟,俺没看出来,你即会打仗,又会定军纪,还会唱歌,你可真他娘的是个奇葩啊!”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