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啥?”海乐子一脸杀气的道:“三当家的,亏你也是在胡子里趟过人,今日儿个俺要干啥还看不出来吗?俺要杀了这姓朱的,给俺闺女报仇!”

    朱振华和刘翠和听了这话,都是一惊,心中不约而同的想道:“难道虎妞出事了?”朱振华上前一步,正要说话。翻山鹞将火枪往朱振华头上一顶,恶狠狠的道:“瘪犊子玩意,别想给老爷玩阴得,你要敢乱动一下,今天咱们这帮兄弟就将你这熊玩意打成筛子,你信吗!”

    朱振华看了一眼翻山鹞,没有理会他,而是对海乐子道:“大当家的,你这话我就不明白了,难道虎妞妹子出事了?就算你要杀我,你也该让我死个明白吧。”

    黑石岭众胡子看了一眼海乐子,海乐子微微颔首,同意他们让朱振华死个明白。于是翻山鹞看端着枪顶着朱振华的脑门,道:“好,那俺就让你死个明白!俺们二当家的看上了你,那是这熊玩意儿的福气,你竟然敢辜负了咱二当家的好意,弄得咱二当家的心情不舒畅,去海龙散心被老毛子逮了,老毛子放话出来,三天以后要吊死咱们二当家的,就凭这一条,你***不该死吗!”

    刘翠和一听这话,不乐意了,道:“虎妞妹子去海龙,被老毛子捉了,这能怪朱大哥吗?是她自己要去,那能怪得了俺们朱大哥吗?”

    满山飞道:“咋个不怪,要是这姓朱的上次答应俺们二当家的,那会有今日儿个这事!”

    朱振华想了想,伸手拦了拦刘翠和,思索了片刻道:“众位兄弟说的有道理,但是就算今天翻山鹞兄弟给我脑袋上开个天窗,那也换不回虎妞妹子,于事无补——”朱振华一面说着,一面推开翻山鹞顶在自己脑袋上的枪管,冲着翻山鹞冷然一笑,继续道:“首先,请大当家的手下我们忠义军送来的这些拐子和柴禾,然后咱们一起坐下来商议商议,想个办法将虎妞妹子救出来。”

    海乐子一听朱振华说要将自己的闺女从海龙里面救出来,心中一动,但随即想到,要从老毛子戒备深严的海龙大牢里面救人,谈何容易,于是道:“你小子少在这里给老爷下**药,就凭你?俺听说你们忠义军在吉林和老毛子大战,损失惨重,那还有能力去海龙救人!”

    朱振华笑道:“大当家的只听说我们忠义军在吉林打了败仗,可是怎么就不知道咱们八百忠义军在野狼沟全歼俄军三千六百人的事呢?这三千六百人,咱们俘虏了一百多人,我想咱们可以用这些俘虏去和俄军做笔交易,看能不能将虎妞妹子换回来。”

    海乐子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希望大增,但是还是忧虑的问道:“要是老毛子不换呢?”

    “不换?”朱振华双眼圆瞪:“那我朱振华就去劫他的海龙法场!”

    “劫法场!?”海乐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他做胡子已经有些年头了,可是还从来没听说过那个山的绺子敢劫官府的法场,尤其是西洋人的法场,那就更没人敢劫了。

    翻山鹞道:“你小子是还没睡醒吧,老爷怕你是梁山的戏文看得多了,竟然要劫法场,还是老毛子的法场?你这不是将俺们兄弟往虎口里送吗?”

    朱振华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翻山鹞,反问道:“怎么?你怕了?不敢去是不是啊?”

    “俺。。。。。。俺怕?俺怕他个吊毛!要死吊朝上,不死万万年,大不了老子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好!”朱振华向海乐子拱手道:“大当家的,我领着忠义军的弟兄们剁了三千多老毛子,你现在杀了我,那老毛子不要乐出屁来?我看这样行不行,你先将俺们忠义军送来的枪支弹药收下,然后我派个兄弟回去,将我们忠义军只要还能动的兄弟,都给你叫来,然后咱们两家拧成一股绳,大家想个办法,去海龙将虎妞妹妹救出来,怎么样?”

    海乐子听了朱振华的话,看了一眼身旁的翻山鹞和满山飞一眼,思索片刻道:“好,俺就信你一回!”

    说句实话,他不信朱振华的话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终究救自己的女儿比要这姓朱的性命重要得多。

    当下,海乐子将手一挥,端枪围着朱振华的胡子们纷纷散开,然后由海乐子在前带路,引着朱振华、刘翠和等一行人,挑着枪支弹药,上了黑石岭。

    云团缓缓的移动着,被吞没了多时的满月一下子跳出来,像一个刚出炼炉的金盘,辉煌灿烂,金光耀眼,和地上的白雪一照,把整个银装素裹的黑石岭群山照得亮堂堂的。

    在黑石岭的聚义厅上,海乐子坐在寨主的位子上,他的左膀右臂翻山鹞和满山飞分坐两边,朱振华和刘翠和并排坐在左手边。聚义厅的中央生一堆火,将个大厅里烤得暖烘烘的。

    朱振华道:“大当家的,如果我们要劫海龙老毛子的法场,首先我们要搞清楚,海龙有多少老毛子,第二,要搞清楚,海龙的老毛子都部署在什么地方,第三,老毛子的法场设在什么地方,第四,咱们的人有没有办法带着家伙什混进城去。我们首先必须搞清楚这些问题,然后我们才有办法救出虎妞妹妹,而且自己还不能吃亏,不然,打蛇。。。。。。”

    朱振华的话还没有说话,刘翠和尴尬的笑道:“俺朱大哥的意思是说,打钱串子不着,还要被钱串子咬。”

    朱振华听了刘翠和的话,猛然醒悟,此时此刻,最最说不得一个“蛇”字,说了“蛇”字,那对立刻要去海龙劫法场的胡子来说,那可就犯了大忌讳,老大的不吉利了。

    海乐子听了朱振华的话,觉得有道理,对刘翠和道:“,三当家的,俺们黑石岭不讲那些个忌讳,俺知道,振华大兄弟不是俺们关东山的人,是关内的,俺们也不会埋怨他的。”又对朱振华道:“你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如果能救出俺闺女,俺们黑石岭认了你们忠义军这份人情,如果救不出——”海乐子咬着牙道:“那就不要怪俺们黑石岭的弟兄不仗义!”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