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朱振华吩咐完了任务后,众人正要散去,杨玉麟突然笑道:“振华大兄弟,好像还有一件事没交代吧?”

    杨玉麟一开口,朱振华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他却故作不知的问道:“大当家的,还有什么事啊?”

    杨玉麟笑了笑,笑得很勉强,道:“就是。。。。。。咱们这次野狼沟之战,咱镇东军虽然上阵的兄弟不多,可是 是卖了把子力气的,这次缴获了这么多的枪支弹药,朱兄弟也不说说该咋个分法?”

    刘翠和一听这话,怒火直冲脑门,正要说话,朱振华轻轻的拉了一下她的手,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朱振华道:“大当家的,这次的确是咱们两家一起消灭了这股俄军,可是这东西暂时还不能分。”

    杨玉麟一听朱振华承认自己也为消灭老毛子出了力气心中一喜,但又听朱振华说东西不能分,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禁问道:“为啥?”

    朱振华淡然的一笑,问道:“这些东西都是忠义军的兄弟们和镇东军的兄弟们用命换来的,您说是不是?”

    “当然!”杨玉麟回答的掷地有声。

    “可是,哎——”朱振华看了一眼刘翠和,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道:“我还不是忠义军的人,我可做不了这个主啊!”

    杨玉麟一听这话,急了:“啥?你做不了主?你。。。。。。你这不是要耍混赖吗!”

    朱振华一副光棍耍无赖的样子对杨玉麟道:“大当家的,我当然做不了主,你看,我在忠义军中既不是当家的,也不是里四梁外四梁的弟兄,我凭什么做主?我拿自己当头蒜,谁他娘的拿我沾酱吃啊?妹子,你说是不是?”

    刘翠和、董教敏和陈宏宇听了朱振华的话,立时就明白朱振华话中的用意,他们心中都笑得快岔了气,可是脸上却不能有任何表情,那叫一个憋得难受。刘翠和满脸无奈的样子道:“哥,你也别这么说,兄弟们还是都听敬重你的,只是这分家伙什的事儿,别说是你了,便是俺这个三当家的,没俺大哥发话,俺也做不了这么大的主,看来这些拐子喷统坐墩子只能等俺大哥回来了才能分。”

    杨玉麟听了朱振华和刘翠和的话,心中如何能不气恼,可是没办法,自己如今只有几个兄弟了,而对方却还有一百多人,如果真的行起蛮来,恐怕自己捞不着好,但是他心中明白,现在还不是和忠义军分道扬镳的时候,于是淡淡的一笑:“成,那就等你们大当家的回来再说。”

    *******************************************************************************

    通化城内,阿列克谢耶夫呆呆的坐在通化县衙大堂的的县太爷的宝座上,他的面前放着的是一份从“匪巢”磨盘山发来的电报:

    维什尼克亚旅长阁下率领我军主力进山剿匪,只携带一周补给,但入山已有一个月,不见任何踪迹,不闻任何消息,无形无踪,甚是让人忧虑,望师长阁下速速派兵来增援。

    这份电报是留守磨盘山的连长发来的,阿列克谢耶夫从电报上的情况看得出,维什尼克亚凶多吉少。

    “难道维什尼克亚在山里面被一伙土匪打垮了吗?”阿列克谢耶夫站起身来,焦躁不安的在县衙大堂上来回踱步。

    “师长阁下,要不让在下率领本部军队去磨盘山看看吧,如果维什尼克亚真的被这股土匪困在了山里面,在下正好可以去将他营救出来。”旅长鲍尔沙克冲着阿列克谢耶夫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阿列克谢耶夫长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现在去恐怕也来不及了。你赶快给吉林方面发给电报,问他们是否俘虏了叛军的首领刘永和,如果他们俘虏了刘永和,让他们千万不要枪毙了这个匪首,如果我军这支进山剿匪的队伍遭到了不测,我们可以用刘永和去交换维什尼克亚,无论如何我要将维什尼克亚救出来,无论如何!”预期值之坚定不容置疑。

    “是!”鲍尔沙克向阿列克谢耶夫敬了个礼,正要离去时,阿列克谢耶夫又突然喊道:“等等。”

    “师长阁下,您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王和达呢?”

    “这个匪首已经被枪毙了,他的头颅正挂在通化城的城门上向清国的百姓展示。”

    阿列克谢耶夫听了这个消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本想留着王和达,因为他怕有朝一日,维什尼克亚如果真的被这伙土匪绑架了,他也好用刘永和与王和达两个人的性命去交换维什尼克亚出来,可是他没想到,鲍尔沙克会这么快的就枪毙了王和达,这让他十分的不满,但是这种不满却让他有苦难言,无论怎么说,对于这些被擒获的匪首,帝国是严令要求斩草除根的。

    阿列克谢耶夫道:“那你还是回去准备准备吧,在海龙和通化各留一个团的兵力防守,其他的部队三天后开拔,由我亲自指挥,去磨盘山剿匪。”

    鲍尔沙克万万没有想到,阿列克谢耶夫会亲自出马进山去剿匪。他本以为阿列克谢耶夫会命令他率领部队去山中剿匪,如果维什尼克亚真的是被土匪俘虏了,他会想尽一切办法,逼着这帮没有人性的土匪杀死维什尼克亚的,这样他就可以借着土匪之手杀死一个他一直想杀死而无法如愿的人,而且这样话,阿列克谢耶夫也不能怪罪于他,就算阿列克谢耶夫怪罪他,他也有足够的理由为自己开脱。最关键的是,这场剿匪失败的战争或许能够让阿列克谢耶夫离开现在师长的位置,自己取而代之,这才是鲍尔沙克的终极目标。但是鲍尔沙克知道,阿列克谢耶夫亲自出马,那他的这些计划也只能够隐忍不发了。不然,自己可能会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