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翠和一听朱振华的话语中有饶那汉奸一命的意思,当时怒道:“朱大哥,这种熊玩意儿留着他干啥?还是一刀剁了干净!”

    那汉奸一听要杀自己,一下子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跪在地上磕头道:“别。。。。。。别杀俺,俺愿意为贵军办事。”

    朱振华对一个忠义军的兵士道:“押下去,好生看管,他看逃跑立刻砍死!”

    “遵命!”那忠义军兵士将那汉子押下去后,刘翠和满脸不悦的是神色对朱振华道:“哥,你这么咋了,又是不杀老毛子的伤兵,又是留个汉奸在俺们军中,你这是要干啥?”

    朱振华道:“上次咱们弄了几台电报机,到现在都还不会用,总得找人教教我们吧?想学着用那玩意,那就只能从俄国兵那里学,可是你我都不懂俄语,所以这汉奸留着还有点用,等我们会用那电报机了,这些人我自有理会。”说到这里,朱振华长叹一声:“哎。。。。。。如果咱们早点会用那东西,不至于到现在也不知道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攻打吉林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攻没攻下来?”

    众人听了朱振华的解释,顿时疑虑尽散。当又听到朱振华提起大当家和二当家时,忠义军的弟兄不禁都低下头去,陷入忧虑与无奈。

    俄军整整一个团都被忠义军给消灭在了野狼沟,这对于忠义军来说是亘古未有的大胜利,只是损失过去惨重了一些。

    此时忠义军和剩余的人马和伤兵以及俄军伤兵,包括李松亭和他那三十号人都集中在了野狼沟附近的三个山洞里面。在离野狼沟最近的一个山洞里面朱振华、董教敏、陈宏宇、刘翠和和杨玉麟正围着一堆火,火堆上架着一口铁锅,锅里烧着开水。

    自从俄军进山来围剿以来,忠义军一行在山中穿来穿去,一直不敢生火,如今俄军全军覆没,他们再也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众人一面烤火取暖,一面吃点东西,一面商议下一步该怎么收复磨盘山山寨。

    董教敏手中拿着一只木棍在火堆中拨了拨,让火烧得更旺,叹了口气:“哎,要是大当家的当初不去打吉林,而是将咱忠义军的人马都拉上山来,这一仗的损失或许会小得多。”

    “董粮台说的是啊,”陈宏宇拿着一支破碗,在铁锅里面挖了一碗水,轻轻的呷了一口道:“可惜当初三大家的和振华大兄弟不在通化。”

    朱振华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无法挽回,现在不说这些。”朱振华问身旁的刘翠和道:“妹子,咱们如今还有多少兄弟?受伤了多少兄弟?俄军有多少伤兵?”

    刘翠和道:“如今咱们加上松亭大兄弟的人马不到两百人,伤兵有三百四十七人,重伤的有一百三十一人,其他的都是轻伤。老毛子的俺没去点,他们的死活与俺们没关系。”

    朱振华想了想,问杨玉麟道:“大当家的,你说咱们该怎么去收复磨盘山啊?”朱振华之所以询问杨玉麟的意见,完全是出于尊重。此战镇东军最后的一点家底也几乎都搭进去了,但是杨玉麟却并不在乎,在他看来,只要有拐子有坐墩子,他凭借着自己镇东军大当家的名头可以很快的就再拉起一支人马来,只是问题是,如今几乎已经是光杆司令的他朱振华会分给他多少枪炮?他心中一直在盘算着这个事,朱振华猛然一问,他愣了愣,笑道:“振华大兄弟,你的本事俺算是领教了,这老毛子三四千人都被你灭在了这野狼沟,你还没办法拿下一个小小的磨盘山山寨?你问俺,你这不是在耍你老哥哥吗?”

    朱振华没有继续和杨玉麟客套下去,而是道:“如今咱们有三件事要立即去做。”

    “那三件事?”董教敏问道。

    朱振华板着手指头道:“第一,立即派兄弟下山,打听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和咱们忠义军主力的下落,如果他们还没有打下吉林,要力劝大当家的撤回磨盘山,休养生息,等待机会在起。”

    刘翠和道:“哥说的有理,俺也十分挂念我那两个哥哥的下落,希望老天爷能保佑他们和忠义军的弟兄们平平安安。”刘翠和说着双手做了个合什的动作,闭起眼睛,心中暗暗祈祷着。

    “那第二呢?”陈宏宇又问道。

    “夺回磨盘山,”朱振华道:“不过这事要分两步走,第一,首先得派兄弟们去磨盘山打探打探,山寨里面有多少俄国兵,这磨盘山易守难攻咱们是知道的,咱们现在只有不到两百兄弟了,绝对不能硬来了。”

    “这个好办,”陈宏宇道:“明天俺便领三个兄弟去走一遭。”

    朱振华见陈宏宇自告奋勇,心中很是满意,微微颔首,然后道:“第三件事就是咱们要赶紧招募新兵,无论咱们能不能再夺回山寨,这招募新兵的事不能耽搁,只是咱们现在没有一城一地,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招募,该怎么招募为好?”

    董教敏道:“这个振华大兄弟可以放心,只要咱们有拐子有喷统有坐墩子,要招募人马还不容易?在过几个月鸭绿江就要开江了,哪里擅长子林场子多的是爷们,而且这些爷们不是苦出身便是多少与老毛子有仇恨,只要俺们管吃管喝,俺敢打包票,多的是人来投靠俺们忠义军。”

    山场子林场子朱振华倒是听过一些,只是“开江”他还不明白,于是问道:“董大哥,什么叫开江?”

    刘翠和忙给朱振华解释道:“开江指的是每年三四月份的时候,鸭绿江冰面融化解冻,但是开江分两种,一种是文开江,一种是武开江。”

    “这又怎么说?什么是文开江,什么又是武开江呢?”

    刘翠和继续不厌其烦的解释道:“文开一般在雨后,竖冰顺势滑入水中;武开是借风力吹裂冰面,冰块碰撞迅猛。开江以后,这山场子林场子就忙活起来了,去哪里招兵肯定是没问题的。”

    朱振华听了后,道:“行,那招兵的问题就让董大哥来办,妹子,你说这样成吗?”

    经过野狼沟一战,朱振华俨然是这一小支忠义军的指挥官了。刘翠和听朱振华这么一问,笑道:“哥你说了就算。”

    “好,那大家伙就休息一天,明天开始各办各事吧。”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