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龙城里的俄军留给海乐子和朱振华的时间并不多,于是在朱振华的建议下,黑石岭、磨盘山和卧龙山,三山的胡子,总计四百余人一面一起整装下山,一面等待着从海龙方面传回来的消息。

    人马还没走出龙岗山,海乐子派去打探消息的兄弟便回来了,那兄弟向海乐子禀报道:“不知啥原因,十来天前海龙城还聚集着三四千老毛子,可是忽然间,三四千老毛子突然走了一大半,如今海龙城中顶破天了,也就三百老毛子和两百多花膀子队的那些杂碎。”

    他们当然无从知道,俄军突然被大量的调走,是因为日军在鸭绿江南岸聚集大量部队的原因。

    老长青提醒海乐子道:“老哥,这可别是老毛子给俺们下得套吧?等俺们刚一进城,他们将城门一关,来个篓子里面捉王八,那可就完蛋操了!”

    海乐子拿不定主意,问刘翠和道:“三当家的,你觉得呢?”

    刘翠和想了想,道:“就算是个套,那俺们也得往里面跳,俺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瞧着虎妞妹子被老毛子吊死吧?”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身旁的朱振华,问道:“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刘翠和这样问朱振华其实是另有深意的,她这几日心中一直在想,如果救下了虎妞,那朱振华对虎妞来说,那可就算是用救命之恩了,戏文里怎么说来着?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要是虎妞真要以身相许给了朱振华,那她岂不是要和另一个女人分享朱振华的抱抱亲亲了吗?可是她又不敢不救,因为朱振华已经在海乐子面前说了要救出虎妞,东北的胡子最是看中信义,如果朱振华这次失言了,那她的男人还怎么在这关东山里面混下去?

    朱振华那里知道刘翠和的心思,慨然道:“这次一定要救出虎妞妹妹,而且一定能救出虎妞妹妹。”

    老长青从怀中取出旱烟杆,往烟斗里面填满了亚布力烟的烟叶,取出火石点燃以后,深深的吸了两口,道:“这位姓朱的兄弟,不要偶尔胜了那么一场,就以为老毛子是纸糊的,泥捏的,不知天高地厚!”

    刘翠和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正要说话,朱振华抢道:“大当家的,我这话可不是瞎说,要是依我的意思,我不仅要救出虎妞妹妹,我还要拿下海龙城,在老毛子的屁股眼子上戳上一下,爆他们的菊花。”

    老长青一听这话,满脸的不屑,却看在海乐子的面子上,还有刘翠和在场,到嘴边上的龌蹉话咽了下去

    海乐子道:“振华大兄弟,老长青说的有理,要是这是老毛子给俺们下的套,那俺可不能为了俺闺女一个,将兄弟们都往火坑里带啊。”

    朱振华笑道:“大当家的,放心,这绝对不是老毛子下的套。”

    “何以见得?”

    朱振华取出一支香烟,走到老长青面前,道:“大当家的,借个火。”

    老长青将旱烟杆递给朱振华,朱振华点燃吸了两口后道:“前些日子,我们忠义军派了董粮台去鸭绿江想招募些山场子林场子的兄弟来当兵,可是董粮台回来说,如今鸭绿江上没有一个人,鸭绿江的南岸漫山遍野的都是日本人的大军,老毛子的大军都驻守在北岸,看样子,这两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要互咬了。刚才那位兄弟说,原本海龙城有老毛子的大军,后来都调走,我敢肯定的说,海龙城的老毛子一定是都调到鸭绿江那边去了。”

    朱振华之所以敢这么肯定自己的想法,是因为他知道,俄国和日本人在这中国的东北会有一场大战,虽然现在他们还打不起来,但是现在正是他们在相互敌视酝酿战争的时候。往往也就是这个时候,恰是双方神经都高度紧张,不敢分心的时候。

    海乐子听了朱振华的话,问那个探听消息的兄弟道:“你知道老毛子出城是往那个方向走的吗?”

    “这个俺也打听过,俺们按在城里的眼线说都是从东门和南门出的城。”

    海乐子听了这话,猛搓了两把:“这就是了。”他又对老长青道:“长青兄弟,如果真如振华大兄弟说的,那这就不是老毛子下的套了。”

    老长青将旱烟杆在一块石头上敲了敲,道:“成,那俺就信这姓朱的一回,头掉了不也就碗大个疤!”

    海乐子问朱振华道:“振华大兄弟,那你说这仗俺们该咋整?”

    朱振华看了看老长青,道:“还是听听老长青大当家的主意吧。”

    老长青道:“怎么打别问俺,你们商量个章程,俺老长青和一百多号兄弟听你们吩咐就是了。”

    朱振华对海乐子道:“大当家的,我还不知道海龙城的布局,还请大当家的说说还龙城内老毛子和花膀子队的部署,这样才好对症下药。”

    于是海乐子拿起一根树枝,在雪地上画了一张海龙城的草图,他告诉朱振华,老毛子的军营在那里,花膀子队的军营在那里,那里是老毛子组织的伪政府所在地,那里是老毛子成立的伪警察局所在地,都一一画的清清楚楚。

    朱振华问道:“那老毛子的法场会设在那里?”

    那探千的兄弟道:“法场设在菜市口。”

    “菜市口?”朱振华记得过去看清宫剧的时候,只有皇帝杀人在菜市口啊,怎么老毛子杀人也在菜市口。

    海乐子在雪地上的草图上告诉朱振华海龙菜市口大概的位置。

    朱振华看着地图想了想,问道:“大当家的,我看咱们这次可以搂草打兔子,既救出虎妞妹妹,还要拿下海龙!”

    “那振华大兄弟说,咋个打法?”

    朱振华于是当着刘翠和、海乐子和老长青的面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海乐子听后,连连点头道:“俺看这法子成,振华大兄弟心思挺周密的,跟他妈娘们一样的细。长青兄弟,你觉得呢?”

    “成,”老长青听了朱振华的法子也觉得可以,点头道:“俺当胡子当了有些年头了,还没打过县城呢,今天就听这姓朱的,也过过攻城掠地的瘾!”

    刘翠和见他们都觉得朱振华的法子可以,心中说不出的高兴,无论怎么说,那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在别人面前给自己长脸呢?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