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陈宏宇去磨盘山探千,董教敏去鸭绿江招兵买马的以后,朱振华又相继派了几波人下山。第一,如今山上的伤兵比较多,而现在既没有大夫,也没有药品,所以三波下山的人分成三路,一路去通化,一路去海龙,还有一路去吉林。这些人的主要任务是请大夫,买药材,另外再就是打探这三处俄军的活动。去吉林的一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打探忠义军主力的动向。

    冷风卷着雪花刮了一天,到黄昏时,才停了下来,留在空中的雪花,就像扇动着翅膀的白蝴蝶,轻轻的飘飞着,落在松林的树枝上。这披上白衣的松林和西天便那无色缤纷的彩霞相映起来,宇宙变得如同鲜艳而秀美的刺绣一般。

    今天一早,李松亭和霍仲华领着十几个兄弟冒着风雪去山里打猎,到了黄昏的时候,他们一行人提着七八只野鸡,扛着一只狍子,抬着一头野猪回来了。当天晚上,朱振华和刘翠和等一百多个兄弟,选了个比较宽敞的山洞,生起两堆篝火,一堆烤野猪,一堆架起一口大锅,将刘翠和领着一班兄弟在山里采的野蘑菇和野鸡一起放到锅里煮,一时间山洞里温暖如春,香气四溢。只可惜山洞里面没有酒,不然那就更是完美了。

    杨玉麟从锅里捞起一只野鸡,撕下一只鸡腿自己叼在嘴里,另一只鸡腿撕下来递给朱振华,鸡身子给了身旁的意味弟兄。他从鸡腿上咬下一块肉来,一面咀嚼着一面问朱振华道:“振华大兄弟,摸着良心说,俺是佩服你的,一次灭掉这么多的老毛子,别说俺们镇东军没干过,就是忠义军也没干过——”他转向正在用小刀在烤得通体金黄的野猪后腿上割肉的刘翠和问道:“妹子,俺这话没说错吧?”

    刘翠和割下一块肉,递给朱振华,然后又割下一块放到自己嘴里,双手在嘴巴上舔了舔,答道:“大当家的这话没错,俺们忠义军和老毛子交手,最大的一次胜仗就是上次攻占通化的时候灭了三百多老毛子,不过咱们也有二百多兄弟被老毛子撂倒了。”

    杨玉麟问道:“振华大兄弟,你咋就愣是算准了老毛子一进山就会麻达山呢?

    朱振华看着杨玉麟笑了笑,心中暗道:“娘的,开始给老子下**阵来了?我不会上你的当,我小时候可是学过一篇狐狸和乌鸦的寓言故事,你在我面前还不配做狐狸,我也当然不会是那只蠢笨的乌鸦。”答道:“大当家的,这个不用算,在蘑菇屯咱们杀了他们那么多人,难道这些在我们的地面上横行霸道惯了的俄国兵不想来报仇吗?只要他们进山,他们就人都地面都没咱们熟,那他们被咱们消灭,那就是一定了的。”朱振华顿了顿,接着道:“只是咱们忠义军的兄弟平日里训练不得要领,如果要是我来训练,这次野狼沟之战,或许伤亡要小得多。”

    杨玉麟问道:“要是你,你怎么训练?”朱振华早料到姓杨的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朱振华道:“首先我会训练大家吃。”

    朱振华的话不仅让杨玉麟听了不明所以,就是刘翠和听了也觉得是在云里雾里,在场的兄弟听了朱振华的话,都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刘翠和不解的问道:“哥,这吃谁不会啊?这还用得着训练吗?”

    “这当然用的着训练!”朱振华语气肯定的道:“妹子,你想想,这次来围剿咱们的老毛子败在那里?”

    刘翠和想了想道:“第一,他们败在不认识路,在山里麻达山了;第二,松亭大兄弟在山里到处布满了捕熊的夹子和陷坑,让他们出现了许多伤兵——”说到这里,刘翠和将目光投向李松亭,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叹,然后接着道:“第三,他们有的家伙什俺们也有了,俺们还打了他们一个伏击战,让他们措手不及,他们这才败了。”刘翠和又想了想:“好像就是这些。”

    “还有一条,最关键的一条妹子没说出来。”杨玉麟思索了片刻,道:“那就是饿。”

    “对了,大当家的说到点子上了,”朱振华道:“昨天董大哥领着七个兄弟下山的时候,我去送了他们一程,顺便去看了看俄军往野狼沟这边过来的路上拉的屎。”

    刘翠和做出一副恶心的样子,吐了吐舌头,道:“哥,那有什么好看的?”

    “妹子,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

    “这里屎里面还有学问?俺不信。”刘翠和噘着嘴巴,一副不信的样子。

    朱振华道:“我看那些俄军拉的屎都是稀的,和清水一样,这说明他们好久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了,古话说军无粮自散,我估计是,俄军瞧不起咱们忠义军,进山的时候带的粮食不多,所以在山里面麻达山以后,又得不到补给,又有大量的伤兵,这样他们怎么能不败呢?”

    杨玉麟点头道:“振华大兄弟说的有道理。”

    “所以,要我训练咱们忠义军的弟兄,第一步就从吃开始。”

    刘翠和笑道:“这是打仗,又不是比谁会吃,训练他们吃,一个个吃成了吃货,那还有个屁用啊?”

    朱振华道:“我说的训练他们吃可不是训练他们吃这烤野猪肉和野鸡汤。”

    “那吃什么?”

    “我要训练大家伙的是生吃,不要考虑味道,因为味道无非是骗舌头的。我要训练大家吃毒蛇、吃蝙蝠、吃蚂蚁、吃蝴蝶、吃蝎子、吃蜘蛛、吃蚯蚓,这些属于高蛋白类。另外还要吃树皮、吃野菜、吃野果、吃菌类,而这些算是对维生素进行必要的补充了。我估计,俄军这次在野狼沟吃了大亏,明年开春一定还会再来围剿,那俄军一定会准备充分了再来,那战斗会将会更加的惨烈,而到那时,在这茫茫大山里面,谁会吃,谁能吃,谁就能坚持到最后,说白了,咱们和俄军作战,不仅人数比他们少,武器比他们落后,就是单兵的素质也比他们弱,咱们和他们斗只能靠一个‘熬’字,就是熬时间的苦斗!”

    杨玉麟听了朱振华的话,默默点头,道:“振华大兄弟,你说的话虽然有很多的新名词俺不懂,但是俺也听出了个大概的意思,你说的有道理,俺们和老毛子斗只能靠个‘熬’字,要熬就首先要会吃!”说罢,杨玉麟端起一个从俄军那里缴获来的铁杯子,道:“老哥哥我佩服你,老哥哥以水代酒,敬你一杯!”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