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战仍在继续。

    白刃战就像是一场淘汰赛,从兵刃相交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就参展双方总人数中将有一半的人会首先倒下。

    朱振华一柄匕首,在俄国兵中刺来捅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七八个俄国兵的胸口被他用匕首开了天窗。

    陈宏宇的年纪虽然大乐些,体力上终究不如这些年轻人旺盛。但是他一看到大伙的老毛子兵,顿时满脸通红,血气上涌。他刚拾起地上的一把大砍刀,就有一个俄国兵端着刺刀,向他突刺过来。陈宏宇的体力虽然不济,但是刀法却是十分的精湛。当那刺刀离他的身子还有三寸之时,他猛然一侧身躲开了对方的突刺,身子扑倒在地,砍刀贴着地皮呈扇面掠过。那俄国兵突然惨叫一声,原来那俄国兵正呈弓箭步的左脚被锋利的砍刀齐脚腕砍断,顿时失去支撑点,一头栽倒在地上。陈宏宇闪电般翻腕就是一刀,只看那俄国兵的脑袋好似西瓜一样在地上滚动,鲜血犹如喷泉一般从脖子上喷涌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俄国兵从他的身后摸了上来,朱振华猛然发现,正要高喊提醒之时,却是来不及了,那俄国兵的刺刀已经噗的一声,刺进了陈宏宇的后腰。

    陈宏宇被刺,痛苦的大吼一声,犹如猛虎一般,瞪起充血的双眼,一手捂着后腰,一手抡刀翻砍回去,正看再那偷袭的俄国兵的头上,顿时那俄国兵的天灵盖被削了下来,惨叫一声,脑浆鲜血流了他自己一脸,双手松开步枪,仰面倒了下去。

    当陈宏宇见那俄国兵倒地以后,他才惨淡的一笑,长长的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朱振华在杀了两个拦路的俄国兵以后,扑到陈宏宇身旁,问道:“陈大哥,怎么样了?”

    陈宏宇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撑着地面,他想站起来,可是只觉得下半身麻木了,好似不是自己的一般,无论如何也是站不起来了。但嘴上却是笑道:“没事,这点小伤,没啥鸟事!”

    朱振华道:“陈大哥,你现在千万别乱动,你不动就没事,一旦动了,就会加速血液循环,加速流血,这会要了你的命的。”

    陈宏宇笑道:“振华大兄弟,别担心,俺命硬,死——”突然,陈宏宇猛然发现有个俄国兵端着刺刀向朱振华冲了过来,他“死不了”三个字还没说完,猛地将手中的砍刀投掷出去,正中那俄国兵的胸膛,那俄国兵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双手握着插在自己胸膛上的刀刃,痛苦的挣扎抽搐了两下,便没有动弹了。

    此时这场小规模的白刃战已经结束了,磨盘山山寨里面四处鲜血横流,到处都是被刺刀挑出来的紫色内脏和被砍刀砍断的残肢头颅。

    从俄军进入龙岗山区以来,就开始了一场东北胡子和俄国侵略军之间较量,这里有战略战术的较量,有武器装备的较量,有格斗刺杀的较量,有野外求生的较量,但这更是一场意志和决心的较量。

    *******************************************************************************

    正当阿列克谢耶夫准备亲自进山去围剿忠义军的时候,俄罗斯帝国阿穆尔军区的总督罗杰科夫中将来到了通化城。

    在俄军第二师的司令部内,罗杰科夫问阿列克谢耶夫道:“我亲爱的师长阁下,你是不是准备进入龙岗山脉去围剿叛军的残部?”

    阿列克谢耶夫咬牙切齿的道:“是的,我尊敬的总督大人,这伙叛军利用我军对山区地形的陌生,杀害了我军一个团的英勇战士,这是在下和伟大的帝**人所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在下必须亲自率军进山,去彻底的消灭这些残余的土匪,不然在下食不甘味,坐不安席。”

    “呕,我亲爱的师长阁下,现在恐怕不行了。”

    “为什么!”坐在罗杰科夫面前的阿列克谢耶夫气愤的站起身来,几近咆哮的叫道:“难道总督大人认为在下的能力和在下的军队消灭不了这一小支叛军吗?”

    “我亲爱的师长阁下,请不要激动,”罗杰科夫不理解阿列克谢耶夫为什么会如此的激动,语气平和的道:“师长阁下,我完全相信你和你麾下的军队有完全有能力消灭这支叛军,可是如今日本人正在鸭绿江的南岸集合了大量的军队,似乎对满洲有什么动作,所以我军也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对策,如今我已经将满洲的我军主力,分作三个部分,一路屯驻在鸭绿江的北岸,一路驻守在旅顺,还有一路屯驻在沈阳,作为全军的战略预备队,所以现在我军不能,也没有多余的兵力去对付这支残余的叛军。同时我也相信,这支残余的叛军也没有能力再兴风作浪了。”

    阿列克谢耶夫听了罗杰科夫的话以后,脸上顿时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这次要亲自进山去围剿忠义军其实并非完全是为了营救维什尼克亚,因为他麾下的一个团竟然被一群土匪给消灭了,这说起来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如果这件让他颜面无光的事情传到了圣彼得堡,传到了俄罗斯贵族们的耳中,那他今后必然会沦为贵族们的笑柄,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和接受的。

    可是现在他只能按兵不动了,这是他没有办法的事情。罗杰科夫见阿列克谢耶夫的表情,道:“师长阁下,你不用失望,我知道你军区副参谋长侄子是这次进山去围剿叛军的指挥官,你是在为他的安危担心,不过你可以放心,这次我来通化,带来了一个人,只要维什尼克亚还活着,我是有办法可以将他营救出来的。”

    “总督阁下带来了什么人?”

    “叛军首领刘永和。”罗杰科夫一脸诡异的回答道。

    “真的吗?”阿列克谢耶夫大喜过望:“总督大人真的愿意用他去交换维什尼克亚吗?”

    “是的,不过我带来的只是刘永和的尸体,因为这个叛军首领是个桀骜不驯的人,他被我军俘虏以后,既不服输,也不归顺,我只好将他枪毙了,明正典刑。”

    阿列克谢耶夫一听说刘永和被枪毙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来维什尼克亚这次是死定了!”阿列克谢耶夫紧接着问道:“难道总督大人没有收到在下让鲍尔沙克发给您的电报吗?”

    “收到了,可是收到电报的时候,刘永和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生气的冰凉尸体,我也没有办法让他复活过来。”罗杰科夫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不过你可以放心,中国人最讲究人死以后入土为安,只要有刘永和的尸体,维什尼克亚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吧。”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