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覆满了白雪,干燥而坚硬,刺骨的寒风仿佛把人的脑子都冻结了,连思维都凝固了。野狼沟沟边几棵孤零零的槐树在严寒的侵袭下,时而可以听到树枝的折裂声,好像它的肢体在树皮下碎裂了,偶尔一截粗大的树枝被寒风利落到地上,砸在潜伏的忠义军战士们的背上。

    忠义军全体八百多号战士一动不动地趴在野狼沟的两侧的土山上。他们身上盖着事先搞来的枯草,这样,既能御寒又能达到隐蔽的效果。

    陈宏宇往双手上哈了口热气,然后对搓了一把:“娘的个x,怎么还没有来,是不是那几个诱敌的兄弟被老毛子给逮了?”

    潜伏在他身旁的刘翠和道:“咱们去诱敌的有三十几个弟兄,就算被老毛子给逮了,也不会全被逮了呀。”

    “说的也是啊,只是这天他娘的冷的邪乎,趴在这里一动不动,更是他娘的冷,妈的,早点来早点了事,猫在这里真不是人受的罪!”

    “别说怪话,这话动摇军心!”董教敏断喝一声,立时所有的人都住口了。

    朱振华趴在一挺马克沁机枪的旁边,他轻声问那个操作机枪的兄弟道:“这枪你等会儿使得好吗?”

    “朱大哥放心,来的时候俺又打了一排柴禾,没问题!”

    “好,等会儿就看你们这几挺马克沁的了,你们能配合手榴弹,如果第一波攻击就能撂倒一大半的老毛子,那咱们再冲下去和他们白刃战的时候就胜券在握了!”朱振华抬头看了看其他四个地方隐蔽布置的马克沁机枪,见都隐蔽得看不出一点痕迹,心中很是满意。

    此时忠义军上次缴获的手榴弹已经不多了,他在清点的时候发现只有三箱多一点,一百多颗,他很想发脾气,他娘的,是那个败家的玩意儿,有好东西也不知道省着点用。可是这脾气最后他还是憋回去了,因为现在他的身份其实还很尴尬,在忠义军中而言,还轮不到他训这个骂那个,发号施令。不过好在马克沁机枪的子弹除了在教授兄弟们怎么用的时候消耗了一点外,基本上没动,看来这仗只能靠这五挺马克沁了。

    突然,前面的小山上瞭望哨打出暗号,来了,俄军终于来了。

    不一会儿,先是诱敌的兄弟穿过野狼沟,过了片刻,一小队俄军一头钻了进来。又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俄军军官摸样的大汉也领着一队俄军钻了进来,再过了一会儿,大队的俄军,有担架,有拄着拐杖行走的伤兵,迤逦着全部进入了野狼沟!

    “打!”

    朱振华一声令下,他身旁的这挺马克沁首先发出马克沁机枪特有的呼啸。

    马克沁机枪响起以后,天空飞起一群麻雀——不,那不是麻雀,那是手榴弹!

    轰!轰!轰!上百颗手榴弹在俄军阵中炸响,一连串的爆炸声响彻野狼沟。五挺马克沁机枪和七百多支步枪从不同的方向一起冲着沟里的俄军喷射火舌,这回该轮到老毛子好像收割的庄稼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去了。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俄军伤亡不在一千七八百人之下。

    但俄军终究是一支训练有数的正规军,起初的打击虽然让他们惊慌失措,伤亡惨重,但是能够作战的士兵很快在他们团长和旅长的指挥下开始朝沟两侧的土山上还击。

    如今的忠义军虽然也有了先进的武器,也会使用这些武器,但是他们对于使用这些武器的熟练程度,当然不如俄军。很快,忠义军埋伏的土山上想起了爆炸声,几个忠义军战士被爆炸发出的强烈气流掀上了半空,发出惨烈的惨叫声,然后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那是迫击炮炮弹的爆炸造成的气流。

    忠义军也有迫击炮,可是朱振华教他们使用的时候,人人都说会用会用,可是一到战场,那些嘴上说会用的士兵立时傻了眼,组装了很久,却怎么也组装不起一门迫击炮来。

    朱振华知道,再下这样下去,一旦让俄军完全醒过神来,那他们是打不过的。于是,他一把抽出背在背上的大砍刀,大叫一声:“兄弟们,冲啊!杀光这些老毛子!”

    立时,所有的忠义军战士都操起随身携带的大刀或者是长矛,冲下土山,和俄军展开白刃战。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肉搏战。双方杀红了眼,刺刀、砍刀、长矛相交的铿锵声,枪托击中**发出的闷响声,濒死者的惨叫声,杀得性起的吼叫声响成一片。。。。。。

    董教敏的第一个对手是个俄军排长。这个俄排长军一声不吭,端着刺刀以逸待劳,对身旁惨烈的格斗视若无睹,只是死死得盯着董教敏。两人对视着兜了几个圈子。

    突然,那俄军排长猛然突刺,董教敏挥刀一格,“锵!”铁器相交,铿锵有力。

    就在那俄军排长突刺这招使老,不急回身的时候,董教敏手中的大刀,由下至上,猛拉起来,正好一刀将那俄军排长的喉咙斜向拉断。

    陈宏宇是个闻到血腥味就兴奋的家伙。他虽然有些狡诈,却是个颇具古典气质的胡子,崇尚冷兵器。他拎着砍刀就冲了上去。一个俄军士兵的脚还没站稳,陈宏宇一刀下去,他的右手连同手中步枪的木质枪托被齐崭崭砍断,落进尘埃。俄军士兵疼得抱着断臂嚎叫起来,陈宏宇又是一刀横着抡出,刀尖轻飘飘地从俄军士兵的脖子上划过,准确的将颈动脉划断,鲜血从动脉血管的断处喷涌而出。

    而此时已经有五个俄军士兵倒在了朱振华的刀下,俄军团长伊波利特眼光都很敏锐,这个土匪一出场就砍翻了两个俄国兵。他们马上发现这个对手不一般,顿时上来五个俄国兵围住他。五把刺刀走马灯似的不停地突刺,根本不容他缓缓手,他猛地仰面朝天栽倒,俄国兵们还没有醒过味来,朱振华手中的砍刀呼啸着贴地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圈。五个俄军士兵有三个人躲避不及,被砍掉了脚掌,抱着腿,倒在地上,哇哇乱叫。

    刘翠和一见朱振华倒地,心中大吃一惊,提着刀向一个围攻朱振华俄国兵扑了过去。当她一刀捅穿那个被她扑倒的俄国兵后,一个翻滚到了朱振华身旁,关切的问道:“哥,你伤着那里没有?”

    “就这些***想伤老子,操!他们还没这道行!”此时已经杀得满身满脸都是鲜血的朱振华咧嘴一笑,笑得是那样的狰狞,那样的恐怖。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