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影如墨,一轮圆月挂在东面的树梢上,照的山间的积雪泛着微微的白光。

    刘翠和整理好衣衫,走出山洞,见洞口竖着一排黑影。朱振华紧随在她的身后也除了洞来。

    待过了一会儿,刘翠和才看清楚,自己的面前站着四个兄弟,其中有两人搀扶着一个灰头土脸,身上有伤得兄弟。她一眼便认出来,那受伤的兄弟正是跟着自己的大哥二哥一起去攻打吉林的“花舌子”钱二壮。

    “钱大哥?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刘翠和看钱二壮的头上绑着一块白布,白布上沁着殷殷血迹。

    “三当家的,俺和陈水香一起去磨盘山打探老毛子的动静,在山下看见钱大哥在一块岩石的后面坐着,他跟俺们说了咱们忠义军在吉林城下吃了败仗,陈水香立刻让俺们将他送上了山来,将大当家的事告诉三当家的知道。”

    刘翠和急忙让兄弟们将钱二壮扶进洞来,朱振华给钱二壮倒了一杯水,刘翠和将水杯送到钱二壮的嘴边,当钱二壮喝了一口水,微微恢复了一点精气神后,钱二壮将忠义军攻打吉林城,老毛子早有准备,兄弟们在城下死伤枕籍,大当家的唯恐全军覆没,于是让二当家的领着一部分兄弟先行撤退,大当家的独自领着一帮兄弟和抵抗老毛子的追兵,最后抵挡老毛子追兵的兄弟全部阵亡,大当家的也被老毛子俘虏了去的事都说了一会儿,钱二壮这个八尺高的汉子竟然哇哇痛苦起来,哭得是那般的绝望,那般的凄凉。

    刘翠和听了这话,一事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说不出话来。倒是朱振华问道:“二壮兄弟,你是跟着二当家一起撤回来的,那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二当家的还有一处撤回来的兄弟们呢?”

    钱二壮抹了一把眼泪,道:“俺跟着二当家的往回撤,可是刚撤到一半的时候,又听说通化城也让老毛子占了,二当家的没办法,只好领着兄弟们往山里撤,准备撤回磨盘山,在想办法去营救大当家的,可是刚要进山,就听说有大股的老毛子正在老林子里面转,俺们这班弟兄是在是被老毛子打怕了,可是不进山,那迟早是要被老毛子给灭了的,没办法,二当家的只好领着兄弟们进了山,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窝着,不敢乱走乱动,如今俺们这班兄弟没吃没喝,有的兄弟都还没有棉衣,如果不尽快想办法,恐怕不要老毛子来打,数九寒冬的,冻就得冻死俺们这些兄弟们啊!”

    刘翠和茫然看着朱振华:“哥,这。。。。。。这咋办啊?”显然,刘翠和也已经慌了神。

    朱振华道:“大伙儿都别急,现在咱们必须要冷静。首先,妹子,你派人去将二当家的和二当家的带回来的兄弟们都引到这里来,咱们这儿有吃有喝,还有三千多件从老毛子兵身上扒下来的棉衣,冻不死也饿不死兄弟们。”

    刘翠和道:“俺自己亲自去接俺二哥回来。”

    “不行!你不能去。”

    “为啥?”

    “杨玉麟还在这儿呢,他要是知道你去了别的地方,那一定会起疑心的,再一看咱们忠义军的主力也被老毛子打垮了,说不准他会反水,所以你不能去,只要你在这儿,就可以稳住他,最多也就是多给他几杆拐子,他不敢胡来!”

    刘翠和听了朱振华的话,没有做声。朱振华继续道:“第二,我们要尽快的大发这个杨玉麟下山,,只要杨玉麟下了山,一来他可以引走一部分俄军的主意,二来咱们也不怕祸起肘腋;第三,咱们要尽快的收复磨盘山,至于收复了磨盘山,兄弟们才有个休养生息之处,只有养好了伤,咱们才能想办法报仇,想办法救出大当家的。”

    “俺全听哥的。”

    “还有第四,”朱振华问刘翠和道:“妹子,咱们得给黑石岭的海乐子,还有海乐子说的那个什么老长青,也得给他们送些枪支弹药去。”

    “为啥要给他们送东西,打老毛子他们又没出力,俺们忠义军现在虽然吃了亏,可是还不怕他们!”

    “这不是怕不怕和出力没出力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咱们的人马太多,又多是伤兵,咱们必须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如果现在俄军再进山来围剿,凭咱们一家的力量恐怕对付不了他们了,杨玉麟为什么现在要走,我估计他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要走的。”朱振华想了想,接着道:“所以明天咱们必须要送杨玉麟走,这样一来他就不知道这些内情,二来咱们送东西给海乐子和老长青的时候他就不知道了,不至于生出什么不满来。”

    刘翠和道:“那就听哥的安排,明天俺就送他走。”

    朱振华嘱咐道:“送杨玉麟走的时候别让他看出来咱们是有心让他走,送他的时候要留一留他,让他没有疑心才好。”

    刘翠和一听说大哥被擒,忠义军主力大败,已然是六神无主,惶恐不安,当她听了朱振华的话后,又觉得有了依靠,于是道:“俺都听哥的。”

    “好了,兄弟们,你们将二壮兄弟带到别的洞去休息,别让任何人知道二壮兄弟回来了,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好了,大家伙都去休息吧。”

    那一班兄弟一齐道:“遵从朱大哥的安排。”

    *******************************************************************************

    次日清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在休息的朱振华和刘翠和就听见杨玉麟在山洞外面亲切的喊道:“振华大兄弟,翠和妹子,起身来没有啊?”

    朱振华首先从洞里面出来,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大当家的,这天还没亮呢?你怎么就起得这么的早啊?”

    杨玉麟呵呵一笑,回头望了眼身后的十六个兄弟,笑骂道:“这些瘪犊子的玩意,昨天晚上就懆懆着要下山,不是俺拦住他们啊,他们昨天晚上就走了。”

    “哦,那现在大当家的来找我做什么啊?兄弟们一心想走,我也留不住啊?”

    杨玉麟听了这话,心中咯噔一下:莫非这姓朱的要出尔反尔,不给俺枪支弹药了?但脸上却笑道:“昨儿个晚上,振华大兄弟不是答应了俺,说要跟俺东西吗?俺是来取这些东西的,取了东西,立马就下山。”

    朱振华看了一眼杨玉麟,故意犹豫了片刻,长叹一声:“哎——看来大当家的是去意已决啊,强留是留不住了,那好吧,那等三当家的起来了,俺们一起去取答应给大当家的东西吧。”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