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翠和听了海乐子的话,心中十分不爽:“你闺女被老毛子掳走了,关俺们忠义军啥事?又关俺哥啥事?这不是不讲理吗?”当然,这些话她只会在心里说。

    朱振华笑道:“大当家的放心,我不会让虎妞妹妹出事的,我也不想让大当家的做出那不仗义的事来。”朱振华看着海乐子顿了顿,问道:“只是我刚才说的那些,不知道大当家的有没有办法搞清楚?”

    海乐子道:“这个你可以放心,俺当胡子也有些日子了,在这海龙、通化都由眼线。”

    “好,”朱振华道:“还有一件事要请大当家的帮帮忙。”

    “啥事?说。”

    朱振华道:“咱们忠义军领着老毛子在山里转悠了几个月了,粮食耗尽了,还请大当家的借点粮食给咱们忠义军,让咱们兄弟吃饱了才好一起去海龙劫法场。”

    翻山鹞一听这话,等着眼睛到:“瘪犊子玩意,还没啥呢,就向咱们要东西,老爷看你是不想活了!”

    刘翠和道:“三当家的,你这话就不俺就不爱听了,俗话说皇帝不差饿兵。再说,俺哥说得清楚,是借,不是要,等咱们忠义军过了这阵子,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们黑石岭。”

    朱振华道:“俺妹子说的不错,不仅到时粮食全部还给贵寨,就是这次去海龙劫法场,所用的拐子柴禾都由咱们忠义军出,无论怎么说虎妞妹子是个好姑娘,她被老毛子掳走了,就我朱振华个人而言,没有理由坐视不救!”

    翻山鹞听了这话,才不好再说什么。海乐子问道:“振华大兄弟要借多少粮食?”

    朱振华道:“如今咱们忠义军在磨盘山里有一千多人,还有一百多老毛子伤兵,我估摸,怎么的也得先借三百石粮食,等过了这个冬天再说。”

    刘翠和听了朱振华的话一愣:如今忠义军加上刘秉和带回来的三百伤兵和董教敏招募不到一百人的新兵,满打满算也就五百来人,那来的什么一千人?但随即她心中暗暗赞叹朱振华的随机应变。

    朱振华夸大忠义军人数的原因,一来他想联合黑石岭日后一起抗俄,想联合别人,自己如果还想占个主导权的话,那首先就不能让别人小看了自己;第二,他也防着黑石岭起歹心,或许海乐子不会骑歹心,可是他身边的那个脾气火爆的翻山鹞,和一直话语不多的满山飞就不好说了。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海乐子道:“行,三百石就三百石,但是俺们黑石岭的粮食可不给老毛子吃,老爷怕他们吃了拉不出来!”

    朱振华道:“大当家的,我原本是想用这些老毛子去换虎妞妹妹的,但是又一想,现在不能用他们去换。”

    “为什么?”海乐子觉得朱振华有些出尔反尔。

    朱振华道:“大当家的,你想想,老毛子几千人被咱们忠义军给剁了,他们现在恨咱们忠义军那还不恨得牙痒痒,如果我们现在用这些老毛子去换虎妞妹子,那不是告诉他们虎妞妹子和咱们忠义军是一伙的吗?那样,恐怕他们不仅不会答应和咱们换,还会摆好了圈套等着咱们往里面跳呢,所以,我想,如果这次劫法场不成,再和他们换,就算用所有的老毛子换虎妞妹妹一个人,我朱振华也愿意换。但是如果让这些老毛子都饿死了,那可就没得换了。”

    海乐子听了这话,沉思片刻,道:“那俺再多借你一百石粮食,绝对不能让那些老毛子给饿死了。”

    朱振华向海乐子拱手道:“那就多谢大当家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上,朱振华便让刘翠和领着同来黑石岭的事来个兄弟,和海乐子大发去送粮的四十多个兄弟一同去了磨盘山。朱振华嘱咐刘翠和,让她将能作战的弟兄和磨盘山上的家伙什一起都搬来,还特意叮嘱刘翠和,要她将那几门迫击炮,还有一箱没用的野战炮的炮弹也都搬来。另外,朱振华还不忘对刘翠和道:“粮食一到磨盘山,你首先然那些大夫带着粮食下山回家,他们家里人都等着他们的粮食活命呢。”

    刘翠和婉儿一笑:“就你心细?”

    而在黑石岭这边,海乐子一面派人下山去联系他再海龙城中的眼线打探朱振华要的情报,他还特意派人去了一趟卧龙山的老长青,请求老长青也带人来帮助他去海龙就自己的闺女。

    当初海乐子对老长青有救命之恩,老长青一直想找个机会还了这个人情。当黑石岭的兄弟一向老长青说了这个情况,老长青二话没说,留下十来个弟兄看守山寨外,其他的一百多个弟兄便捅他一起上了黑石岭。

    当刘翠和领着四十多个忠义军的弟兄——这已经是忠义军的全部能调动的人马了,如今寨子里有一百多老毛子兵,不得不留一部分人在城中监视这些老毛子——抬着各种先进的武器到了黑石岭时,着实让海乐子和老长青等一干胡子眼馋的不行。他们作胡子也好些年头了,何尝见过这么些拐子、喷统和坐墩子。

    老长青原名叫隋长青,今年四十出头,吉林隋家屯人氏,当初是个专门给马匹骡子瞧病的兽医,常常给绺子的马匹诊病,所以和山上的绺子也颇有来往。后来他屡屡受人欺辱,心想这世道不让老实人活了,于是一怒之下,便投身了绿林。有一次他领着手下的兄弟们在砸响窑的时候,被官军给围了,他手下的弟兄伤亡惨重,眼看着便要吹灯拔蜡,而正在这个时候,正好海乐子领着兄弟们路过,救了他一命,于是他便和海乐子磕头拜了把子。

    “乖乖,”老长青一会儿摸摸马克沁,一会儿摸摸“水连珠”,又一会儿摸摸“坐墩子”,觉得样样都是好东西,样样都爱不释手,问刘翠和道:“三当家的,你们咋弄了这么多的好东西,俺要是有这些东西,早他娘的去咋砸吉林城的响窑了,那还会窝在这卧龙山这**大的地方?”

    刘翠和道:“这都是俺们忠义军和老毛子干仗缴的。”

    老长青听了这话,竖起大拇指道:“你们忠义军都是好样的,俺佩服啊!”

    朱振华笑问道:“大当家的,咱们这次去救了我那虎妞妹妹回来,我看能不能让三当家的送点给大当家的,有好东西,咱们龙岗山的弟兄都应该有,您说是不是?”

    “真的?”老长青一听这话,猛得一回头,但随即又觉得这么好的东西,要是他他可舍不得送人,于是尴尬的笑了笑:“算了,无功不受禄,你们忠义军能得,俺们卧龙山的弟兄也能得,日后俺们自己去找老毛子要!”说罢,爽朗的哈哈一笑。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