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忠义军伤兵占了全军的十分之九,而磨盘山山寨就像个伤兵聚集所。

    亏得在收复磨盘山以前,朱振华已经分派了三拨人下山去通化、海龙和吉林请大夫和购买药品。

    药品好买,忠义军在龙岗山四周的人脉极广,更兼俄军刚刚占领这一带,对于这一带的统治还不够严密,这都极大的方便了忠义军在这一带大量的采购各种治伤疗伤和养伤的药材。药材好买,可是大夫却不好请,虽然磨盘山上原本有一个土郎中,可是就一个土郎中对于现在的忠义军来说,那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于是乎,那些下山去请大夫的兄弟,用尽了各种手段,有请的,有骗的,有重金利诱的,有磕头喊爷爷叫***,再不行,那他们就只好拿出干胡子时的看家本事了——绑票!一时间,通化、海龙和吉林出现了许多郎中莫名其妙失踪的案件。

    当这些郎中被蒙着眼睛“请”到了磨盘山后,起初他们的抵触心理极重,有几个骨头硬的嚷嚷着就算被胡子撕票也不给该千刀万剐的胡子治伤,可是当他们看到磨盘山中的情景以后,当朱振华告诉了他们这些胡子是怎么受的伤,为什么受伤,替谁受的伤的时候,他们被震惊了,被震的哑口无言,被震的热泪盈眶,被震的默默动手给受伤的忠义军战士治伤。就这些平日里被他们所唾弃的胡子竟然敢和俄国老毛子放对,不仅放对,竟然还让他们放赢了,还让他们杀死了三四千平日里到处杀人放火,见了女人就像饿狼见了肉一样扑上去的老毛子。既然是郎中,或多或少都识得几个字,读过一些书,他们也知道岳武穆抗金的故事,他们也知道杨家将满门忠烈的故事,今天他们算是亲眼看到了啥叫忠烈,啥叫好汉,这些关东爷们,这些磨盘山的胡子,个个都是英雄,个个都是好汉。

    这些郎中再没二话,他们一个个都拿出自己看家的本事,日夜开工,精心细心的为这些替他们出了口恶气的爷们治伤。

    治疗忠义军的战士,此时此刻他们个个都心甘情愿,尽心尽力,可是当朱振华要他们给那些被俘虏的老毛子治伤时,他们不乐意了。

    一个郎中刚刚给一个忠义军的战士将被俄军的刺刀挑开的肚皮上涂了用自家祖传的治伤药以后,对着朱振华叫道:“这位当家的,你要俺们给弟兄们疗伤,俺们没话说,他们都是和老子拼命的时候受的伤,俺们给他们治伤,那是应当应份的,可是你要俺们给这些祸害治伤,那好,你拿把刀来,将俺剁了,俺就是被你剁成十块八块,俺也不给他们治伤!”那郎中说这话的时候,说得咬牙切齿,几乎眼泪都要出来。

    当朱振华还要劝那郎中给俄军的伤兵治伤的时候,另一个团团一张胖脸的郎中道:“当家的,您就别劝他了,您老不知道啊,这老毛子可把他家个祸害惨了。”

    “是啊,他家的事,在俺们海龙那旮旯没人不知道。”有一个瘦黑脸的郎中补充了一句。

    朱振华道:“说说,怎么回事?”

    那瘦黑脸的郎中道:“就前不久的时候,老毛子打跑了镇东军,攻占了海龙。那老毛子兵进了城就在街上抢东西抢女人,可是郑大夫的儿子才十八岁啊,媳妇也有了八个月的身孕。那老毛子冲到他们家里,当着他们老两口和他儿子的面,将那身怀六甲的媳妇给轮番糟蹋致死了,一尸两命啊!他儿子和老毛子拼命,老毛子一刀捅进他儿子的肚子,将肠子掏出来,系在马尾巴上。。。。。。郑大夫的老伴见儿子媳妇和没出世的孙子都让老毛子给祸害死了,当时就一头撞死在了墙。。。。。。”说道这里,那郑大夫嚎啕大哭,一时间,磨盘山山寨里面哭声震天。

    那正在被郑大夫治伤的忠义军战士,挣扎着要起身,声若游丝的道:“郑大夫,俺也姓郑,今天你给俺治伤,那就是救俺一命,今后你就是俺爹,是俺亲爹,只要俺还活着,俺一定多杀老毛子,给您老报这血海深仇!”

    郑大夫听了这话,急忙将那战士扶住,抹了抹眼泪,道:“快躺下,快躺下,只要俺还有一口气,俺就一定给你将这伤治好。”说到这里,郑大夫斜眼瞟了一眼朱振华,接着道:“但是要俺给老毛子治伤,还是那句话,将俺剁成八半,俺也不干!”

    朱振华听了这郑大夫的遭遇,确实不好再求他。这时,刘翠和扶着刘秉和走到那郑大夫面前,一齐给他跪下。

    郑大夫知道这跪在自己面前的是忠义军的二当家和三当家。他急忙将刘秉和与刘翠和扶将起来,道:“二位当家的,你们这是做什么啊?”

    刘秉和道:“郑大夫,俺们忠义军的大当家的被老毛子给抓走了,可是如今俺们这忠义军上上下下都是伤兵,没有办法去救俺们大当家的。刚才这位朱兄弟出了个主意,说如果想救俺们大当家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这些老毛子去换,俺们忠义军不能没有大当家的,没了大当家的,俺们忠义军可就垮!”说到这里,刘秉和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如捣蒜一般的连连给郑大夫磕头。

    郑大夫听了刘秉和的话,沉默良久,一时间踌躇不定,他仰天长叹一声:“儿啊,老伴啊,还有俺那没见着面的大孙子,俺今天就对不住你们了!”

    朱振华道:“郑大夫,你没有对不住你家里的人,只有我们大当家的回来了,我们忠义军才会越来越强大,才能杀更多的老毛子给您老报仇,另外还有一点,我在这里可以给您老下个保证,就算您老治好了这些老毛子,我也决不让他们活着离开龙岗山。”

    “你保证,你算个啥?”当郑大夫决定给愁人治伤以后,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负罪感,他觉得自己只要给老毛子治了伤,那就是行尸走肉,那就是畜生。

    刘翠和道:“郑大夫,这三四千老毛子能让俺们忠义军给全灭了,就是俺朱大哥的计谋,他说保证,那绝对错不了!”

    郑大夫听了这话,才正眼看了一回朱振华,喃喃道:“你真有这本事?”

    朱振华淡淡一笑:“不信?不信您老就走着瞧!”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