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刘翠和都发了话,朱振华当然不好再拒绝,于是问道:“大当家的,你要在下如何露一手,你出个题目呗。”

    海乐子淡淡的一笑:“那就露你最拿手的吧。”在胡子的观念中,本事比家当更重要,没有本事,再大的家业你也守不住,而往往对于没有本事的人来说,家业越大就祸越大。如果硬要举个例子,我向列为看官一定拜读过金庸老先生的《笑傲江湖》吧,那林家惨遭灭门,正是个很好的例子,林家的家当太诱人了,一部《辟邪剑谱》,多少江湖人物惦记啊,这才有了灭门之祸。

    当然,这些胡子肯定是没有读过《笑傲江湖》的,但是理儿就是这个理儿。

    朱振华想了想,道:“大当家的,在下擅长攀岩、射击和格斗,你想看什么?”

    “攀岩是啥?射击是啥?格斗又是啥?”

    朱振华听了这话差点晕了过去,没想到这些胡子这么没文化,连这些都不知道,于是一一解释道:“攀岩就是爬山,不依靠任何工具,徒手爬山。”

    “爬山?”海乐子道:“这是咱们山里人的看家本事,没啥子看头。”

    “射击就是打枪,一要快,二就是准,要弹弹咬肉。”

    “这些没什么稀罕,神枪手都是会柴禾喂出来的,不稀罕。”

    “格斗就是徒手制服敌人,说得简单些,就是功夫。”

    “诶,这个不错,那就格斗!”海乐子不信这个年轻人的功夫有多厉害,这黑石岭上的兄弟那个不会几招功夫,难道你就与众不同,于是问道:“咋个格斗法,朱兄弟的功夫能打得过几个人?”

    在坐的翻山鹞一听对方会功夫,于是站起身来道:“大当家的,小弟不才,也会几手粗浅的功夫,让俺来和这位兄弟较量较量吧。”翻山鹞一直为今天白天的失手耿耿于怀,一听对方会功夫,他想正好借着这次机会教训教训这小子,为自己争回点面子。

    海乐子见了微微一笑:“国能大兄弟,不急不急,听这位朱兄弟将话说完嘛。”

    朱振华道:“如果说面对面的打,在下估计能制服五个人,如果能借助环境,那就不好说了。”

    “环境?”海乐子一愣:“这兄弟真能忽悠,净是些新名词,啥叫环境啊?”

    刘翠和听出海乐子的话语中有揶揄之意,忙道:“大当家的,俺哥过去在关内的绺子里混过,说的都是关内绺子的黑话。”

    朱振华知道刘翠和的话是在为自己争面子,冲着她淡淡的一笑,然后对海乐子道:“简单的说,环境就是你格斗的周匝的地形,一个真正善于格斗的高手,他可以利用身边的任何环境为自己所用,并利用这些环境制伏自己的对手。”

    海乐子道:“好,那俺就在这聚义厅外用绳子圈一块地,然后俺让——”海乐子想了想道:“俺让俺手下的五个弟兄和你格斗,怎么样啊?”

    朱振华想了想道:“五个,少了点,十个吧。”

    “呵呵,口气不小,那就十个!”

    朱振华道:“但在下有个规矩。”

    翻山鹞不耐烦的道:“格斗就格斗,那有这么多规矩!”

    朱振华没有理会翻山鹞,只是对海乐子道:“规矩是点到为止,被制伏者应视为毙命。请告诉兄弟们被制伏的时不要挣扎,以免出现误伤,然后就自己走出圈子,视为退出。”

    “成,这个规矩还算合理。”

    海乐子对翻山鹞道:“咋样?你小子有把握吗?这个家伙可不好惹,要不你带头,你们试试,别给老子丢脸!”

    翻山鹞撇了撇嘴说:“这瘪犊子玩意难道有三头六臂?咋这么大口气?”

    海乐子圈出的这块地有房屋,有山包,有树林,还有一条小溪,天空中洋洋洒洒的飘着雪花,相映在一起,真有那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

    刘翠和走近朱振华,低声问道:“哥,你行吗?这可关系到俺们忠义军的面子啊。”

    朱振华道:“妹子,放心。”

    “这虽然圈出了一块地,可是这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可比你熟悉啊。”

    “没事,熟悉和能够利用是两码事,妹子你放心,我有把握的。”

    朱振华首先进入树林,翻山鹞一挥手,九个弟兄成扇面散开冲进去。海乐子点上一袋旱烟,刚吸了几口,就发现两个兄弟搭拉着脑袋走出来。他笑骂了一句:“两个熊玩意,咋一会儿的功夫就被人干掉啦?”

    海乐子的另一个四当家的,人称满山飞的道:“没关系,格斗嘛,能不死人?好戏在后头呢。”

    话音刚落,又有三个兄弟走出来,海乐子不笑了,他将旱烟杆在地板上磕了磕,脸色凝重起来。

    满山飞问退出来的兄弟:“咋回事啊?”

    那兄弟沮丧的道:“林子太密,那家伙又滑得像条泥鳅。一会儿树上,一会儿树下,又一会儿窜到房顶上,根本扑不着他,一不留神瘪犊子玩意就冒出来,拿个破树枝给你喉咙来一下,等俺们围过去,他又没了。”另一个兄弟道:“大当家的,他就像从小长在咱这黑石岭里似的,地形咋这么熟呢?挺大的块头,窜上树时轻飘飘的,抓住藤子一荡就几丈远,比猴子还灵。”

    正说着,又有四个兄弟从房屋立面走了出来,海乐子傻眼了:“怎么搞的?翻山鹞这个笨蛋,娘的,硬是让人给收拾了个干净?”

    而在一旁观战的刘翠和和虎妞心中都说不出的高兴——她们都不约而同的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人,是给自己做男人的料子。

    又过了一会儿,海乐子看见一个汉子扛着一个汉子从山包上走了过来。

    当那汉子走近时,众人才看清楚,正是朱振华扛着晕厥的翻山鹞。

    “大当家的,不好意思,三当家的被我点了还不服输,没办法,我只好将他打晕了,还请大当家的见谅。”

    海乐子和满山飞急忙走过去,只见翻山鹞双眼紧闭,确实只是晕了过去。

    当两个黑石岭的弟兄接过翻山鹞以后,海乐子目光坚定的重新打量了一番朱振华。只看得朱振华心中都发毛了:“娘的,怎么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他不是同志吧?”

    刘翠和笑眯眯的走近朱振华,给朱振华弹了弹身上的尘土,一脸志得意满的样子问海乐子道:“大当家的,俺哥的手段咋样啊?”

    海乐子没有理会刘翠和,又走近了朱振华一步,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道:“俺把闺女许配给你,你给俺做姑爷吧!”

    海乐子这话一出,朱振华立刻便傻眼了,刘翠和更是立刻跳起脚来叫道:“不成,不成,绝对不成!”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