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当了二当家以后,没有首先去对兄弟们发号司令,而是先去见了一个人,并对这个人赔礼道歉。这个人就是郑大夫。

    此时上山的大夫们都已经领了朱振华分给他们的粮食下山回家的,而这位郑大夫因为家已经被俄军给毁了,而自己又在忠义军中认了一个干儿子,于是就留了下来。

    朱振华是在一间临时充作忠义军医馆的房间内见到郑大夫的,郑大夫正在给一位忠义军的兄弟换药。朱振华分派兄弟们去山下购买的药材早就已经耗尽,现在的药材都是郑大夫在他的干儿子的陪同下,一起上山去采的。

    当那个换了药的战士离开了医馆以后,朱振华恭恭敬敬的对郑大夫道:“郑大夫,我在这里给你赔礼道了。”说罢,他深深的给郑大夫鞠了躬。

    郑大夫本名叫做郑三顺。他见朱振华给自己鞠躬,忙上前劝道:“振华大兄弟,你这是做啥啊,如今俺也是你们忠义军的人了,想俺一个糟老头子,家也没了,本来打算自己找个地方自己了结了自己,可是如今在你们忠义军,让俺又看到了希望,俺应该给你鞠躬,感谢你振华大兄弟的收留,那还轮得着你振华大兄弟给俺鞠躬啊?”

    朱振华抿了抿嘴唇,一脸抱歉的神色道:“我对您失信了。”

    “咋失信了?”郑大夫一脸茫然。

    “我答应过您老,决不让这一百多老毛子活着下山,可是如今我为了能换回我妈大当家的遗体,让他们一个个都活蹦乱跳的下了山,所以我对您失信了,请您来原谅。”

    “哎呀,俺还以为是啥事呢?”郑三顺道:“振华大兄弟,俺知道,你是个能成大事的人,想想,要是别的胡子逮住了这一百多老毛子,那还要什么大当家的遗体啊,那绝对是狠狠的敲一笔老毛子,要拐子,要粮食,要银子,可是你没有,你却要了一具没啥用的遗体,要俺看啊,振华大兄弟这手就特别的高明,俺心里佩服的紧啊!”

    “哦,郑大夫觉得我这手高明?那您老说说,高明在那里?”

    郑大夫看着朱振华淡淡的一笑:“你这手啊,让这忠义军上上下下的兄弟们都觉得你振华大兄弟身上有股子人味,你不禁抬高了自己在忠义军的地位,还让弟兄们日后和老毛子交战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俺们关东的爷们都讲究个死了以后黄土盖脸,都怕到了到了落个死无葬身之地,那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为啥死无葬身之地?还不是活着的时候进做些不仁义的事儿?所以呀,俺看你这样换回大当家的遗体,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收拢了人心,确实是高明的很啊!”

    朱振华没想到这个郑大夫会将这件事情看得这般的深,这般的透,淡然一笑,却没有说什么。

    *******************************************************************************

    黑石岭虽然借了三百石粮食给磨盘山,加上董教敏又在山下买了一些,虽然可以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但是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初朱振华读《水浒传》,后来又读了毛爷爷对《水浒传》的一些评论,毛爷爷说梁山好汉其实也是流寇性质的队伍。朱振华很是不理解,梁山好汉又根据地啊,怎么是流寇呢?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如今的磨盘山就好比梁山,虽然有个地方歇脚,可是粮食物资没有来源,只能靠下山去抢,抢了还得回到山上,和流寇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该怎么解决粮食问题呢?如今山上尽是伤兵,想抢也没这个能力,如果总拿枪去换,那是饮鸩止渴,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这招用得多了,还会影响以后的发展。他和刘秉和、刘翠和以及董教敏、陈宏宇商议了许久,也没想出个可行的办法来。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在山外站岗放哨的兄弟来报告说,有个老毛子求见大当家。

    刘秉和听了一愣:“咦,俺们抓他们的人也放了,他们还来干啥?”

    刘翠和道:“莫不是来叫阵的吧?他们在山里干不过俺们,想把俺们喊到平地上去和他们干?”

    朱振华道:“大当家的,什么也别猜,先见见,看看老毛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成。”刘秉和道:“那就将那个老毛子带进来!”

    不一会儿,只见两个忠义军的兄弟,押着一个老毛子和一个里面穿着厚厚的棉衣,外面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西装外面套着一领狗皮坎肩的汉子进了聚义大厅。

    刘秉和看了他们二人一眼,问道:“有啥事啊?”

    那狗皮坎肩的汉子上前道:“我家阿列克谢耶夫将军说了,贵军不守信义,说了我军换给你们大当家的议题,你们放还所有的我军俘虏,可是你们没有做到。”

    刘秉和见那狗皮坎肩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猛得一排座椅扶手,骂道:“放你娘的狗臭屁,老毛子都放来,那还有没放的?你这样说,你就不怕俺现在剁了你这***!”

    那狗皮坎肩听了刘秉和的话,一愣,急忙舌头打着卷的向那俄军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

    哦,原来这是个通译啊。

    接着,那俄**官又对着刘秉和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话,刘秉和一个字都没听懂,他对那狗皮坎肩道:“这老毛子在吵吵个啥?”

    那狗皮坎肩道:“这位俄军连长说,我们有两位军官似乎还在你们的军中。”

    “军官?”刘秉和一愣,他问朱振华道:“振华大兄弟,俺好像听你说过,你剁了两个穿着不一样的老毛子的人头,他们是不是来要这两个人来了?”

    朱振华道:“肯定啊,这老毛子就是冲着那两颗人头来的。大当家的,让我来和他们说罢。”

    “成,你来。”

    坐在刘秉和左侧的朱振华站起身来,道:“却是有两个贵军的军官在我们这里,但是他们已经在你们 换人之前,已经被我们杀了,不过让他们的人头还在我们这里。”

    那狗皮坎肩一听这伙土匪杀了维什尼克亚和伊波利特,大吃一惊,急忙向那俄军连长翻译。

    那俄军连长听了这话,大吃一惊,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后,对狗皮坎肩小声说了几句话。

    那个狗皮坎肩道:“我们连长希望你能将这两颗人头还给我军。”

    “可以。”

    狗皮坎肩立刻向俄军连长翻译。

    “那你们把人头还给我们,我们现在就带走。”

    朱振华淡淡的一笑:“当初我们忠义军向你们要回我们大当家的遗体的时候是用一百多个老毛子俘虏跟你们换的,今天,你们要回这两颗人头,难道不该拿点东西来换吗?”

    狗皮坎肩想俄军连长翻译了朱振华的话后,那俄军连长又对那狗皮坎肩说了些什么。

    那狗皮坎肩听完了俄军连长的指示后,道:“当初你们是同意用所有的俘虏来换贵军大当家的遗体的。”

    “死人的脑袋好像不算俘虏吧?”

    “那。。。。。。那你们要我军拿什么来换?”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