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看了刘秉和的表情,知道他还没有从上次的败绩中缓过劲了,于是道:“大当家的说的有道理,所以俺是这样想的。如今老毛子的后方空虚,咱们应该让兄弟们三个人一组,携带武器下山去。”

    刘翠和不解的问道:“朱大哥,这个俺就不明白的,三个人一组下山能干啥?还拿着枪,一旦被老毛子瞧见了,那还不死嘎嘎了。”

    朱振华道:“我让他们下山目的不是去和老毛子拼命,而是第一去南满铁路一代侦查老毛子的动向和火车的过境规律,最好能控制个吧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能控制站长就更好了,为咱们日后去铁路线上干他一票创造条件;第二,他们各一组,还可以去各个村庄,各个屯子招兵,我对他们的要求是不要他们消灭多少老毛子,而是他们回山的时候能给咱们带回来多少爷们。如今枪支弹药咱们磨盘山有的是,可是就是缺人,只要有了人,训练个把月,再拉下山去打几次小仗,那咱们忠义军东山再起就有希望了。”

    刘秉和听了朱振华的话,微微颔首:“行,就按二当家的说的办。对了,上次俺听还乐子说道,振华大兄弟老能打仗了,手段老高了,俺就想啊,如果振华大兄弟能将自己的手段都传授给弟兄们,那咱们还怕什么老毛子啊,那来多少灭多少,有多少灭多少,振华大兄弟,要不啥时候你给大家伙传授传授手段,如何啊?”

    朱振华想也没想道:“行啊,大当家的,你说啥时候?”

    刘秉和看了一眼朱振华,问道:“明天成不?”在胡子里面,枪和功夫都是不轻易传授给别人的,刘秉和这样问朱振华,其实也是在试探朱振华是不是全心全意的为他们忠义军卖命。

    “行,明天就明天。”朱振华毫不犹豫的回答:“大当家的,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振华大兄弟,有啥事就说。”刘秉和以为朱振华要开条件了。

    朱振华道:“咱们忠义军,虽然抗击俄**队,可是在老百姓的眼中,咱们还是胡子,这种情况其实对咱们是不利的,咱们明明干的事官军该干的事儿,那老百姓为什么还将咱们当做胡子呢?我觉得首先是咱们的军队编制有问题,然后就是在军纪方面还不够严整。”

    刘秉和眨巴着眼睛问道:“编制?啥叫编制?振华大兄弟,你能别老说你们关内绺子的黑话不?俺听不懂啊。”

    朱振华听了刘秉和的话,真是屁都要急出来了,可是没办法,他只好解释道:“如今咱们忠义军中还保存着里四梁,外四梁的称呼,我觉得这样不妥当。”

    刘翠和问道:“俺们关东山的胡子都这么称呼,那不这么称呼咋称呼啊?”

    “对,就是因为关东山的胡子都这样称呼,我们也这样称呼,所以在老百姓的眼里咱们还是胡子。我想啊,咱们能不能将这些称呼变一变,改一改?”

    刘家兄妹一脸茫然的互看了一眼,刘秉和问道:“那咋改咋变啊?”

    朱振华道:“首先,咱们忠义军的名头要改一改,改成中国东北人民自卫联军,简称东北自联。”

    刘翠和道:“这啥子中国东北人民自卫联军是啥意思啊?”

    朱振华道:“咱们都是中国人,咱们是在东北这地界上,为了保护自家土地和为了活命,和老毛子干仗,咱们自己保护自己,不依靠官军,所以叫自卫军。”

    刘秉和道:“那联军是个啥意思啊?俺大哥在的时候,跟俺说过,西洋鬼子打北京的时候,就叫哥啥子联军,那俺们也叫联军,那不是和西洋鬼子是一路货了啊?”

    朱振华道:“我这个联是联合的意思,大当家的,你想想,仅靠咱们忠义军一家的人马能打跑老毛子吗?所以咱们得联合东北大地上愿意和咱们一起打老毛子的所有队伍,无论他是什么人,是胡子也好,是白莲教也好,是义和团也好,是红枪会也好,就算是官军,只要愿意和咱们一起打老毛子,只要愿意归到你大当家的麾下,那咱们就和他们联合,所以叫联军。”

    刘秉和听了朱振华那一句“只要愿意归到你大当家的麾下”,很是受用,很是舒坦,道:“行,那就听振华大兄弟的,俺们忠义军从今往后就改名字了,就叫中国东北人民自卫联军。”

    朱振华道:“名字定了,那番号也要定下来。”

    刘翠和问道:“番号又是个啥?”

    “番号就是军队的编号,咱们自卫联军日后可定要招兵买马,大兴大旺,如今咱们虽然只有五百来人,可是日后有了五万人,五十万人的时候,总得有个区别吧,就好比古时候还有个什么飞熊军、飞虎军、飞豹军一样,咱们自卫联军也得有个番号。”

    “那振华大兄弟觉得咱们这军的番号应该叫啥子啊?”

    “自卫联军第一军第一师。”

    “这个行,俺们是第一个打出这儿旗号的,当然要取个一字。”

    “既然咱们该了军队的名号番号,那大当家的称呼也要改一改,如果还叫大当家的,那还是胡子的味道,再说日后如果还有别的山头也加入咱们自卫联军,每个山头都有每个山头的大当家的,如果都叫大当家的,那还不乱了套?”

    “大当家的改成自卫联军总司令!”朱振华问刘秉和道:“大当家的,觉得咋样?”

    刘秉和揣摩了片刻,摇了摇头:“这总司令是个啥意思啊?俺看没有大当家的称呼来的霸气。”

    朱振华道:“司令的司是管理、司职的意思,令的意思是命令,司令的本义是掌管命令的人,大当家的,你想想,当家的,不过是当个家而已,那有掌管命令的人来的霸气啊?”

    刘翠和玩味了一下,道:“哥,俺看朱大哥这词比大当家的听得顺耳,日后兄弟们都叫你总司令,那多神气霸道啊!”

    刘秉和见刘翠和也同意朱振华的意思,自己又想了想,也觉得不错,道:“成,那就按振华大兄弟的意思。”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